查看完整版本: 淫乱秘史之-血緣關系

ttl-2008 2008-3-3 01:02 PM

淫乱秘史之-血緣關系

血緣關系

  有人說,年過半百的人操起逼來有些力不從心,高誌遠卻驚奇地發現自己現在還有如許的精力,以供他輪番向漂亮的女人發起進攻。別看高誌遠今年五十多歲,卻有著不像他這個年齡的精力和體力。  

  手中的權勢和不顯老的容貌使高誌遠每每得手,這才知道女人的陰戶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麽難以掰開。因為每當高誌遠猛烈抽插陰莖,並且射精得到快感的時候,女人也是氣喘籲籲,淫水直流,快意非凡。自從當上了這所中學的校長後,便利用職權,把這個中學埵~輕漂亮的女老師基本都給操了。  

  高誌遠還有更不為人知的秘史:高誌遠竟然和自己的兩個親女兒高潔、高芳有著長期的性關系,並且和自己的兒媳婦趙敏也有一腿。另外,高誌遠的妹妹高誌欣一家也由於淫亂的關系,和高誌遠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最初的亂倫是從幾年前和大女兒高潔操逼開始的。後來高誌遠沈浸在刺激的亂倫遊戲中不能自拔,而二女兒高芳和兒媳婦趙敏的加入,使得這場遊戲更加淫糜。這件事無意中讓妹妹高誌欣知道了,高誌欣又向高誌遠述說了自己家中的故事,高誌遠不禁目瞪口呆。接下來的日子堙A秘密發生的事讓高誌遠覺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高誌遠常常為他的精力感到奇怪,因為有時他一天必須與幾個女人操逼、或對一個女人操幾次逼才能得到滿足。別說在他那麽大歲數,就是年輕人也不能辦到。高誌遠常常為此感到高興。  

  不過高誌遠最近心情一點也不好。那天和本校老師江曉萍操逼正操到緊要處時,忽然來了電話,老婆突然腦出血昏迷不醒,正在醫院搶救。高誌遠極不情願地把雞巴從江曉萍的逼堜漭X來,顧不得江曉萍的埋怨,急匆匆的趕往醫院。可惜老婆成了植物人,還在搶救中。  

  高誌遠這天陪護老婆正是女兒高芳值夜班。高誌遠老婆的病房是一個高間,在走廊的最堶情C病房埵釵U種搶救設備,還有一張陪護床。高誌遠正迷糊著躺在陪護床上,想著白天和江曉萍打招呼,江曉萍竟然沒理他,高誌遠只道江曉萍還生他的氣,也沒在意,孰不知江曉萍已和宋小易、趙健他們操逼操到一塊,沒想理他。  

  高誌遠正胡思亂想著怎麽再操江曉萍的逼,想著想著,大雞巴不禁就硬了起來。正在這時,聽門一響,高誌遠擡頭一看,卻見女兒高芳穿著白大褂進來了。  

  高芳一見高誌遠,就笑道:"爸,你還沒睡呀?"  

  高誌遠笑道:"睡不著呀!怎麽,你今天晚上值班?"  

  高芳應了一聲,便走到媽媽的病床前,低頭看著媽媽的情況。高誌遠見女兒彎腰俯視著老婆,白大褂就把滾圓的屁股兜得緊繃繃的。高誌遠忽然有了一股沖動,便從床上起來,來到女兒的身邊,一邊也看著老婆,一邊就把手搭在女兒的屁股上摸了起來。  

  高芳笑道:"爸,你幹什麽?"  

  高誌遠笑道:"我摸摸女兒的屁股沒事吧?"  

  高芳吃吃地笑道:"摸女兒的屁股沒事,就怕把女兒的逼給摸出事來。"  

  高誌遠笑道:"女兒的逼能摸出事來?那我就試試。"  說著把手從高芳的白大褂下面伸進去,插在高芳的兩腿間,隔著高芳的小褲衩,摸起高芳那軟軟的,熱熱的嫩逼來。高芳吃吃地笑著,讓爸爸高誌遠的手在自己的陰戶上揉摸著。  

  高誌遠摸了一會,覺得不過癮,把高芳的小褲衩往下一拉,就把高芳的小褲衩褪到大腿根處。高芳吃吃一笑,扭著身子躲到一邊,笑道:"爸,這是病房,我媽正病著呢,我還值夜班呢。"  

  高誌遠笑道:"你看,爸的大雞巴都這麽硬了,況且你媽病成這樣,你還不安慰安慰你爸?再說這夜深人靜的時候,在病房媥瑐G,根本就沒人來。"  

  高芳嗔道:"爸,看你,誰說要跟你操逼了。"  

  高誌遠把自己的褲子退到膝蓋處,露出又粗又長的陰莖,笑道:"好女兒,你看你爸的雞巴都硬成什麽樣了?你就狠心讓爸爸受苦?"  

  高芳道:"可這是病房呀,媽媽她還這樣!"  

  高誌遠道:"你媽這病也就這樣了,慢慢養可能還有救,可爸爸的雞巴好幾天沒操到逼了,爸爸心堳傶屭呀。"說著,"唉"的一聲嘆了一口氣。  

  高芳見高誌遠這樣,忙走了過來,摟住高誌遠的脖子,在高誌遠的耳邊輕聲道:"爸,你別生氣,也別著急,女兒就把逼給爸爸操操,替爸爸解解火還不行嗎!"  

  高誌遠一聽,也挽住高芳的細腰道:"乖女兒,你也知道爸爸的毛病,爸的這根大雞巴一天不操逼就憋得難受呀!"  

  高芳一邊將手握住高誌遠的大雞巴,一邊輕聲道: "爸,女兒都知道,女兒這就把小嫩逼給爸爸操。女兒把腿叉的大大的,把女兒的小嫩逼迎著爸爸的大雞巴,讓爸爸的大雞巴使勁操女兒的小嫩逼,好不好?" 說著蹲下身去,把高誌遠的陰莖一口含在嘴堙A吸吮起來。  

  高誌遠兩手抱住女兒高芳的頭,讓高芳的嘴盡情地舔弄自己的雞巴,嘴堶颾A道:"哎喲,好女兒,爸爸舒服,好舒服呀!"  

  本來高誌遠的雞巴就已經硬了,經高芳這麽一吸吮,更加粗大堅硬起來。高芳把高誌遠的雞巴從嘴埵R了出來,一邊用手來回擼著,一邊笑道:"爸,你的雞巴好大呀!"  

  高誌遠也笑道:"再大的雞巴,我乖女兒的小嫩逼也能裝的下。"  

  高芳嗔道:"爸爸你好壞。"說著用牙輕輕地咬了高誌遠的龜頭一下。  

  高誌遠笑道:"哎喲,乖女兒,別把爸爸的雞巴咬斷了。"  

  高芳用力來回擼了幾下高誌遠的大雞巴,笑道: "女兒還舍不得把爸爸的大雞巴給咬斷呢,女兒還要用爸爸的大雞巴操女兒的小嫩逼呢。"  

  兩人又調笑了一會,高芳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將病房門輕輕扣好。扭身走到高誌遠剛才躺著的床邊,先把白大褂脫了,一屁股坐在床上,伸開雙臂,勾著手道:"來,爸爸,到女兒這來呀。"  

 高誌遠從妻子昏迷的病床前轉過身來,見高芳穿了一條寬松的碎花長裙,上穿一件緊身的短袖衫,把兩個大乳房襯的又高又圓,一雙媚眼暗含春色,嘴角露出一絲淫笑,正把裙子掀起,露出堶扈賑鶡滫瑪з恣C高誌遠見狀,一下就撲了過去,一把抱住高芳,將嘴就湊了上去,伸出舌頭吐進高芳的嘴堙C高芳也緊緊地把高誌遠抱緊,含住高誌遠的舌頭,狂吻起來。  

  父女倆吻的氣喘籲籲,好一會才分開。高誌遠急忙擼起高芳的上衣,從背後解開高芳和小褲衩拍闋的粉紅色乳罩,兩個大乳房像得了解放似的顫巍巍地彈了出來。高芳也急不可耐地扭動身子把自己的裙子連同褲衩一起脫了扔在床邊,又伸手把高誌遠的褲子和褲衩退了下去。高誌遠兩手一邊一個緊緊握住女兒高芳的兩個大乳房,使勁地揉搓起來。高芳也將手握住爸爸高誌遠的大雞巴,來回擼動著。  

  高誌遠將女兒高芳的兩個乳頭揉搓得像兩個葡萄似的堅硬起來後,又把女兒高芳推倒在床上,一俯身,伸出舌頭在女兒高芳的陰戶上舔了起來。高芳舒服得哼哼唧唧的道:"哎喲……親爸呀,你的舌頭舔的女兒的小嫩逼好癢,癢死我了……啊……好舒服,爸爸把女
兒的騷逼都舔出淫水來了。"  

  高誌遠一邊舔著一邊道:"唔,女兒逼堛瘧怳纀u好吃,你這個小騷逼,爸爸一舔你就流水了。嘿嘿!"  

 高芳哼唧道:"親爸呀,別舔女兒的騷逼了,不如快點操女兒吧,女兒的小嫩逼都癢死了。

  高誌遠擡起頭笑道:"芳芳,你別吹你的騷逼是小嫩逼了,我還不知道你被多少人操過?你的逼也就是個大騷逼吧!哈哈!"  

  高芳一撇嘴笑道:"看你,爸爸,你就喜歡損女兒,女兒的逼被那麽多人操過不也是緊緊的和小嫩逼似的,況且爸爸的雞巴那麽粗,總操女兒的逼,女兒的逼也只好是大騷逼了,呵呵呵!"  

  兩人的淫話聊到興起,高誌遠站起身來,挽住高芳的兩條大腿,往外一拉,高芳的半截屁股就擱在床沿上。高誌遠氣籲籲地道:"好女兒,爸爸要操女兒的逼了。"  

  高芳也氣籲籲地道:"爸爸,快點把大雞巴插進女兒的逼堙A女兒正等著爸爸的大雞巴使勁操女兒的騷逼呢

  高誌遠便挽起高芳的大腿,把個粗大的陰莖頂在女兒高芳的陰道口上,左磨又磨起來。磨了兩磨,噗嗤一聲,就把粗大的陰莖借著高芳分泌出的淫水齊根操進女兒高芳的逼堙C高芳一咧嘴,滿足地哼了一聲。高誌遠就前後晃動屁股,把大雞巴在女兒的逼堥茼^抽插起來。  

  高芳被高誌遠的大雞巴頂的一聳一聳的,呻吟道: "好粗的大雞巴呀……爸爸,使勁操女兒的逼……哎喲……爽死女兒了。"  

  高誌遠也一邊抽插一邊道:"好個乖女兒,小逼真緊哪,把爸爸的雞巴夾的好舒服,就是水多了點,有點滑呀。"  

  高芳哼道:"那還不是被爸爸操的……操的女兒淫水大流,女兒也控制不住呀。" 說的兩人都笑了起來。  

  兩人就這樣操了起來。又抽插了一會,高誌遠道: "爸爸也上床上去。"說著,從高芳的逼堜漭X陰莖,濕淋淋地在高芳的肚皮上抹了兩下,也爬上了床。  

  高芳不滿道:"看你,爸爸,把女兒的肚皮弄得濕漉漉的。"  

  高誌遠嘿嘿笑道:"那能怨爸爸嗎,那不都是女兒的淫水嗎?"  

  高芳也笑道:"那浪水也不是女兒自己流出來的,那不都是被爸爸操出來的嗎!"  

  高誌遠又分開高芳的兩腿,把大雞巴重新操進女兒高芳的逼堙A便趴在女兒的身上,兩臂分開支在床上,像做俯臥撐一樣,全身一起上下,把一根大雞巴全抽全送,操的高芳哎呀哎呀地道:"哎喲……不好了……爸爸想把女兒的小嫩逼操爛呀,這麽用力操,都操到女兒的子宮了……呀呀……女兒不行了。"  

  高誌遠笑道:"爸爸就是想把女兒操死。"  說著,猛地加快抽插速度,猛烈地將陰莖在女兒高芳的逼堜漺※_來,弄的床板嘎嘎一陣巨響。  

  高芳頓時就找不著北了,把個腦袋像撥浪鼓一樣左右發瘋似的扭動著,兩腿緊緊夾住高誌遠的屁股,兩手緊緊抱住高誌遠的肩,把雪白的屁股使勁的向上挺動,呼哧呼哧地急喘著道:"哎喲……不行,不好了……乖女兒被壞爸爸給操死了……哎呀……女兒要死了,美死了……哎呀哎呀……女兒來了……女兒要泄精了……嗷耶……爽死我了。"    說著,猛地挺了幾下屁股,又把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氣喘起來。  

  高誌遠這一頓猛烈抽插,只覺得女兒的逼堣@陣緊似一陣的收縮,接著就覺得女兒的逼堣@緊,龜頭一熱,燙的整根雞巴都舒舒服服的,知道女兒已經泄了一回精。便又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讓女兒好好體會一下快感。半晌,高芳才嚶了一聲,緩過神來,接著高芳便緊緊地摟住高誌遠的脖子,在高誌遠的臉上狂親亂吻著,邊親邊氣喘著道:"好爸爸,好爸爸,你真是太好了,把女兒都操到天上去了,女兒都舒服死了。來,爸爸,女兒把腿再叉的大點,讓爸爸使勁操女兒的騷逼。"  

  高誌遠趴在高芳身上,一邊把大雞巴緩慢地在女兒的陰道堜漺﹛A一邊道:"乖女兒,怎麽樣?爸爸的雞巴還行吧?"  

  高芳在下面呻吟道:"簡直太棒了,我那死鬼丈夫王虎也沒有這麽快就把我操到高潮呀。"  

  高誌遠笑道:"阿虎還和他妹妹王丹操逼嗎?"    高芳一撇嘴道:"還能不操?我家阿虎也真行,操他妹妹一個不過癮,有時也把我拉進去一起操。"  

  高誌遠一聽使勁地操了兩下高芳的逼,笑道:"爸爸就不行嗎?爸爸不也有時把你和你姐一起操的人仰馬翻嗎?"  

  高芳被操的哼唧兩聲道:"哎喲,輕點操,爸爸。你就更厲害了,這麽大歲數還能這樣,和我那死鬼不是一個檔次的。"  

  高誌遠聽了又開始使勁地抽插起來,邊使勁地操著女兒的逼邊假裝氣哼哼地道:"爸爸哪麽大歲數了?怎麽,覺得爸爸老了?"  

  高芳在下面又被操的哼唧起來,道:"爸爸不大……哎喲……哎喲……爸爸跟哥哥似的……哎喲……爸爸的大雞巴比小夥子還粗還硬。哎喲……使勁操,爸爸……女兒的逼埵n癢呀!"  

  高誌遠一聽卻停了下來,把高芳急的用兩腿使勁夾住高誌遠的屁股往下壓,嘴媢D:"操呀,操呀爸爸,快操女兒的騷逼呀,怎麽不操了?"  
  高誌遠笑著道:"這個騷女兒,看把你急的。爸爸覺得這床上操起來動靜太大,爸爸準備下地繼續操。來,騷女兒,你也下地吧,咱倆在地上操逼。"  說著,從高芳的陰道堜漭X陰莖,高芳也只好坐起來,兩人各自穿好自己的鞋。  

  高芳看著爸爸,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爸爸,你看咱倆呀,上身的衣服都沒脫,下身都精光光的,看你的大雞巴,濕漉漉的。"  

  高誌遠一看也笑道:"看你的陰毛,都被你的淫水給浸濕了。就這樣吧,這是病房,不是家堙A咱倆就這麽操吧。"  說著過去摟住高芳的細腰,道:"來,乖女兒,扶著點床,爸爸在後面操進去。"  

  高芳依言轉過身去,兩手支住床沿,撅起屁股,叉開兩腿。高誌遠一手把高芳的屁股溝撐開,一手拿著自己的雞巴,順著高芳的屁股溝,就從後面把陰莖插進高芳的陰道堙C  

  高誌遠將陰莖一操進女兒的陰道後,就放開兩手,摟住高芳的細腰,往後一拉,屁股往前一頂,大雞巴就完全操進女兒的逼堨h了。緊接著就快速地在高芳的陰道堜漺※_來。高芳一邊哼唧一邊把屁股也往後頂,就聽高誌遠的下腹和高芳的屁股相撞,啪啪作響。父女倆都不說話,只是都氣喘著發瘋似的操著逼。  

  這樣操了一會,高誌遠便放慢了速度,氣喘著趴在高芳的背上,兩手也握住了高芳的兩個大乳房,一邊慢慢地抽插,一邊玩弄著女兒的乳房。高芳被高誌遠這一頓猛烈地抽插也弄得氣喘如牛,往前一趴,扶在了床上,氣喘著道:"爸爸,你把女兒操得好舒服呀,爸爸的沐力真行,大雞巴真硬,我最樂意聽咱倆'啪啪'的操逼聲了,太幸福了。"  

  高誌遠也氣喘著道:"好女兒,爸的小心肝,爸也是最樂意把爸的大雞巴操到乖女兒的騷逼堙A因為乖女兒的騷逼緊緊的,如果不是爸爸強忍著,爸爸早就被乖女兒的騷逼給夾的射精了。"  

  高芳一聽,嘻嘻一笑,使勁地收了收腹,把暗勁用在陰道上,夾起高誌遠的陰莖來。高誌遠哈哈笑道: "好個乖女兒。"說著在高芳的屁股上使勁地拍了一巴掌,高芳"哎呀"一聲,笑道:"爸爸打女兒的屁股幹什麽?"高誌遠笑道:"我讓你夾爸爸的雞巴,爸爸這就操死你。

  說著,高誌遠直起身子,雙手又摟起女兒的腰,嘴媢D:"我讓你夾,我讓你夾!"便把大雞巴飛快地在高芳的逼堜漺※_來。  

  高誌遠一口氣操了千八百下,把高芳操的腿都軟了,嘴堨u是哼唧道:"哎喲……我的親爹呀,女兒再也不夾爸爸的雞巴了,爸爸把女兒都給操死了。哎喲……女兒實在受不了了……好爸爸……壞爸爸……女兒我又要泄了……要升天了……哎喲……不行了!"  

  說著說著,高芳嗷地一聲,渾身一陣顫抖,把個大屁股沒命地往後頂。高誌遠本來就操的差不多了,又被高芳陰道的一陣收縮給夾得實在是忍不住了,嘴堣]叫道:"乖女兒,爸爸也不行了,女兒的小嫩逼實在是太緊了,爸爸就要射精了,哎喲,爸爸也來了。"    說著摟著高芳的腰,使勁地往後拉,同時將粗大的陰莖在女兒高芳的逼堶葷眭漫漺﹞中@股一股的精液噴射而出。而高芳早已泄的一塌糊塗,又一次在爸爸高誌遠的雞巴強有力的抽送下達到了高潮。  

  半天,高誌遠和高芳才喘勻了氣。高芳長出了一口氣,道:"好過癮吶,爸爸!"  

  高誌遠趴在高芳的背上,輕輕地撥弄著高芳的兩個乳頭道:"爸爸也是。"  

  又過了一會,高誌遠挺身從高芳的逼堜漭X了雞巴。一股濃濃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從高芳的逼奡擛y而出,順著高芳的大腿往下滴淌。高芳任憑兩人的淫液順著腿往下淌,扭身一把抱住高誌遠,把頭倚在高誌遠的肩上,呻吟道:"嘔,爸爸,好爸爸,女兒愛你。"  

  高誌遠也緊緊摟住高芳道:"乖女兒,爸爸也一樣的愛你呀。"  

  父女倆相擁了一會,高誌遠推開了高芳道:"芳芳,你今晚不是值夜班嗎?你還不快點擦擦,穿好衣服,別叫人發現了。"  

  高芳一聽,才忙找了手紙把腿上的淫液和逼口的淫液擦了乾凈,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衣服穿好。高誌遠也在一邊將褲子提上。  

高芳又走到媽媽的病床前,看了昏迷中的媽媽一會,長嘆了一口氣道:"爸……我媽她,唉!

  高誌遠走到高芳的身後,把手搭在女兒的肩上,也嘆氣道:"你媽她真是太不幸了,不過爸爸有兩個好女兒,爸也心安理得了。"  

  高芳回頭撒嬌地把頭倚在高誌遠的肩上,笑道: "爸,看你,剛操完逼就取笑女兒。"  

  高誌遠撫摩著高芳的屁股道:"爸說的都是真心話呀!"說著又拍拍高芳的屁股道:"走吧,乖女兒,快去值班去吧。"  

  高芳沖著高誌遠一笑道:"爸,那我就走了。哪沆我還要和爸爸你操逼,行嗎?"  

  高誌遠笑道:"那怎麽不行,哪沆我非把你的小嫩逼操爛不可!"  

  高芳一邊往門口走一邊笑道:"爸,你怎麽叫女兒小嫩逼了,女兒不是大騷逼嗎?哈哈!"說著馬上開門走了。  高誌遠笑著望著女兒的背影,搖了搖頭。  
   
        血緣關系(二)

  高潔由於母親住院,便天天到高誌遠那給爸爸做飯。趙穎也是出於同樣的原因,也時不時的過來幫著忙乎。做飯歸做飯,高潔和趙穎實際的想法是一樣的,媽媽不在家,可以和爸爸無所顧忌地操逼了。  

  這天中午高潔下班後,急忙從單位來到父親高誌遠家。高誌遠家是學校剛給分的兩室兩廳的設計十分合理的一套大房子,由於孩子們都有房子,所以高誌遠就和老伴單住著。高潔爬上三樓,拿出鑰匙開門進去(高誌遠家的門鑰匙高潔、高原、高芳都有)。  
  屋堸盂x遠喊了聲:"誰呀?"高潔笑道:"爸爸,小潔!"高潔邊脫鞋邊聽屋堙C一個女聲道:"爸,別操了,大姐來了。"又聽高誌遠笑道:"你大姐來了就更好了,爸爸把你倆一塊操。"高潔走到堳峈糷f一看,噗哧一聲笑了。只見爸爸高誌遠正摟著兒媳婦趙穎的小腰,趙穎兩手支在床上,和高誌遠都站在地板上,趙穎正蹶著屁股讓公公的大雞巴在自己的逼媥瑑菕C  
 
  趙穎擡頭正好看見高潔倚在門口看著自己和公公操逼,趙穎的俊臉一紅,沖著高潔一笑道:"大姐來了!啊喲,操死我了,爸呀,拿大雞巴使勁操兒媳婦的逼呀。"原來高誌遠在後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結果趙穎剛和高潔說上一句話,就馬上被高誌遠操得胡言亂語起來。  

  高潔笑道:"嘿嘿,大白天的,老公公就和兒媳婦操上逼了?再說了,就是操逼的話,你倆怎麽也得把衣服都脫光了操呀。看你倆,老爸的襯衣也沒脫,阿穎的乳罩也沒摘,褲衩還在腿上,整個一強奸啊!"趙穎聽了也噗哧一聲笑了:"就是強奸嘛,大姐你不知道,我來給爸爸做飯,剛一進屋就被老爸一把拽住,三下兩下就把我脫成這樣,把我按在床上,拿大雞巴就從後面捅進我的逼堙A我的小逼媮晲S有水呢就操上了。"  

  高誌遠笑道:"沒有水?沒有水能有這麽大的動靜?"說著把屁股前後聳動起來,就聽從高誌遠和趙穎的交合部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趙穎回頭媚了高誌遠一眼,嗔道:"看你呀,爸爸,竟取笑我,那還不是讓爸爸你給操的。"  

  高潔笑道:"行了,行了,你倆先操著吧,我不看你倆操逼了,再看下去,我的逼堣]要出水了。我去做飯去。"趙穎哼唧道:"大姐,別走呀!不行我去做飯去,你來和爸爸操一會吧。"高誌遠也笑道:"小潔,來,看看爸操阿穎這個小騷逼。"  

  高潔笑道:"那有什麽好看的,不就是操逼嘛。"高誌遠笑道:"小潔,讓你過來你就過來。你看爸爸今天的大雞巴特別粗。"高潔嘻嘻一笑,扭動著屁股走了過去。  

  待高潔走近,高誌遠一把將高潔摟進懷堙A笑道: "乖女兒,來和爸爸親個嘴。"說著把嘴湊到高潔的臉上,將舌頭伸進高潔的嘴堙A攪了起來。高潔被高誌遠的舌頭一攪渾,渾身也燥熱起來,張開雙臂緊緊摟住高誌遠,也把舌頭伸進高誌遠的嘴堙A回吻起來。  高誌遠一手摟著高潔的腰和高潔親嘴,一手摟著趙穎的腰,屁股不停地前後聳動,把陰莖在趙穎的陰道堜漺﹛C  

  三人這樣子玩了一會,高潔從嘴埵R出高誌遠的舌頭,氣喘著道:"行了,爸,你要憋死我呀。你還是快操阿穎吧,阿穎的逼堣ㄙ奮o成什麽樣了!"說著拍了拍趙穎正高高蹶起的屁股。高誌遠笑道:"我一點也沒閑著呀,小潔你看,爸爸這不正使勁地操著嗎?高潔低頭一看,只見高誌遠那粗大的雞巴正濕淋淋地在趙穎的逼堣@進一出的做著活塞運動。趙穎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說著些淫嗑浪語:"阿唷,我的好爸爸呀,你的大雞巴怎麽這麽硬啊,把你的小兒媳婦都快要操死了。兒媳婦我把我的小騷逼全部都獻給我的老公公,不,不是老公公,是親老公,親親老公。好老公呀,使勁操呀,再使勁呀!"  

  高潔笑著趴在趙穎的背上,雙手一邊一個摟住趙穎的兩個大乳房使勁地揉搓起來,一邊揉搓,一邊笑罵道:"好你個死阿穎,真不要臉,竟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爸是你親親老公,那我弟弟是你什麽人呢?"
趙穎哼唧道:"高原也是我的親親老公,爸爸也是我的親親老公,我讓兩個親親老公都使勁操我的小騷逼,我的逼都可以讓兩個親親老公操。"高潔笑道:"啊喲,阿穎啊,你真是羞死人了。"趙穎一邊將屁股向後頂著高誌遠的雞巴一邊笑道:"大姐,這有什麽羞死人的,你不也是和爸爸還有你弟弟操逼嗎?"高潔紅著臉笑道:"阿穎,你壞死了,看我不修理你!"說著,用手指頭捏住趙穎的兩個乳頭,使勁地揉捏起來。  

  高誌遠見高潔和趙穎兩姐妹聊的有趣,又見高潔趴在趙穎的背上,屁股正好沖著自己蹶著,便順手掀起高潔的裙子,把高潔堶惇麊漱p褲衩一把就給脫了下來,露出高潔那兩片滾圓雪白的大屁股。緊接著手順勢往前一插,就將手捂在了高潔的陰戶上。沒摸上兩摸,高潔的陰道奡N分泌出淫水來,高誌遠也就不老實地把中指一下就插進高潔的陰道堨h了。  

  高潔見爸爸高誌遠和趙穎操逼,本就有些火起,又和趙穎聊了半天淫話,逼堬`處早就火熱,高誌遠用手這麽一摸一插,頓時逼堬]水狂泄,反倒弄了高誌遠一手淫水。高誌遠哈哈笑道:"小潔呀小潔,你也騷成這樣了!"高潔聽了臉一紅,嗔道:"不來了,不來了,爸爸盡取笑女兒。"說著假裝生氣的樣子,一挺身子,將高誌遠插在自己陰道堛漱漇脫了開去。直起身子,提上褲衩,道:"你倆使勁地操吧,我去做飯去了。"說著,一扭頭就走了。  

  高誌遠望著高潔的背影笑道:"沒出息!"趙穎也笑道:"那爸爸你就使勁操我吧,等操完我再好好收拾收拾大姐不遲。"高誌遠笑道:"還是我的兒媳婦心闞她老公公啊!"說著又摟起趙穎的小腰,兩人還是老姿勢,就又大操特操起來。  

  一會功夫,高誌遠就把趙穎操得氣喘籲籲的。趙穎也將手支在床上,上身高高挺起,把個屁股向後發瘋似的猛頂,迎接著高誌遠那粗大的雞巴在自己的逼媞いg地抽插。高誌遠也是氣喘籲籲地道:"好兒媳婦,乖女兒,你的逼堳麽越來越熱了?"趙穎嘴堨u是呵呵有聲,猛然間在高誌遠大雞巴的有力抽插下,子宮一陣收縮,渾身不自覺地一陣痙攣,快感一來,嘴媢嗷直叫:"不好,來了來了,我要死了!"一股陰精狂泄而出。  

  高誌遠本已粗大的陰莖被趙穎的陰精一燙,越發粗壯了,也不管趙穎死活,只是一個勁地狂插猛送,像恨不得將趙穎的小腰拉折一般。趙穎高潮過後,還被高誌遠猛操著,不禁哼唧道:"啊喲,親爸爸,親老公,不能再操了,你得讓兒媳婦體會體會快感吧?"高誌遠笑道:"你泄了,爸爸可還沒射精呢!"趙穎哼唧道:"啊喲,兒媳婦實在是受不了了,親親老公,你先歇一會,還有大姐呢。等一會爸爸再和大姐操操逼,讓兒媳婦也看看父女亂倫的景致。"高誌遠笑道:"那有什麽好看的,你不是經常看嗎?"趙穎笑道:"看你,爸爸,你怎麽就不理解呢?我不是想讓大姐也過過癮嗎!"高誌遠笑道:"好吧,就饒了你這個小騷逼。"說著啵地一聲,從趙穎的陰道堜漭X了大雞巴。趙穎啊喲一聲道:"怎麽這麽快就拔出去了,兒媳婦的逼堣@下子就空蕩蕩的了。"高誌遠笑道:"你個小騷逼真難伺候,操你,你說不行,不操你,你又不高興,真是媽了個逼的賤種!"  

  只見趙穎一俯身就趴在了床上,呼呼只是直喘氣,叉開的兩腿之間的陰道口堿y出粘呼呼的淫液。而高誌遠則站在一邊,粗大的陰莖又紫又紅,不時地一挺一挺的,好像很不過癮的樣子。  

  高誌遠笑道:"乖女兒,你先歇一會吧,爸到廚房去看看你大姐去。"趙穎哼唧道:"親親老公,你去吧,使勁操操大姐的逼。"高誌遠哈哈笑道:"我操我女兒的逼,你個小騷貨不吃醋?"趙穎笑道:"爸,我都讓你操成這樣了,兒媳婦哪有吃醋的勁呀?"高誌遠哈哈地笑著拍拍趙穎的屁股,轉身出去了。  

  高誌遠一進廚房,迎面撲來一股香氣。高誌遠笑道:"嘿,小潔你倒做的挺快呀,剛從屋堨X來,飯菜就快做好啦。"只見高潔腰堥t著圍裙,手拿鏟子,正在炒菜。高潔側眼一看高誌遠,見高誌遠的襯衣敞著,下身一絲不掛,粗大的陰莖因為離開趙穎的陰道有一會了,變得有些軟,但還是威武有力,知道爸爸高誌遠還沒有在趙穎的逼堮g精,心中不禁暗暗高興。嘴堳o道:"去去,爸,你到廚房堥虓F什麽?快回屋堨h操阿穎去,我這正忙著呢!"高誌遠笑道:"小潔,你就別裝了,你心媟Q幹什麽,爸爸我還不知道?阿穎那個小騷貨已經被我給拿下了,剩下的時間就是咱父女倆的了。"高潔一邊炒菜一邊撇嘴道:"咱父女倆
能幹什麽?"高誌遠笑道:"啊喲!小潔,你以為爸爸我不知道呀,你逼堛熔]水都快淌到膝蓋了吧?咱父女倆幹什麽?就幹操逼的勾當!"  

  高潔道:"爸,你別說得那麽難聽嘛!再說了,我正在炒菜呢。"高誌遠走了過去,來到高潔的背後,笑道:"你炒你的菜,我操我的逼,兩不耽誤!"說著,兩手摟住高潔,一手一個大乳房,隔著高潔的衣服就揉搓起來。  

  高潔假意地躲閃了兩下,便不動了,任憑高誌遠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摸。高誌遠笑道:"乖乖好女兒,別動,讓爸爸再摸摸你的逼。"說著,將一只手向下在高潔的屁股上停住,將高潔的裙子掀了上去,把高潔的小褲衩就褪了下來。高潔扭動著屁股道:"爸,你沒看
我正在炒菜嗎?"高誌遠哪管這一套,大手往前一伸,從高潔的屁股下就插進高潔的陰戶,只揉了兩揉,高潔的陰道就汩汩流出淫湯浪水,嘴堣]不禁地哼唧起來。高誌遠見狀,將中指順著淫水就插進高潔的逼堙A抽送起來。高潔此時也放下鏟子,左手在自己的右乳上摸著,右手反過來一把握住高誌遠的大雞巴,來回擼動起來。高潔只擼動了幾十下,高誌遠的大雞巴就堅硬如鐵了。  

  高潔這時也被高誌遠弄的氣喘籲籲的道:"啊喲,爸爸,女兒現在逼媊o得很,你先把大雞巴捅到女兒的逼堥洢l操幾下吧。"高誌遠笑著點著高潔的臉笑道:"哈哈,你羞不羞呀,看你比我還急!"高潔臉一紅,嗔道:"那還不是讓你給捅的。"說著彎腰把褲衩脫了,一把塞給高誌遠,又把裙子往上一兜,向前一趴,屁股一翹。高誌遠既不用彎腰,也不用屈腿,大雞巴正好頂在高潔的肛門上。高潔翹著屁股笑道:"爸,你別弄錯了,女兒逼媊o癢,屁眼堨i不癢。"高誌遠笑道:"真貧嘴,再說,爸可真要操你屁眼了。"高潔忙笑道:"別……別,爸你還是操女兒的逼吧。"  

  高誌遠就笑著將大雞巴順著高潔濕漉漉的陰戶捅進高潔的逼堙A嘴堹犒D:"哈哈,爸爸開始操女兒的逼了。"說著便把陰莖在高潔的逼堜漺※_來。高誌遠這前後一運動,高潔馬上就呻吟起來了:"哦,哦…親爸爸的雞巴就是粗,操得女兒逼媞罊簹滿A好爽呀!爸爸,你使勁地操吧,乖乖女兒的逼讓爸爸隨便操。"高誌遠邊操著高潔的逼邊笑道:"那還用說,我不能隨便操我女兒的逼,誰能隨便操哇?"高潔笑道:"爸,那你就錯了,我老公徐誌還可以隨便操我的逼呢。"高誌遠一撇嘴道:"哼,徐誌那小王八犢子你還以為是什麽好餅吶?你妹妹就不用說了,早叫他給操了,阿穎這小騷貨也和他有一腿,你小姑那天跟我說,一年前就和徐誌那小王八犢子操過逼了,還經常把你小姑和悅悅拉在一起,母女倆一起操呢。"高潔一聽,使勁把屁股往後頂了幾頂,呻吟道:"他樂意操誰就操誰,爸你先使勁把我的逼操操吧。"  
  父女倆邊聊著淫話邊操著逼。忽聽得高潔"啊喲"一聲叫道:"不好了,爸爸,快把雞巴拔出去,菜糊了。"說著,直起腰來,一把抓過鏟子,在鍋娷褐芚菕C高潔一直起小細腰,高誌遠的雞巴自然就從高潔的陰道媟々F出來,高誌遠同時也聞到了菜的糊味。  

  這時就見趙穎在廚房門口笑道:"啊喲,真過癮呀,操逼操得菜都糊了,大姐,那你得被咱爸操成什麽樣呀?"高潔一邊忙著翻炒著鍋堛熊璊@邊笑罵道:"好你個小騷貨,被咱爸操的舒服了卻到這兒來風涼來了。瞧你那逼樣,光把褲衩提上了有什麽用?乳罩沒扣好露著兩大奶子,整個一騷貨模樣。"趙穎嘻嘻笑道:"大姐,你也別裝佯,別看你直起身子裙子蓋住了,逼堣ㄘw流了多少騷水呢?"姐倆在廚房笑罵著,高誌遠反倒插不上話,嘿嘿地笑著回到屋堙C  

  過不多時,飯菜就擺到桌上,高潔和趙穎一起到屋塈銊盂x遠吃飯。進了屋堙A見高誌遠正躺在床上看電視,而高誌遠的雞巴因為一直沒有發泄而昂然挺立著。趙穎就對高潔笑道:"大姐,你看咱爸的雞巴,一直都沒軟,真是神了。"高潔笑道:"爸,快先來吃飯,然後我們姐倆再把爸的大雞巴弄軟了。"高誌遠直起身子笑道:"吃飯就吃飯,不過想把爸爸的雞巴弄軟了可不容易。"  

  說笑間,高誌遠父女三人就來到了廚房,高誌遠一屁股坐下後,高潔在高誌遠的左邊坐下,趙穎在高誌遠的右邊坐下了。高潔笑著把裙子向上掀起,一條雪白的大腿自然地搭在高誌遠的腿上。趙穎笑道:"幹什麽呀大姐,急成這樣?"高潔笑道:"小騷貨不用你管,大姐我樂意怎樣就怎樣。"高誌遠也笑道:"你倆就別互相取笑了,乾脆都脫光了不就完了嗎,反正一會都得和爸爸我操逼。"  

  趙穎笑道:"脫光就脫光,誰怕誰呀?不就是操逼嗎,我高興著呢。"說著站起身來,把個小小的三角褲衩一把就退了下去。高潔也笑吟吟地把裙子脫了。三人又從新坐好,先吃起飯來。  

  吃了幾口菜,高潔突然笑問:"爸,你和我媽操逼時,也經常這樣操嗎?"高誌遠笑道:"哪能這樣,那時你媽挺保守,我倆操逼時,她只會仰躺在床上讓我操,我讓她換別個姿勢,她說什麽也不肯。不像你們年輕人,開化,怎麽操都行。"趙穎在一邊也笑問:"爸你的雞巴怎麽總是這麽又粗又硬又長,像到了你們這個年齡,基本上就不行了呀?"高誌遠笑道:"鬼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覺得我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更旺盛了。"  

  父女三人都笑了起來。又吃了一會,高潔突然笑了,高誌遠問高潔笑什麽,高潔道:"我是帶了環兒的,要不然你的雞巴當年在我媽的逼媥犍X我來,現在你又用雞巴操我的逼,萬一再操出個孩子,他管你叫什麽呀?"高誌遠一聽也笑了:"傻丫頭,不會的,怎麽能有那種事?大不了爸爸再帶上避孕套操我女兒的逼,不就沒事了嗎?啊喲,不行了,爸爸叫你給說硬了,來,過來,坐在爸爸身上,咱父女倆來一個吃飯操逼吧。"  

  高潔一聽,笑了:"啊喲,還吃飯操逼呢,阿穎,你看看咱爸,花樣還挺多呢。"趙穎笑道:"咱爸是誰呀?爸讓你幹什麽你就幹什麽,準沒錯!"高潔便笑著站起來,來到高誌遠的面前。 高誌遠笑著雙手抱住女兒高潔的屁股,讓高潔的臉向著飯桌,道:"來,再往前點兒,把你的逼對準爸爸的雞巴坐下去,對,好,坐下去。"高潔依言坐了下來,高誌遠的陰莖對好了高潔的陰道口,高潔一屁股坐下去,高誌遠的陰莖正好插進高潔的陰道。"噗哧"一聲,在高潔坐在高誌遠腿上的時候,高誌遠的陰莖也就齊根插進高潔的陰道堨h了。  

  高潔哼唧了一聲,呻吟道:"哦……好舒服,好爽呀!"趙穎在一邊笑道:"能不爽嗎,咱爸多大一個雞巴呀!"高誌遠同時也把雙手從高潔的腋下穿過,一手一個,伸進高潔的上衣奡丹禨盲鋮潃蚨u圓高聳的乳房,揉摸起來。高誌遠一邊用手指夾弄著女兒的乳頭,一邊說道:"阿潔,你上下動幾下,別讓爸爸的雞巴軟了。"高潔嘻嘻笑道:"是,爸爸,女兒保證完成任務。"說著高潔踩著椅子邊蹲了起來,高誌遠也把雙手從高潔的胯下穿過,兜住女兒的屁股,笑道:"來,爸給女兒把尿。"高潔回頭瞥了高誌遠一眼,嗔道:"看你呀,爸爸!"趙穎聽了哈哈的笑了起來:"太好啦,我要看看爸爸給大姐把尿。"說著蹲下身子,往高誌遠和高潔兩人緊緊交合的陰部看去。  

  高潔笑道:"好,我讓你這個小騷貨看,看吧!看清楚了。"說著聳動起屁股,上下運動起來。趙穎看到高潔一擡屁股,高誌遠的陰莖就從高潔的陰道媗S出一大截,高潔往下一坐,高誌遠的陰莖就"噗哧"一聲全部插進高潔的陰道堨h了。兩人這樣運動了一會,就見從高潔的陰道堣尷c出不少淫水來。高誌遠在下面也不時地往上一頂,正是高潔往下坐的時候,所以不但高誌遠的陰莖完全插進高潔的陰道堙A而且由於上下用力,把高潔的外陰部也壓進去不少,高誌遠粗大的陰莖已經操到高潔的子宮口了。每到這時,高潔都興奮地"嗷嗷"的叫喚,把個趙穎看得欲火忽起,右手不自禁地伸到自己的陰戶上,將手指就著自己的淫液插進自己的逼寍隊F起來,而左手在高誌遠和高潔的交合部撫摸著。  

  高潔見狀笑道:"小騷逼也受不了了?啊喲,阿穎啊,咱爸把我操的舒服死了,你看咱爸的大雞巴每下都操進我的子宮堨h了,操死我了。"這時趙穎忽地站了起來,從飯桌上順手拿起一根四周帶刺兒的大黃瓜,往下一塞,就插進自己的陰道堜滶e起來,另一只手握住高潔的大乳房使勁地揉搓起來。高誌遠和高潔一看都笑道:"阿穎,你怎麽拿黃瓜捅逼呀?"趙穎叉開腿,一邊握住黃瓜的根部使勁將黃瓜往逼寍隊@邊哼唧道:"啊喲,我實在受不了了,這根黃瓜正好,涼涼的,可以消消火。啊,大姐呀,黃瓜也能頂到子宮口呀,哦,四周的小刺兒刮得逼埵n過癮啊!"  

  高潔一邊使勁地上下聳動著屁股一邊哈哈笑道: "看看小騷逼的淫蕩樣,怎麽樣?阿穎,沒有咱爸的大雞巴就是不行吧?你看你看,咱爸剛把你操完,馬上又浪上了!哈哈哈哈!啊呀!"聽了高潔說著說著一聲驚呼,趙穎定睛一看,不禁"哧哧"地笑了起來。原來高潔興奮得有些忘形,上下頓挫的幅度太大,把高誌遠的陰莖完全從陰道堜犍X來了,又使勁往下一坐時,正好高誌遠又使勁往上一挺,位置稍微一變,"噗哧"一下,竟然插進高潔的屁眼堨h了。高潔有些疼痛,想拔出來,卻被高誌遠死死摟住,高潔哼唧道:"爸,啊喲,快拔出去,女兒的屁眼臭,操起來不舒服。"高誌遠笑道:"誰說的,我的乖女兒的屁眼緊緊的,把爸爸的雞巴夾得爽爽的,好過癮啊!"說著摟著高潔的細腰向上使勁地頂了幾下陰莖,下下都齊根操進高潔的屁眼,把高潔頂得又疼又麻又癢,也忍不住哼唧起來:"操吧,親爹,好親爹,你就使勁操吧,女兒也豁出去了,不就是屁眼嗎,爸爸要什麽,乖女兒都給爸爸。啊喲,操屁眼也好舒服呀!"說著又上下聳動起來,和父親高誌遠玩起了肛交的把戲。  

  趙穎在一邊笑道:"啊喲,大姐,還裝什麽純情呀?你的屁眼誰沒操過呀?就說咱爸也不是操過三回五回了。"高潔一邊聳動著,一邊笑罵道:"你個小騷逼就不能少說兩句,再說看我一會不制你。嗯……嗯……哦……好舒服,爸,快使勁操女兒的屁眼,把女兒操死。啊喲,我快來高潮了,哇,要上天了。"趙穎聽了笑道:"好,你還敢威脅我,我先讓你上天再說。"說著右手從自己的逼堜犍X那根濕漉漉的大黃瓜,左手分開高潔的兩片大陰唇,就著高潔高潮來臨的瞬間,把那根大黃瓜使勁地捅進高潔的陰道堙A嘴"嗷嗷"有聲,沒命地抽送起來。  

  高潔後面有父親高誌遠粗大的雞巴在自己屁眼抽送著,前面的陰道堿藒M又被趙穎塞進一根帶刺的大黃瓜瘋狂地抽動,雞巴和黃瓜中間只隔了薄薄的一層,兩個堅硬的物體在自己的下面相互的撞擊、攪動著,高潔頓時覺得天暈地轉,只是本能地發瘋似的聳動著自己的身體,盡量忍住不讓那快感來臨,但是突然間,只覺得渾身一冷,由四肢傳向大腦的快感在陣顫中就爆發了,逼口一開,一股陰精狂泄而出。  

  高誌遠的雞巴被前面高潔陰道堛熄壎尪i得也是硬硬的,正爽歪歪間,就覺得女兒高潔的全身一陣顫抖,緊接著如吮你般屁眼堛漲晹袪}始有規律地收縮起來,把大雞巴像使勁地裹住沒命地勒緊一般,一陣緊似一陣,然後就聽到高潔近似野獸般的嚎叫起來。此時此景,高誌遠再也忍不住那將要爆發的沖動,摟著高潔的細腰,挺起大雞巴又在高潔的屁眼堥洢l抽動幾下,一股股的精液如噴泉般射進女兒的屁眼堙C嘴堣]叫道:"啊呀,射了,射了,好過癮呀。啊喲,太舒服了,又把精液射進乖女兒的屁眼堣F,太好了。"  

  三人一起舒服得歪倒在飯桌前。正當高誌遠、高潔和趙穎沈浸在性交過後的高潮體驗中的時候,門突然被敲響了。  

 高潔首先一挺身,把高誌遠的雞巴從屁眼兒抽了出去,不顧高誌遠的精液從屁眼兒媞w滴答答的往外淌,滿臉驚慌地低聲問:"爸,誰呀?"高誌遠壓住驚恐,道:"我哪知道是誰呀!"趙穎急忙悄聲道:"趕快先把衣服穿上再說。"三人急忙奔到堳峞A手忙腳亂地穿上衣服。  

  這時敲門聲更響了。高潔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道: "誰呀?"門外一人道:"開門,大姐,我是高原。"高潔一聽籲了一口氣道:"來了。"此時,趙穎已經跑到廚房作炒菜狀了。  

  門開了,高原一頭紮進來,道:"大姐,怎麽這麽長時間才開門?"高潔笑道:"我和你媳婦兒正在廚房堛ㄤ獢A咱爸在屋媞恅情A沒聽見。啊喲,姑姑來了,嘻嘻,怎麽這麽巧,我老公也和你們在一塊。"  

  隨著高原進來的,還有高誌遠的妹妹也是高潔的姑姑高誌欣和高潔的老公徐誌。高誌欣是高誌遠最小的一個妹妹,今年四十一歲,在市外經委工作。別看高誌欣四十一歲了,還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但怎麽看都還是屬於那種風韻猶存的女人。帶著一副金絲邊的眼鏡,穿著一套端莊淑麗的闋裝,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而已。高潔的丈夫徐誌是個個體戶,有妻子在稅務局工作,做起買賣來自然格外輕松了。  

  高原進屋道:"我們都到醫院看咱媽,湊到一塊來吃頓飯。"高潔道:"那醫院誰在那?"高原笑道:"小芳今天一天一宿值班。"高潔又竄到了徐誌的面前,一把勾住徐誌的脖子,輕笑道:"死鬼,這幾天你又跑到哪去勾小姐去了?也不回家。"徐誌笑道:"我想你都來不及呢,還能想到小姐?"高潔笑著道:"別逗了,我還不知道你?"    幾人說笑著進了屋。  

  趙穎在廚房堹犒D:"啊喲,姑姑來了,大姐夫也來了,我還得再炒兩道菜呀!"高誌遠也從屋堥咱X來,笑著道:"來了!怎麽也不告訴一聲,好準備準備。"
高原道:"我到醫院的時候我姑和大姐夫已經在那了,都沒吃飯,我就讓他們就近來這吃頓飯。哎哎,老婆,你也別炒菜了,我這買了兩個菜,夠了。"  剛才高誌遠和高潔、趙穎操逼的時候也沒吃飯,正好也就一起吃了。  

  六個人隨便一坐,圍著桌子邊聊著閑話邊吃著。吃著吃著,高原突然說道:"咦,我的屁股怎麽這麽濕呀?"說著站起身,伸手一摸,在鼻子上一聞,哈哈笑道:"我說怎麽這麽慢才開門呀!原來我爸和大姐剛才在這操逼了。"  

  高誌遠道:"老二,你瞎說什麽?"高原笑道:"老爸,你就別裝了。我屁股下面一灘水,我一聞就知道是大姐的淫水,我老婆的淫水不是這個味。"  

  高潔罵道:"放屁,原原,你可別瞎說呀,我老公可在這呢!"高原笑道:"大姐,你可別扯了,咱們幾個誰跟誰呀。"扭頭問徐誌:"大姐夫,你說,除了大姐之外,大姐不用說了,咱姑和我老婆你哪個沒操過逼?嗯?"徐誌笑道:"老弟,你還別說,咱姑和穎穎我都操過她們的逼。嘿嘿。"高誌欣在一邊紅著臉道: "都別瞎說,吃飯吃飯,什麽操逼的,別說得那麽難聽好不好?"趙穎也道:"說什麽呀!真是的!"  

  高原笑道:"我老婆被人家操了我都沒有意見,你們都裝什麽呀?姑姑,我就說你吧,你也別臉紅。別看你四十多了,可你的逼卻真的很緊,那天我操你的逼的時候,那個淫水流的,那個叫春叫的,啊喲,姑姑,你給他們學學。"高誌欣紅著臉笑道:"小畜生,學什麽學。你的雞巴再猛也猛不過你爸。讓你爸操一把逼,我的骨頭都得酥三天。"徐誌笑道:"姑姑,那你可就氣高原了,那天我倆把你操的都走不了道了,你忘了?"高誌欣笑道:"那天就你個缺德鬼使壞,把你的大雞巴塗上性藥,把我操了一個小時也不射精,害死我了。"  

  高誌遠發話了:"好,你們這幾個小兔崽子,連你姑的逼也敢操!"高原笑道:"爸,這你就不能生氣了,我和大姐夫把老婆都讓你操了,我們操我姑逼你也不能說什麽了。"徐誌也笑道:"就是呀,爸。再說了,我姑也樂意讓我們操呀!"高誌欣笑罵道:"死鬼,誰樂意讓你們操逼了。"高原扭頭問趙穎:"老婆,你說實話,剛才你和大姐跟咱爸都幹什麽了?"趙穎笑道: "沒幹什麽呀,就是咱爸的一根大雞巴把我和大姐的小嫩逼操了一回而已。"高原笑道:"你看你看,我沒說錯吧?"  

  高誌遠笑道:"你們不是都沒意見嗎?那我還客氣什麽,當然要把你大姐和穎穎的騷逼操一回了。"高潔笑道:"爸,你怎麽說得那麽難聽,什麽騷逼不騷逼的,剛才你還說我和穎穎的逼是小嫩逼呢。"徐誌笑著對高誌欣道:"姑姑你看他們,不說別的,就說這椅子上的
淫水吧,我老婆就不知流了多少。"高潔瞟了徐誌一眼,嗔道:"你還有臉說我?在家塈A誰都操,到了外面你也沒閑著,哼,你以為我不知道呀!"  

  高誌欣在一邊笑道:"好了好了,都吃飯吧,別張口閉口就是操逼什麽的。真難聽!"高原笑道:"啊喲,咱姑還裝上正經了。別看你在外面是個領導,到了家塈A可就是我姑,我可就是你侄兒了。"高誌欣笑道: "怎麽?你還能把你姑怎麽著了?"高原淫笑道:"怎麽著了?我就這麽著了。"說著伸手在高誌欣的臉上摸了一下,又向下隔著高誌欣的褲子在高誌欣的陰戶使勁捏了一把。  

  高誌欣啊喲一聲笑罵道:"死原原,你幹什麽?"
徐誌在一邊放下筷子道:"姑姑,我這個小舅子可不是什麽好東西。"高誌欣笑道:"就是,還是徐誌說得對。"徐誌接著笑道:"姑姑,可我這個當大姐夫的也不是什麽好東西。"說著說著,一把摟住高誌欣的腰,把嘴湊到高誌欣的臉上親了一口,另一支手在高誌欣的乳房
上揉搓起來。  

  高誌遠放下飯碗,道:"反了反了,你們幹什麽?她可是你姑呀!"高潔在一邊摟住高誌遠的脖子柔聲道:"爸,你管那麽多幹什麽,你不是也操過我的逼嗎,我可是你女兒呀!"趙穎也幫腔道:"就是呀!爸,咱們家誰跟誰呀。"說著靠向徐誌,倚在徐誌的懷堹犒D:
"大姐夫,你在大姐和我老公面前摸摸我的逼吧!"徐誌松開摟著高誌欣的手,又摟住了趙穎笑道:"還是穎穎騷呀!"說著伸手向下一摸,哈哈笑道:"你們看看,穎穎只穿了裙子,堶惆S穿褲衩。"趙穎噗哧一聲笑道: "不是沒穿,是沒來得及穿。剛才大姐和我正跟咱爸操
逼呢你們就敲門了,一著急,只套上了外衣,堶掖ㄔ著呢!"高原笑道:"是嗎?大姐。"高潔站起身笑著把自己的裙子一掀,露出濕漉漉的陰毛,道:"差點把我嚇死,我還以為別人來了呢。"  

  高誌遠在一邊道:"怎麽,怎麽?聊得這麽歡幹什麽?都想操逼呀?想操逼也得先吃飯,吃完飯再說。"    幾人說笑著把飯吃完了,高誌遠、高誌欣、高原和徐誌進了客廳,留下高潔和趙穎在廚房收拾碗筷。  

  高誌欣剛坐在三人沙發上,左邊高原就擠了過來,右邊徐誌也坐了上去,高誌遠只好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高原笑道:"姑姑,這麽熱的天,你也不把外衣脫了?"高誌欣道:"天是有點熱,但我知道你這個小鬼沒安什麽好心眼。哎,脫就脫了吧。"說著把外套脫了下去。徐誌笑道:"看姑姑這件套裝最少也值兩千,別把褲子壓出印來,乾脆把褲子也脫了吧!"高誌欣笑道: "褲子不能脫,我堶惆S穿內褲。"高原笑道:"沒穿就沒穿唄,在咱家也沒外人,怕什麽?"說著伸手就去解高誌欣的腰帶。高誌欣笑罵道:"我就知道你們兩個小鬼不安好心。"說笑間,褲子就被高原給脫了下去。  

  高誌欣此時上身只穿了件絲織的上衣,碩大的乳房隱約可見,而下身卻光著大腿,只穿了一條白色的褲衩。徐誌一邊撫摸著高誌欣潔白的大腿一邊感嘆道: "姑姑真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啊!高原你看,姑姑這腿,多嫩呀!"高原卻把手向上伸到高誌欣的上衣堙A隔著乳罩摸著高誌欣的乳房道:"大姐夫,咱姑的腿是嫩,可咱姑的乳房,那才叫軟,才叫大呢!

  當徐誌的手伸進高誌欣的褲衩媔}始摳摸高誌欣的陰戶時,高誌欣才呻吟著道:"別亂摸了,你們兩個壞東西,幹什麽?停手呀!"高原和徐誌哪管高誌欣的喃喃細語,徐誌先擡起高誌欣的屁股,將高誌欣的褲衩給脫了下去,高原則將高誌欣的上衣和乳罩一起扒光了。  

  從四人進客廳到高誌欣一絲不掛只用了不到三分鐘,高誌欣那潔白光滑的肉體就展現在高家父子面前。別看高誌欣今年已經四十一歲了,還生過兩個孩子,但高誌欣的確屬於那種保養得很好而且很風騷的女人。首先那苗條的身段就如少女般的光滑和潔白,一點也沒有中年女人身上那種發胖的肥肉。而你過兩個孩子的乳房依然聳立著,碩大而飽滿,兩個乳頭因為受到刺激,像兩顆雨後的葡萄一樣,叫人垂涎欲滴。陰戶處是濃密的陰毛,把個陰戶蓋的嚴嚴實實的。如果不是徐誌掰開高誌欣的兩條大腿,在高誌欣的陰戶上摳摸,真是一點也看不見高誌欣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和熱騰騰、濕淋淋的陰道。  

  高誌欣靠在沙發上嘴媮椐D:"幹什麽呀,兩個死鬼快停手,怎麽這樣就把姑姑給扒光了,大中午的你倆想操逼呀!放手,你爸還在旁邊呢。"高原兩手握著高誌欣的兩個大乳房使勁地揉著,笑道:"我爸才不管呢,我爸剛把大姐和我老婆操完,得休息休息了。是吧?爸。"高誌遠笑道:"誰說我不行了,你個小兔崽子還不知道你爸的厲害,看看你爸這個!"說著脫下褲子,露出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果然又堅硬如鐵了。徐誌一邊把中指捅進高誌欣的逼堜漺﹛A一邊扭頭看著高誌遠的雞巴笑道:"姜還是老的辣呀,高原你看咱爸的大雞巴,比咱倆的大小差不多。"  

  高誌遠笑道:"不過今天就便宜了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老爸剛才操逼操得累了,就讓你倆先操操你姑的逼吧!等你倆操得差不多的時候,老爸再操操你姑這個老逼。"高誌欣一邊呻吟一邊聽高誌遠的話,不滿道: "哥,你說什麽呀,你才是老雞巴呢。妹妹我的逼是嫩
逼,小嫩逼。啊喲!徐誌呀,輕點捅姑姑的逼,姑姑逼堻ㄛy水了。"徐誌聽了更使勁地捅了起來,笑道: "姑姑,我就是讓你的逼堿y水。你的逼堥S有淫水,我們的雞巴怎麽操進去呀?"高誌欣被徐誌捅得不禁大聲呻吟起來。  

  這時高潔和趙穎在廚房收拾完了,雙雙進了屋堙C一看屋堛熙鶩情A高潔不禁笑道:"啊喲,怎麽這麽快就把姑姑給弄成這樣了。徐誌,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面前捅姑姑的逼。"徐誌笑道:"老婆你看,姑姑的淫水真多呀!"說著抽出捅在高誌欣逼堛漱井,在大家面前一晃,果然徐誌的中指上全是濕淋淋的淫液。趙穎一見笑道:"姑姑都四十多歲的人了,怎麽還有這麽多的淫水?"  

  那邊高誌欣的欲火讓高原和徐誌已經給點燃了,也不顧屋堻o麽多的人了,嘴堶颻颾A唧的道:"啊喲,原原呀……徐誌呀……快用你倆的大雞巴操姑姑的逼吧,姑姑的逼埵n熱呀,好癢啊!"高潔和趙穎一聽,紅著臉笑道:"羞死人了,姑姑,你別說得那麽難聽好不好?"高誌欣笑道:"你們兩個小騷貨也別裝什麽正經,一會也得讓人操得人仰馬翻。"高潔笑道:"那倒未必,剛才我和穎穎已經讓我爸操過了,現在逼堣癢。"  

  高原在一邊道:"大姐夫,咱倆誰先操咱姑的逼?要不我先來吧,我的雞巴已經硬了。"徐誌笑道:"行,你先操咱姑的逼吧。我也不能閑著,讓我先操操你老婆的逼吧。"高原笑道:"大姐夫你隨便操。阿穎啊,讓大姐夫操操你的騷逼。"趙穎笑道:"誰讓大姐夫操了?大姐的逼正閑著呢,大姐夫怎麽不操大姐的逼?"徐誌笑道:"我和你大姐都老夫老妻,成天操逼,也該換換花樣了。是不是,老婆?"高潔笑罵道:"好哇,你看我老了,不稀罕操了,是不是?"徐誌笑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大家在一塊,應該挑新鮮的操。我和阿穎也有十多天沒操過逼了,正好趕上了,就先幹幹。咱倆昨天不是還操逼了嘛!"  

  這邊說得熱鬧,那邊高原已經把衣服脫光了。高原的雞巴隨了遺傳,跟高誌遠的一樣,也是又粗又長,現在硬了起來,一顫一顫地直往上翹。  

  高原隨手從沙發上拿了幾個墊子,放在地上,向高誌欣叫道:"姑姑,大熱天的,咱倆就在地上操逼吧!"高誌欣聽了從沙發上站起來,仰躺在墊子上,笑道: "行,怎麽都行,快點把你的大雞巴操到姑姑的逼奡N行,姑姑的逼媔V來越癢了。"高原笑著騎到高誌欣的
身上,分開高誌欣的兩條大腿,一手握著雞巴在高誌欣的陰道口上磨了兩下,蘸了些高誌欣分泌出來的淫水,就把一根粗大的陰莖捅進高誌欣的陰道堨h了。高誌欣哦哦兩聲,噓出一口氣道:"原原,你的大雞巴可真粗呀!"高原在上面開始抽送起來笑道:"那是姑姑的逼太緊了。"  

  徐誌見高原已經和高誌欣操上了,就一把將趙穎拽到懷堙A笑道:"阿穎,來,快把衣服脫了,你看你老公和姑姑都操上了。"高原也一邊把雞巴在高誌欣的逼堜滶e一邊對趙穎笑道:"老婆,快點和大姐夫操逼吧!啊喲,老婆,咱姑的逼真是太緊了。"說著猛地抽插起來,嘴媥噢齒麥n:"我操,我操,我操死你,姑姑,侄兒的大雞巴怎麽樣?"高誌欣在下面被高原操的上氣不接下氣,氣喘著道:"啊喲,好,操死姑姑了,再使勁操,使勁捅!啊喲,過癮!"  

  趙穎見狀也忍不住了,堶悼豪荋N沒穿衣服,三下兩下就把自己給脫光了。徐誌則說笑間早已把衣服脫了個乾凈。徐誌笑道:"來,阿穎,先吃吃大姐夫的雞巴。"趙穎笑道:"都這麽硬了,還吃什麽!"說著張口把徐誌的雞巴含在嘴堙A一進一出的吮了起來。徐誌閉起眼睛,舒服地哼道:"啊,爽死了,再吮緊點,對,對,好過癮啊!"  

  高誌遠和高潔父女倆,看著高原和高誌欣、徐誌和趙穎兩對在面前淫蕩的樣子,高潔不禁笑道:"爸,咱倆也別閑著了,我也給你吮吮雞巴吧!"說著讓高誌遠坐在沙發上,自己跪在地上,將高誌遠的大雞巴也含在嘴堙A吃了起來,高誌遠則把高潔的衣服給脫光了。  

  那邊高原把高誌欣的兩條大腿扛在肩上,將粗大的雞巴瘋狂地在高誌欣的逼堜漺△菕A把個高誌欣操的扭動著腦袋,兩手在自己的乳房上使勁揉搓著,嘴媮棜颾A著:"不行了,姑姑我不行了,原原,你把雞巴操到姑姑的子宮堨h了,啊喲,原原,你的大雞巴太長太粗了。喔,噢!"高原則滿頭大汗,氣喘著道: "姑姑,你的逼堳麽這麽熱,這麽緊,把侄兒的雞巴夾的要射精了。"高誌欣叫道:"啊喲,原原,別射精,姑姑我還沒被你操夠呢!"高原笑道:"姑姑你放心,你侄兒還沒那麽沒用。"說著將陰莖在高誌欣的陰道堨抽全送,噗哧有聲。  

  徐誌的雞巴被趙穎吮了一會,越發堅硬如鐵了,便笑道:"好了,阿穎,我摸你的逼堣]都淌出水來了,咱倆就操逼吧!"說著站起身,讓趙穎支著沙發前的茶幾,站在地上,撅起屁股,把雞巴從趙穎的屁股後面插進趙穎的陰道堜漺※_來。徐誌摟著趙穎的腰,一邊聳動著屁股,操著趙穎的逼,一邊扭頭朝高原笑道: "看,我把你老婆操了,你老婆逼堛熔]水真他媽的多,才操幾下就嘰咕嘰咕的了。怎麽樣?咱姑的逼操起來也挺過癮吧?"  

  高原一邊快速抽插著雞巴,一邊笑道:"那還用說,咱姑的逼真的不次於大姐和穎穎的逼呢!"趙穎在前面被徐誌操的一聳一聳的,呻吟道:"老公,你看呀,我被大姐夫操逼了。啊喲,大姐夫的大雞巴真粗呀,捅得我逼媦鶻鰝滿C大姐夫,你在後面使勁操,把妹妹的逼搗爛算了。"  

  這邊高誌遠的雞巴又被高潔給吮的硬硬的,高誌遠推開高潔笑道:"好了好了,乖女兒,別吃了,再吃就把爸爸的精液給吃出來了。"說著站起身來,走到高原和高誌欣的旁邊,低頭看著高原和高誌欣操逼,笑道:"好兒子,操,使勁操,把你姑操的舒服點。"高誌欣在地上半瞇著眼睛,氣喘著道:"哥,你兒子可不一般,把我都快操死了。啊喲,舒服死了。"  

  高誌遠見狀拍了拍高原的屁股,笑道:"兒子,起來讓爸操操你姑的逼,你去操你大姐的逼吧。"高原聽了笑道:"好鶠A我再使勁捅幾下。"說著抱起高誌欣的屁股,使勁在高誌欣的逼媥牏F起來,高誌欣馬上又啊喲啊喲起來。高原又抽送了十幾下,便把雞巴從高誌欣的陰道堜滮F出來,左右甩了幾下,笑道:"我的媽呀,姑姑的淫水簡直和發大水一樣,怎麽這麽多呀!"  

  高誌遠笑著跪在高誌欣的兩腿間,道:"來吧,讓哥哥操操妹妹的逼吧!"說著,將大雞巴毫不費力地就捅進高誌欣的逼堜漺※_來。高誌欣剛感到逼堣@空,馬上就又捅進來一條大雞巴抽插起來,不禁呻吟道: "啊喲!好粗的雞巴,哥,操吧,操妹妹的騷逼吧!一邊說著一邊把屁股向上聳動著,迎合著高誌遠的抽送。  

  高原見爸爸和姑姑操了起來,就站起身,走到高潔的身旁,笑道:"大姐,就你的逼閑著了,來,讓弟弟操操。"高潔笑著擼了一下高原的大雞巴,說道:"怎這麽濕呀?咱姑可夠騷的了。"高原笑道:"濕點正好,操起來不費力。"高潔笑道:"不用你的雞巴濕,大姐的逼堣w經也發大水了。"高原笑道:"過來,大姐,咱們也在這茶幾上操逼。"說著,把高潔拽到趙穎的旁邊,讓高潔和趙穎一樣,也撅起屁股,高原摟住高潔的屁股,把雞巴往前一挺,噗哧一聲就把雞巴操進高潔的逼堨h了。  

  高原一邊操著高潔的逼,一邊對著徐誌笑道:"哈哈,大姐夫,你操我老婆的逼,我操你老婆的逼,咱倆就算扯平啦!"徐誌抱著趙穎的屁股把他那根大雞巴飛快地在趙穎的逼堜滶e著,聽了高原的話,不禁笑道:"你老婆的逼堹u他媽的軟,還一吸一吸的,要不是你大姐夫的雞巴能挺住,早他媽的讓你老婆給吸出精來了。"  

  高原聽了拍了拍趙穎的後背,道:"是嗎?老婆。你跟我操逼的時候怎麽不吸我的雞巴呢?"趙穎被徐誌操得氣喘籲籲的道:"老公,我的逼堣竣悀ㄙ儕麽的,不由自主的就收縮,可能是快高潮了。大姐夫的雞巴太粗,撐得我逼媯脹的,自然大姐夫就感到緊了。"高原聽了又拍拍高潔的後背,笑道:"還是大姐的逼操起來過癮,是不是,大姐?"說著使勁操了幾下高潔的逼。高潔被高原操得不禁呻吟道:"是,是,弟弟操大姐的逼過癮,大姐把逼給弟弟操,啊喲,原原,你輕點操。"  

 高原聽了笑著對徐誌道:"來,大姐夫,咱倆比比賽。咱倆都使勁快速地操大姐和阿穎的逼,看咱倆誰先射精。怎麽樣?"徐誌笑道:"我還怕你不成,比賽就比賽。"兩人說著都把手摟住高潔和趙穎的腰部,同時開始飛快地將雞巴在高潔和趙穎的陰道堜漺※_來。高潔和趙穎馬上就開始大聲呻吟起來,高潔笑罵道:"要死了,你們兩個死鬼,想操死我和阿穎啊。
  
趙穎也叫道:"啊喲,不行,操死我了。"高原和徐誌相視一笑,繼續猛烈地抽插著。那邊,高誌遠又操了一會妹妹高誌欣的逼,見這邊高潔和趙穎的呻吟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就將雞巴從高誌欣的逼堜漭X來,笑道:"小欣,咱們也起來到那湊湊熱鬧去。"說著把高誌欣從地上拽起來。只見高誌欣被高誌遠操的滿臉緋紅,越發嫵媚了。高誌欣捋了捋被操逼弄亂了的頭發,扭頭見高原和高潔、徐誌和趙穎四人瘋狂操逼的樣子,不禁笑道:"這四個小鬼操的還挺來勁呢。"高誌遠笑道:"你不是也操的挺來勁嘛,看看你自己,大腿上都是淫水。"高誌欣笑道: "那也是被你和原原兩父子操的。"高誌遠笑著摟住高誌欣的細腰,伸手在高誌欣的乳房上摸了起來,道: "來,小欣,咱倆到這邊來。"  

  高誌遠擁著高誌欣來到高原、高潔、徐誌、趙穎身邊,笑道:"小欣,你扶著原原的腰,也撅起屁股哥也從後面操你的逼。"高誌欣笑著彎下腰,伸手抱住高原的腰,撅起屁股,高誌遠就從後面又把大雞巴插進高誌欣的逼堙A抽插起來。高原見狀笑道:"啊喲不行啊,姑姑你別抱我的腰,我正和大姐夫比賽操逼呢。"前面高潔也叫道:"啊喲,爸呀,你在後面輕點操我姑的逼,你一使勁,原原的大雞巴就頂到我子宮了。"高誌遠和高誌欣只是嘻嘻的笑,並沒有停止操逼。  

  經過這一陣猛操,高潔和趙穎早已高潮叠起,雙雙都站不住了,要不是高原和徐誌摟住她們的腰,高潔和趙穎早癱在地上了。這邊高原由於高誌欣摟著他的腰,不得不放慢操逼的速度。而那邊徐誌卻還是飛快抽送,只聽徐誌的小腹撞擊趙穎的屁股啪啪作響,操的趙穎也不呻吟了,只是屏住氣,把腦袋使勁甩動,將屁股沒命地向後死頂。  

突然間,只見趙穎渾身一抖,嘴媥儐漱@聲,支著上身的胳膊一軟,整個上身一下就趴在了茶幾上,嘴媮棖銙銌蚖y道:"我高潮了,我泄精了,啊喲,大姐夫把我操死了,我不行了。"徐誌也覺得趙穎的逼堣@緊一緊的,從逼奡擖X的陰精把雞巴燙得很舒服。徐誌笑道:"看看,高原,我把你老婆操成什麽樣,這麽一會就被我操得泄精了,我還沒什麽事呢。

  高原聽了笑道:"我姐也好不到哪去,也被我操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咱姑摟著我,我一個沖鋒也給拿下了。"高誌欣聽了也笑道:"啊喲,還怨我了,好,我不耽誤你,你把小潔給操出精來吧。"說著松開摟著高原腰的兩手,支在自己的膝蓋上,讓高誌遠在後面操了起來。高原沒了高誌欣的束縛,馬上抱緊高潔的屁股,快速地在高潔的逼堜漺※_來。高潔大聲呻吟道: "啊喲媽呀,原原,姐姐我不行了,別操了,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啊喲,來了,來了,我泄精了,我升天了。"說著把屁股向後頂了幾下,噢的一聲也癱在了茶幾上。高原感到高潔的逼媦鶻鰝滿A向徐誌一眨眼,笑道:"也泄了。"  

  高潔和趙穎經歷了高潮的快感後,都一扭屁股,把高原和徐誌的雞巴從逼堜漭X去,兩人一頭紮在沙發上,也不管逼堿y出的淫液順著大腿直往下淌。徐誌笑道:"哎唷,阿穎,別躺下呀,大姐夫還沒射精呢!快起來,讓大姐夫繼續操哇。"高原也笑道:"怎麽了,怎麽了,大姐,弟弟我的雞巴還硬著呢,我還沒操夠呢!起來,起來。"高潔和趙穎躺在沙發上就是不起來,兩人笑道:"不行了,實在是不行了,不是還有咱姑嗎,你倆操咱姑吧!"  

  徐誌笑道:"咱姑不是給咱爸操著嘛,我也靠不上呀。"高誌遠聽了笑道:"怎麽靠不上,正好我剛和小潔和阿穎操過逼,有點累了,就讓你先操吧。"  

  徐誌一聽笑道:"那我就不客氣啦!嘿嘿!"高誌遠一拍高誌欣的屁股道:"小欣,先讓徐誌操操你的逼吧。"高誌欣笑道:"行,誰操都行,只要有雞巴操逼就成了。"高誌遠一撇嘴笑道:"看看你姑多騷,哈哈!"說著把大雞巴就從高誌欣的逼堜滮F出去,徐誌忙笑著過來,摟著高誌欣道:"姑姑,咱倆怎麽操?"高誌欣笑道:"操了半天的逼,我也有點累了,咱倆到臥室的床上去操逼吧!"徐誌笑道:"行,到床上比在沙發上舒服,那走吧。"說著摟著高誌欣的腰,兩人來到了臥室。  

  一進臥室,徐誌就一把把高誌欣推倒在床上,說道:"姑姑,快躺好,我想操姑姑的逼了。"高誌欣笑著爬到床上,叉開兩條大腿,露出濕淋淋的陰戶,笑道:"孩子,快來操吧,把大雞巴操進姑姑的逼堙C徐誌連忙爬到高誌欣的身上,低頭將雞巴對準高誌欣的陰道口,一挺屁股,就把大雞巴齊根插進高誌欣的逼堨h了。高誌欣"啊喲"一聲道:"好粗的大雞巴呀!徐誌也不管高誌欣說什麽了,只是把陰莖在高誌欣的陰道媞いg抽送起來。  
  客廳堙A高潔和趙穎躺在沙發上哼唧著,高原笑道:"爸,別看這兩個騷貨了,走,去臥室看看大姐夫和我姑操逼去吧!"高誌遠笑道:"對,去看看,等你大姐夫射精了,咱倆還得上去操你姑呢!"說著,父子倆來到臥室。  

  進了臥室,只見徐誌正抱著高誌欣的屁股,把個粗大的雞巴在高誌欣的逼堜漭X送進,高誌欣則哼哼唧唧的在呻吟著。高誌欣見高誌遠和高原進了屋,更大聲地哼唧道:"大哥,你看呀,徐誌要操死我了。高誌遠在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摸著高誌欣的乳房,笑道:"操死就操死唄,我可不想有這麽一個騷妹妹,哈哈!"高誌欣裝出委屈的樣子,道:"大哥,你壞死了,你女婿正在操你妹妹的逼,你還笑話你妹妹。"  

  說話間,徐誌突然道:"啊喲,來了,我要射精了,姑姑的逼真是太緊了,把我給夾出精來了。"說著,只見徐誌猛地把屁股發瘋地聳動起來,每下都重重地擊在高誌欣的陰戶上,發出"啪啪"的聲響,沒有幾十下,徐誌噗地呼出一口氣,就趴在了高誌欣的身上。高誌欣也被徐誌這一頓猛操操的氣喘籲籲的,對高誌遠和高原笑道:"啊喲,徐誌射精了,燙死我了。

  高原見徐誌射精了,就道:"該我操姑姑的逼了,大姐夫,你下去吧。"  

  徐誌又把雞巴在高誌欣的逼奡﹞F一會後,才抽出陰莖,嘴媢D:"真過癮啊!"高原馬上又騎在高誌欣的身上,笑道:"趁著大姐夫的精液,操起逼來更過癮。"說著把雞巴就捅進高誌欣的陰道堙A將徐誌的精液擠的順著高誌欣的陰道口直往外溢。  

  高原也不管徐誌的精液射在高誌欣的逼堶情A聳動著屁股將大雞巴在高誌欣的陰道堜滶e起來。由於有徐誌的精液,高原抽插起來,高誌欣的逼"嘰咕嘰咕"直響,高原笑道:"姑姑,你的逼堳麽這麽響呀?高誌欣被高原操得哼唧道:"那是你大姐夫的精液在姑姑的逼堙A加上你個小畜生在操姑姑的逼,能不響嗎!由於高原剛才已經操高潔的逼操得差不多快射精了,所以在高誌欣的逼堥S抽插幾十下就感覺到要射精了,不禁使勁地在高誌欣的逼媞いg抽插。高誌欣被高原操得噢噢直叫:"死鬼,啊喲,操死姑姑了,姑姑要泄精了,舒服死姑姑了,啊喲,啊喲。使勁捅,使勁呀!"  

  高誌欣一邊說著一邊把屁股往上挺著,迎合著高原重重的下插。高原見姑姑高誌欣騷成這樣,再也挺不住了,猛地抽插幾下,就把精液射進高誌欣的陰道堣F。高誌欣被高原的精液一激,不自覺地也是個陰精狂泄,只剩個喘氣的份了。  

  高誌遠在一邊見到此景,哪媮棬鄑啋漲瞴A一把將高原拽了下來,急忙騎在高誌欣的身上,把第三根大雞巴捅進高誌欣的逼堜漺※_來。高誌欣一邊喘息著一邊道:"哥,你把徐誌和原原的精液擦擦再操妹妹的逼,要不妹妹的逼媞貒G太多太滑了,哥哥操起來不過癮。"高誌遠一邊操著高誌欣的逼,一邊道:"不行了,看著你們操逼,太過癮了,我也忍不住了,管他們誰的精液呢,只要我操妹妹的逼就行了。"  

  只見高誌遠每抽插一下,就從高誌欣的逼奡擖X一股精液,也分不清是徐誌的還是高原的精液了。高誌遠操了一會笑道:"是他媽的不行,真是太滑了,小欣,去廁所拿手紙擦擦再操。"說著,把陰莖從高誌欣的陰道堜牏F出來。就聽"咕咚"一聲,從高誌欣的陰道奡擖X一灘精液來,把床都弄濕了。高誌欣笑著瞥了三個人一眼,嗔道:"都是你們操的,射了這麽多的精液。"說著臉一紅,捂著陰戶就往廁所跑。  

  高誌遠跟著高誌欣來到廁所,高誌欣先坐在座便上使勁地擠了擠,大灘的精液從逼堿y了出去,又用手紙擦了擦,站起身子,笑道:"哥,好了,可以操逼了。走,進屋吧!"高誌遠笑道:"進屋幹什麽?就在廁所操逼好了。"  

  高誌欣捂著鼻子笑道:"在廁所操逼幹什麽,這麽臭!"高誌遠笑道:"這才叫情趣呢!"說著挽起了高誌欣的兩條大腿,半蹲著將雞巴湊到高誌欣的陰道口,道:"來,小欣,把哥的雞巴送進你的逼堙C"高誌欣笑道:"哥,你竟出花樣。"說著,伸手握住高誌遠的大雞巴,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笑道:"往寍陽a,哥!高誌遠聽了使勁一挺腰,噗哧一聲,就把整根大雞巴一絲也沒留,全操進高誌欣的逼堨h了,把高誌欣操得"啊喲"一聲。  

  這時高潔、趙穎、高原、徐誌都走了過來,趴在廁所門邊笑著往廁所堿搯盂x遠和高誌欣操逼。高誌欣看了他們四個一眼,笑道:"羞死了,大哥,你別這麽操逼了,讓他們笑話咱倆,咱倆還是長輩呢。"高誌遠一邊操著高誌欣的逼,一邊笑道:"就讓他們看看,誰敢笑話咱倆。"說話間,高誌遠抱著高誌欣的屁股,猛地一使勁,把高誌欣給抱了起來,高誌欣忙抱住高誌遠的脖子,道:"大哥,你幹什麽呀?"高誌遠笑道: "咱倆玩一個周遊列國。"說著抱著高誌欣轉身走出了廁所,而大雞巴卻還是死死地頂在高誌欣的逼堙C高潔笑道:"啊喲,咱爸好大的勁呀,能抱著姑姑滿地走呀。"  

  徐誌也笑道:"還是咱爸厲害,一邊走一邊操姑姑的逼,厲害!"趙穎在一邊笑道:"咱爸是誰呀,瞧他那大雞巴,哪像五十多歲的人吶。"高原一邊拍著高誌欣的屁股一邊接著道:"怎麽樣?姑姑,這個周遊列國厲害吧?哈哈!"  

  高誌欣被高誌遠抱著走道,隨著一顛一顛的邁步,高誌遠的雞巴也一下一下的捅在高誌欣的子宮口處,高誌欣從來沒有這種感覺,見四個小輩說笑,不禁不好意思起來,把頭倚在高誌遠的肩上,紅著臉道:"大哥,快把妹妹放下來吧,你的大雞巴都操到妹妹的子宮口了。"高誌遠笑道:"你別不好意思了,有什麽呀,大家都在一塊操過逼了。"高誌欣道:"咱倆不是長輩嘛。"高誌遠笑道:"長輩就更應該起個模範帶頭作用了。來,大聲說咱倆在幹什麽?"高誌欣紅著臉道:"不行,大哥,我不說。"  

  高潔、高原他們聽了在一邊起哄道:"說,說,我們要聽。"高誌遠笑道:"你看,孩子們都想聽,你就說吧!"說著又使勁挫了兩下,把高誌欣操得"啊喲"兩聲,氣喘著道:"我說,我說,咱倆在操逼。"徐誌笑道:"不行,沒聽見,再大點聲。"高誌欣瞥了徐誌一眼,嗔道:"就你叫得歡,你也在姑姑的逼堮g得最多。"徐誌笑道:"我在姑姑的逼堮g了什麽了?"高誌欣紅著臉道:"射精唄。"  

  高誌遠笑道:"小欣,你就大方點,孩子們都和你操過逼了,你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高誌欣聽了,紅著臉大聲道:"我正和你爸操逼呢!"高原笑道:"姑姑紅著臉說話真是嫵媚動人啊!"高誌欣又接著道:"你爸的大雞巴正在姑姑我的逼堜漺﹛A姑姑我好舒服呀!"高誌遠笑道:"不錯不錯,再接著說。"高誌欣繼續紅著臉道:"親哥哥,你的大雞巴操死妹妹的逼了。哥哥,你就捅死妹妹吧。啊喲!妹妹我又要高潮了。在眾人的旁觀下,嘴媮棡△蛢]話,高誌欣在這種新奇的感覺下馬上就又達到了高潮。  

  高誌遠緊緊地摟住高誌欣,讓高誌欣體驗體驗快感,扭頭對高潔他們四個笑道:"啊喲,你姑的逼開始緊了,不好,要把爸爸的雞巴給夾折了。"  

  高誌欣擡起頭來,用手拍了一下高誌遠的後背,嗔笑道:"你不把我的逼操爛就不錯了,啊喲,大哥,妹妹好舒服呀,大哥真好,把妹妹操得真舒服!"  

  高誌遠笑道:"你舒服了,哥哥我還沒射精呢!來吧,小欣,當著小輩們的面,大哥把精液射進你的逼埵n不好?"高誌欣笑道:"射進來倒沒什麽,只是在他們面前有點不好意思。"高原笑道:"啊呀姑姑,剛才我和大姐夫不也把精液射進你的逼堣F嗎,你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呢?"高誌欣笑道:"剛才沒這麽多人看嘛!"高潔笑道:"現在不也是大家都看你和我爸操逼嗎,逼都操了,還怕我爸在你逼堮g精嗎?"  

  高誌遠也笑道:"就是呀,怕什麽?來,我也快了。說著走到臥室,把高誌欣放倒在床上。放倒的時候,雞巴從高誌欣的陰道媟々F出來,高誌遠笑道:"正好,都過來看看,爸爸把大雞巴再操進你姑的逼堙C"高潔他們一聽,都圍上來,緊盯著高誌欣的陰戶看著。高
誌欣笑道:"看什麽看,沒見過操逼呀!"趙穎笑道:"就是沒見過姑姑和我爸操逼嘛。"高誌遠騎在高誌欣的身上,把雞巴在高誌欣的陰戶上磨來磨去的,笑道:"你們看看你姑姑,這淫水這個多呀,咦?怎麽又出來一股精液,他媽的!這是你倆誰的精液?"高原和徐誌笑
著道:"也分不清是誰的了。"  

  高誌遠笑道:"真是便宜了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讓你倆先在你姑的逼堮g精了,叫老爸揀了個剩。算了,還是操進去再說吧!"說著在高潔他們四人眾目睽睽之下,將陰莖慢慢地操進高誌欣的逼堙C高誌遠的雞巴一邊往寍隊@邊又擠出一些高誌欣的淫水和高原、徐誌的精液來。  

  高誌遠把雞巴完全操進高誌欣的逼堳寣A伸手抱住高誌欣的屁股,讓高誌欣的逼向上挺著,笑道:"我也快射了,一個沖刺就差不多了,看好了。"說完,猛地一挺腰,抱住高誌欣的屁股沒命地抽插起來,頓時就把高誌欣操得噢噢地叫了起來。高潔笑道:"看看咱爸,操的多猛啊!"高原笑道:"爸,你慢點操姑姑的逼,別把腰給閃了。"高誌遠一邊快速地挺動著屁股,一邊氣喘著道:"放屁,你爸我操過多少個女人,哪個沒叫你爸給操的舒舒服服的!

  高誌欣又被高誌遠操得淫蕩起來:"啊喲,大哥呀,你操死妹妹了,使勁操呀,拿大雞巴使勁捅妹妹的逼呀!"徐誌聽了,哈哈的笑道:"看咱姑騷起來了吧?"高原也笑道:"咱姑本來就挺騷的嘛!"高誌欣聽著高原和徐誌的說笑,紅著臉嗔道:"我就是個騷逼,怎麽樣?你們滿意了吧。"說著伸手摟住高誌遠的脖子,把兩腿勾住高誌遠的屁股,將屁股使勁向上頂著。  高誌遠又抽送了百十下,再也忍不住了,叫道:"啊喲,過癮,我射精了,射了射了!"說著使勁抽插幾下,一下就趴在高誌欣的身上,氣喘起來。  

  高誌欣感到逼堸盂x遠的雞巴一挺一挺的,一股一股的熱流噴湧而出。  高誌遠在高誌欣的身上趴了一會,就把雞巴從高誌欣的逼堜滮F出來。  

  高誌遠的大雞巴剛從高誌欣的逼堜漭X來,高誌欣的逼奡N流出了白白的精液。高潔對趙穎笑道:"咱爸真厲害,剛操完咱倆的逼,又馬上再射了一次精,厲害厲害!"高誌遠笑道:"你爸是誰呀,是神人也,哈哈!"高誌欣也坐了起來,一邊擦著陰道口的淫水和精液一邊笑道:"今天我可過癮了,被你們父子三人輪奸了一回,在我的逼堮g了三次精,操死我了。"眾人聽了哈哈笑成一團。  

  高誌遠道:"好了好了,都別鬧了,都把衣服穿上,該休息休息,該睡覺睡覺,今天到此就散夥了,那天咱們再聚。高原,你開車,順道把你姑送回去。"高原笑道:"行,沒問題。

  大家收拾了一番,休息了一會,又開了一些淫穢的玩笑就各奔東西了。  

 
        六、血緣關系(四)  

  下樓後,高原對大家道:"都坐我的車吧,我送你們。"高潔和徐誌笑道:"不了,我們兩口子溜達溜達。"趙穎也道:"我單位離的近,自己走過去。"高原笑道: "那好,姑,上車,咱們走。"  

  高原一邊開著車一邊笑道:"姑姑,你可真行!"高誌欣笑道:"怎麽?"  

  高原道:"讓三個猛男給輪奸了一回,跟沒事兒似的,佩服佩服。"  

  高誌欣伸手過來打了一下高原笑罵道:"你個死鬼,操了姑姑的逼,還笑話姑姑。怎麽沒事兒?姑姑我現在渾身酸軟,逼媮朁馴~淌你們仨不知是誰的精液呢!唉,我的褲衩都濕透了。"高原笑道:"那是姑姑的淫水吧?"高誌欣笑罵道:"放屁,你看到底是什麽。"說著伸手在自己的陰戶摳了幾下,把手伸到高原的面前。  

  高原一看,只見高誌欣的手上粘粘濕濕的,一股腥騷的精液味兒,便笑道:"真是的,看把我姑操的。高誌欣一邊擦手一邊撇嘴道:"以後要是還這樣操逼呀,你們就都得給我帶避孕套,哼!"高原笑道:"啊喲,姑姑,你還想這麽操逼呀,真是個騷貨。哈哈!"  

  高誌欣臉一紅,伸手又要打高原,突然叫道:"啊喲,我的兜子忘在醫院堣F,快去醫院。"高原笑道: "沒事兒,醫院那沒有別人,小芳在那呢。你忘了咱那是高間,就我媽一個人住。"嘴婸△菕A打過方向盤,向醫院駛去。  

  到了醫院,高原和高誌欣來到病房,一推門,門沒開,從門上的玻璃往堣@看,屋堸ㄓF病人,並沒有別人。高原道:"怪了,怎麽沒人呢?"說著又使勁地敲了幾下。  

  突然廁所門一開,高芳從堶惆咫F出來,把門打開。高原道:"你上廁所也不用插門啊?"正說著,從廁所堣S出來一個人,高原一看笑了:"原來妹妹在這會情郎呢!"高誌欣卻罵道:"好你個死鬼,來這操你侄女來了?"  

  高原這時候也看清了這人,笑道:"啊喲,湊巧湊巧,姑夫,你什麽時候來的?"原來這人是高誌欣的丈夫沈鎮南。  

   沈鎮南見到高誌欣和高原,不禁也笑道:"真是湊巧,你們怎麽來了?"  

  高原笑道:"姑姑中午走的時候,把包忘在這兒了。"高誌欣哼道:"你怎麽來了?"沈鎮南笑道:"我在這兒附近辦事,順道來看看嫂子怎麽樣了。"高誌欣道:"看嫂子就和芳芳看到廁所堨h了?"高芳在一邊笑道:"姑姑,看你呀,別裝正經了,不就那事兒嗎,誰和誰沒幹過呀!再說了,我和姑夫褲子還沒脫呢,你們就來了。"  

  沈鎮南也笑道:"誌欣,你別裝了,還跟真事兒似的。"高原在一邊笑道:"姑夫、芳芳,我揭發,我檢舉,剛才姑姑她……"高誌欣使勁一推高原,笑罵道: "你敢說?"高原笑道:"我不敢,我不敢,不就是讓我爸、大姐夫和我給輪奸了嗎!"  

  高誌欣嚶了一聲,把臉一捂,罵道:"死鬼,你瞎說什麽?"沈鎮南和高芳一起驚道:"哇,真的嗎?高芳笑道:"姑姑,你真行啊,讓他們仨輪奸了一回還能走著進來,看來姑姑不是一般人呀!"  

  沈鎮南過來摟住高誌欣笑道:"老婆,你的逼沒給操腫吧?"高誌欣紅著臉一推沈鎮南,笑道:"你們樂意幹什麽幹什麽,我累死了。"說著一扭屁股,躺在陪護床上。  

  高原向沈鎮南和高芳努一努嘴,笑道:"我也得歇一會兒,你倆幹你倆的去吧。"高芳笑著一拉沈鎮南的手,道:"走,姑夫,咱倆還去廁所去。"高原在後面笑道:"你倆也不怕臭?門別關上,我看看你倆怎麽玩兒。"高芳回頭對高原一伸舌頭,笑道:"別臭美了。"但還是沒關門。  

  高芳拉著沈鎮南走進了廁所,笑道:"不關門就不關門,讓他們看看能怎麽地!"說著把沈鎮南的腰帶解開。沈鎮南也把高芳的白大褂解開,伸手把高芳的裙子給脫了下去,笑道:"阿芳,在這奡N不用脫上衣了,萬一有事還可以……啊!"  

  高芳笑道:"行,姑夫,你說怎麽就怎麽。"說著自己把上衣解開,把乳罩翻了上去,露出兩個大乳房,又把自己的小褲衩脫了,露出陰毛濃密的下體。沈鎮南自己也把褲子和褲衩脫了,連同高芳的裙子一起放在廁所的水箱上。  

  高芳一把握住沈鎮南的陰莖,笑道:"啊喲,姑夫,你好大的雞巴呀!"沈鎮南笑道:"阿芳,你別一驚一乍的,姑夫的大雞巴也不是沒操過你,你還裝第一次操逼吶!"高芳一扭屁股,笑道:"姑夫,你壞死了,就會笑話侄女。"說著,身子一蹲,握住沈鎮南的雞巴,
就塞在嘴塈m了起來。  

  沈鎮南雙手叉著腰,低頭看著高芳吸吮自己的雞巴,嘴"啊喲啊喲"地叫道:"芳芳,你的小嘴把姑夫的雞巴吮得真好,真緊,再使勁吮!"高芳聽了更加賣力地吸吮起來,同時伸手握住沈鎮南的兩個睪丸撫摸起來。  

  高芳又吸吮了一會兒,沈鎮南笑道:"行了,芳芳,再吸就把姑夫的精給吸出來了。來,你坐在坐便上,讓姑夫吃吃你的小嫩逼。"說著雙手伸在高芳的腋下,把高芳扶起來讓高芳坐在坐便上,沈鎮南自己則跪了下去,掰開高芳的兩條大腿,露出高芳的陰戶,一低頭,嘴就湊在高芳的逼上,伸出舌頭就舔了起來。  

  沈鎮南的舌頭在高家這一眾人媞漎O最厲害的了,不但大、厚,而且伸得特別長,能輕松地舔著舔著就插進陰道堙A並且插入的深度不亞於普通的陰莖。高芳自然早就領教了沈鎮南的舌頭,所以沈鎮南的舌頭在高芳的逼上一攪和,高芳就覺得逼堣@陣癢癢,淫水不自覺地就流了出來。  

  高芳上身往水箱上一靠,突出的陰戶讓沈鎮南盡情地舔弄,嘴堣ㄧT呻吟起來:"啊喲,姑夫,你添得侄女的逼好爽喔!啊喲,侄女逼堻ㄛy出淫水了。姑夫,侄女的淫水好不好吃呀?"  

  沈鎮南一邊舔弄著,一邊唔唔地答道:"好吃,好吃,吃在嘴媊陑衁瑰萺萿滿A好吃!"  

  沈鎮南又舔弄了一會兒高芳的騷逼,擡頭笑道: "行了,不能再吃了,你這個小騷逼流出的淫水也太多了。"高芳呻吟道:"姑夫的舌頭太厲害了,侄女的逼媢陬o大水似的,姑夫,你還是操侄女的逼吧!"沈鎮南笑道:"姑夫正有此意,你倒還識趣。"說著站了起來,把高芳也從坐便上拉起來,問高芳道:"阿芳,咱倆你說怎麽操逼?"高芳攏了攏頭發,歪著頭笑道:"咱倆怎麽操都行,只要是姑夫的大雞巴捅進侄女的逼堙A什麽姿勢侄女都能擺出來。"  

  沈鎮南笑道:"哈哈!好你個小騷貨。來吧,姑夫坐在坐便上,你就騎在姑夫的腿上吧。

  沈鎮南在坐便上一坐,粗大的雞巴就像支小高炮一樣向上豎起,高芳笑嘻嘻地一跨腿,就騎在沈鎮南的腿上了。沈鎮南握住陰莖,在高芳的陰道口上磨了幾下,高芳等不及了,半蹲著身子,一感覺沈鎮南的雞巴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便往下一沈屁股,就聽"噗哧"一聲便把沈鎮南整根兒大雞巴全給吞進逼堨h了。  

  沈鎮南笑道:"阿芳,你慢點兒,別把姑夫的雞巴給坐折了。"高芳伸出兩手摟住沈鎮南的脖子,下面卻兩腳支著地,把個大白屁股飛快地上下套動著沈鎮南的大雞巴,嘴堮薱搧蛫D:"不能慢,侄女的逼媊o癢的,先讓姑夫的大雞巴使勁操幾下,然後侄女再和姑夫慢慢地操逼玩兒。"邊說邊更起勁地套動起來,一時間就聽高芳的屁股和沈鎮南的大腿相撞啪啪作響。  

  沈鎮南見高芳如此瘋狂,也淫興大發。摟住高芳的小細腰,幫著高芳上下頓挫,嘴媢D:"好侄女,使勁坐,讓姑夫的雞巴好操進你的子宮堙C"高芳也不搭話,摟著沈鎮南的脖子,頭靠在沈鎮南的肩膀上,只是一個勁地把屁股上下聳動,嘴堮薱搹p牛。  

  又聳動了百十下,高芳終於長呼了一口氣,屁股使勁往下一坐,緊緊摟住沈鎮南,氣喘著道:"好過癮啊,累死我了。"沈鎮南也緊緊摟住高芳,讓兩人的下體緊緊地媾和在一起,笑道:"阿芳,你真夠騷呀,一口氣能幹這麽猛,厲害厲害!"高芳笑嘻嘻地把頭歪在沈鎮南的肩膀上,只顧喘氣兒,也不吱聲。  

  這時高原走了進來,拍著手笑道:"過癮過癮,真過癮呀!"說著伸手在高芳的屁股上摸了一把。高芳一扭屁股嗯了一聲,沈鎮南笑道:"是挺過癮的,尤其是阿芳的小騷逼,火熱火熱的,騷水又多,夾得又緊,真他媽的過癮。小原,你操一操阿芳試試?"高原笑道: "不行了,今天體力消耗愜大,中午連操了三個逼,腰都累酸了。"  

  高芳回頭對高原笑道:"你就是行,我也不讓操我的逼,咱姑夫的大雞巴比你的雞巴好,我讓姑夫操我的小騷逼,行嗎?姑夫?"沈鎮南笑著拍了拍高芳的屁股道:"行,怎麽不行,我就喜歡操阿芳的騷逼了。高芳又一撇嘴道:"再說了,我哥就會瞎吹,中午明明
就操了兩個逼,非得說操了三個,哼!"  

  高原奇道:"你怎麽知道我操了兩個逼?"高芳悠然道:"你吹牛逼的本事誰不知道?你說你操了三個逼,我一想肯定是咱姑、大姐和你老婆,哼,你老婆你還希罕操呀?所以,你肯定也就是操了咱姑和大姐而已。"高原笑道:"還真是操了兩個逼。"沈鎮南笑道: "阿芳真聰明,高見!哈哈!"  

  高原笑道:"操逼是不行了,可看看總可以吧?我就想看看阿芳你這個騷逼怎麽和姑夫操逼玩兒。"高芳笑道:"我和姑夫操逼還怕你看?你想看就看,誰也沒攔著你看!"高原笑道:"啊,讓我看,你倆就臉對臉,讓我看你的大屁股呀!"沈鎮南笑道:"那阿芳你就轉過身去,讓你哥看個清楚。"  

  高芳笑著一擡腿,"噗"地一聲,沈鎮南那濕淋淋的雞巴就從高芳的逼媟々F出來,一轉身,背對著沈鎮南又跨坐在沈鎮南的腿上。高芳馬上又握住沈鎮南的大雞巴,一邊把沈鎮南的雞巴往自己的逼媔諢A一邊對高原笑道:"這回看清楚了吧?哥,你看看姑夫的大雞巴是怎麽操進妹妹的逼堨h的。"說著把沈鎮南的雞巴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慢慢的坐了下去。  

  高原只見高芳的兩片大陰唇像嘴一樣,慢慢地把沈鎮南的陰莖給吞了下去。高芳坐實了以後,沈鎮南那粗大的陰莖竟然齊根沒進高芳的逼堙A只剩兩堆陰毛交織在一起。  

  高原笑道:"阿芳你近來逼堿O不是被大夥給操深了,怎麽咱姑夫的雞巴全操進去了?"高芳笑道:"你怎麽不說你的雞巴短了呢!啊喲,你不知道,姑夫的雞巴頭就在我的子宮口頂著呢。姑夫,你的大雞巴真長呀!"沈鎮南摟著高芳的細腰笑道:"哪堙A哪堙A不長不長!嘿嘿,哈哈。"  

  高芳這時又開始上下聳動起來,一邊聳動一邊一手握住一個大乳房揉搓著。高原笑著過來道:"來,阿芳,哥哥幫幫你。"說著兩手從高芳的腋下伸過去,抱住高芳,使勁地上下頓挫起來。  

  高原這一使勁,高芳馬上就大聲呻吟起來:"啊喲,不行。哥呀,太狠了,不行,啊喲,姑夫的大雞巴捅進我子宮堨h了。"沈鎮南在後面也抱住高芳的細腰,幫著高原使勁,嘴堹犒D:"行,怎麽不行!不狠,小原,你再使點勁,讓我的雞巴直接操進阿芳的子宮堙C兩人這一使勁,本來高芳自己掌握操逼的力度變成了高芳自己控制不了了,被迫讓沈鎮南和高原兩人抱著操逼了。  

  高芳頓時就眩暈起來,下面的逼堻Q一根大雞巴使勁地操著,操得逼堣齞鬗齞鰝漯蔗馴~分泌淫液,而且雞巴頭頂到底的時候,高芳感覺到子宮口確實被頂開了,上面又被兩個男人緊緊地抱住,提著自己的身子一上一下地頓挫,那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高芳只好呻吟著道:"啊喲,啊喲,你倆壞死了,把我的騷逼都給操爛了,啊喲!"  

  高原和沈鎮南可不聽高芳在叫什麽,抱住高芳一口氣就頓挫了三百多下,把高原累得汗都流出來了,高芳的汗則是被沈鎮南的大雞巴給操出來的。  

  高原實在累得不行,便松開了高芳,高芳則一屁股坐在沈鎮南的腿上,呼呼直喘氣。高原笑道:"姑夫不錯呀,這麽猛烈的運動之下,還沒射精。我這又何苦,本來就累得不行,這一下更累了。"  

  高芳一邊喘氣一邊笑道:"你活該,你不就想看看我和姑夫操逼嗎?你就老實地看唄,非得自己動手,怎麽樣?看把你累的,早知道這樣,你還不如操我一回呢!"沈鎮南在後面笑道:"可便宜了我,往這一坐,自己不動,就能享受操逼的樂趣,這麽自在的操逼,我哪能這麽快就射精呢!"  

  高原聽了,笑道:"不行,這不公平,我白受累了,我可不幹。反正也是累了,我何不也操操阿芳的小騷逼。你說是不是,阿芳?咱倆也挺長時間沒操過逼了。高芳笑道:"臭美,誰跟你操逼!"  

  高原對沈鎮南笑道:"姑夫,你先歇一會兒,讓我操操阿芳。"沈鎮南也笑道:"來吧,小原,姑夫我也正想看看你們兄妹操逼的樣子。"高芳還坐在沈鎮南的腿上笑道:"不操,不操。"高原卻把褲子和褲衩往下一脫,把高芳從沈鎮南的腿上拉起來,一扭高芳,讓高芳兩手摟住沈鎮南的脖子,翹起屁股,把早已粗硬的雞巴一下就捅進高芳的逼堜漺※_來。  

  高芳被高原操得一聳一聳地,緊緊的摟住沈鎮南的脖子嗔道:"姑夫,你看呀,咱倆操得好好的,我哥卻插一貢子。"沈鎮南把手放在高芳的乳房上捏摸著笑道:"阿芳,操逼就是操逼,你被我操和被你哥操不都一樣嘛!再說,你哥剛才也幫了你的忙,讓你舒服了。高原在後面一邊使勁操著高芳的騷逼,一邊笑道:"就是呀,看姑夫說得多對!"  

  高芳一邊呻吟一邊道:"哥,你剛操完咱姑和大姐的逼,不容易射精,姑夫也沒射精,可我可還要上班呢,這得讓你倆操到什麽時候呀?萬一讓人發現就糟了。"  

  高原聽了馬上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笑道:"沒事,阿芳,你的小嫩逼這麽緊,操一會兒就把哥的精給夾出來了。"沈鎮南也笑道:"反正在這堣]不能盡情地操逼,也就是解解饞而已,所以也不用什麽調情了,就是一頓猛操,把精射出來就完了。你說行不行,阿芳?"高芳哼唧道:"行,你倆就使勁操我吧,射精就行。乾脆,姑夫,你也到我後面去,跟我哥你倆輪番操我的逼,我覺得在後面操逼,捅得更深,我的逼也能把你們的雞巴夾得更緊,並且這地方也就能用這個姿勢了。"  

  沈鎮南聽了就起來站到了高原身邊,高芳兩手支在坐便上,向後挺著屁股。高原抱著高芳的屁股又操了一會兒,拔出雞巴對沈鎮南道:"姑夫,你來操一會兒。"沈鎮南二話不說,握著大雞巴找準高芳的陰道口,一挺屁股,就把雞巴送進高芳的逼媥牏F起來。  

  一時間,三人都不說話,只是專註著操逼,小小的廁所堨u能聽到氣喘聲和高芳不時發出的呻吟聲。而沈鎮南和高原輪流著把雞巴在高芳的逼堜漺﹛A沈鎮南只是一擺頭、一側身,高原馬上就能把雞巴操進高芳的逼堙A然後高原一拔雞巴,沈鎮南也馬上把雞巴捅進去。  

  高原和沈鎮南輪到第五個回合的時候,沈鎮南氣喘著道:"我要射了,快來了。"兩手緊緊掐住高芳的細腰,把高芳的屁股使勁地往後拽,同時把自己的屁股聳得和搗蒜似的,從高芳逼堜漭X來的雞巴又亮又紫,比剛才粗大了不少,轉眼間又重重地操進高芳的逼堙A齊根而沒。  

  高芳這一陣子被高原和沈鎮南操得不知來了幾多回高潮,胳膊肘支著坐便,兩手抱住腦袋,嘴媔瓣C八糟不知說些什麽,要不是沈鎮南緊緊地掐住高芳的細腰,高芳都站不穩了。  

  沈鎮南這射精前猛烈的抽插,高芳忍不住高聲呻吟起來:"操死我了,你倆乾脆操死我吧!我把騷逼讓你倆使勁操,使勁捅,啊喲,美死我了!"  

  沈鎮南在高芳語無倫次的淫聲浪語的刺激下,渾身一抖,雞巴一硬,一邊抽插著一邊一股股的精液噴射而出,盡數射進高芳的陰道堙C  

  沈鎮南又抽插了幾十下,下下都帶出不少自己的精液和高芳的淫水。高原在一邊笑道:"來吧,該我來和和稀泥了。"沈鎮南這才松開摟住高芳細腰的手,拔出雞巴,沒想到高芳沒了支撐,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廁所堬▼j鋪地,擦得很乾凈,不至於把衣服弄臟。  

  高原見狀,伸手把高芳的白大褂一鋪,讓高芳順勢仰躺在地上。由於廁所太小,高芳的頭只好枕在坐便的邊上,高原則跪在高芳的兩腿間,把高芳的兩條大腿扛在肩膀上,讓高芳的陰戶向上高高凸起,接著就把大雞巴捅進高芳濕淋淋的陰道媥獉_逼來。  

  高芳由於頭枕在坐便上,上半身是半躺著,兩個胳膊肘只好向後支著地,下半身的兩條大腿又被高原扛在肩膀上,整個身體像一只大蝦一樣彎曲著。這樣一來高原可以盡情地把雞巴捅進高芳逼堛熙戽`處,而高芳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高原的大雞巴在自己的逼媔i進出出的情景。  

  高芳看著高原粗大的雞巴操著自己的騷逼,紅著俊臉笑道:"哥,使勁地操妹妹的騷逼,妹妹被你的大雞巴操得舒服死了,你的大雞巴也能操進妹妹的子宮堙C來吧,哥,把精液都射進妹妹的子宮堙A姑夫剛才已經把精液射進去了。射吧,射吧,妹妹不怕懷孕,哦,使勁捅呀!"  

  高原也氣喘著道:"我操,我操死你!妹妹,你逼堹u熱,陰道還一夾一夾的,把哥哥的雞巴夾得快射精了。"說著,高原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沒操幾十下,再也忍不住了,也是一頓強烈地噴射,將精液盡數射進高芳的陰道堙C  

  等三人收拾好以後,高芳才發現白大褂不能穿了,上面盡是從自己逼堿y出來的自己的騷水和高原、沈鎮南的精液。高芳笑著把白大褂蓋在高原和沈鎮南的臉上,笑道:"你倆聞聞,這就是你倆精液的腥味。"  

  高原和沈鎮南假裝聞了聞,都笑道:"怎麽沒聞到精液的味,卻聞到一股騷水味呢!"高芳撒嬌地在高原和沈鎮南的褲襠抓了一把,笑道:"都是這兩個大雞巴惹的禍。"沈鎮南笑道:"啊喲,你還敢在這摸,小心摸硬了,又有你好瞧的。"  

  三人說笑著從廁所堥咱X來,一看高誌欣竟然躺在床上睡著了。高芳一伸舌頭,道:"我說姑姑怎麽沒有動靜,原來睡著了。"高原笑道:"姑姑太累了,你想啊,連著被三根大雞巴操了一個多小時,能不累嗎!"  
  說話間,高誌欣醒了,從床上坐了起來,笑問道: "怎麽,操完逼了?"沈鎮南笑道:"阿芳的小騷逼不錯,操起來挺過癮的。"高誌欣瞥了沈鎮南一眼,笑罵道: "看你那個死樣,一天就知道操逼操逼的,不幹什麽正事。行了,逼也操完了,我下午也不上班了,你跟不
跟我回家?"沈鎮南笑道:"我是順道來看看大嫂的,下午還有事要辦。"高誌欣笑罵道:"你這叫看大嫂呀,我看你是存心來操阿芳的逼來了。行了,不回去就不回去,小原,你開車把我送回去吧!"  

  高誌欣被高原送到家,一進家門,一頭栽在床上就睡了過去,高誌欣實在是累了。一覺醒來,看看表,已經五點多了,這才想起還沒有沖澡,身上的汗臭味和淫水精液混合的腥騷味直沖腦門。高誌欣急忙起床,匆匆來到衛生間,在澡盆婼捰n了溫水,脫光了衣服,把身子泡在溫水堙A吸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道:"真舒服呀!"便在衛生間堿~起澡來。  

  高誌欣正在洗澡,就聽門一響,知道有人回來了,就問道:"誰回來了?"只聽有人回應道:"我回來了。"高誌欣一聽,知道自己十七歲的兒子沈飛回來了。  

  沈飛和沈悅在一個中學,沈飛讀高一。別看沈飛才十七歲,長得可像大小夥子了,現在已經比姐姐沈悅高了。  

  高誌欣聽兒子回來了,就道:"小飛呀,媽媽正在洗澡,還沒有做飯,等媽媽洗完澡再做飯啊!"就聽沈飛道:"媽,我要小便呢!"說著衛生間的門就被兒子沈飛給拉開了。
 沈飛一進衛生間就拉開褲子的拉鏈,看了正在浴缸堿~澡的高誌欣一眼,笑道:"媽,我實在憋不住了。說著,從褲子堭ルX大雞巴,對著坐便"嘩嘩"地尿了起來。  

  高誌欣叫道:"好兒子,你就不能把蓋兒掀起來尿嗎?看你尿得哪都是,媽媽和姐姐上廁所就會坐一屁股你的尿。"  

  沈飛"嘿嘿"地笑道:"坐一屁股尿就坐唄,反正媽媽和姐姐的屁股也是騷的。"  

  高誌欣從浴缸埵虪X手打了沈飛一下,道:"小飛,你說什麽呢?再說看媽媽不把你的嘴撕爛。"  

  沈飛裝成委屈狀笑道:"我說的都是實情嘛,媽媽幹什麽還要打我?"  

  高誌欣笑罵道:"實情個屁!你說媽媽和姐姐的屁股騷,不是罵媽媽和姐姐嗎?"  

  沈飛一臉嚴肅的道:"兒子決沒有罵媽媽和姐姐的意思,我只是實事求是地說媽媽和姐姐的屁股騷。"  

  高誌欣一瞪眼道:"你還說!"  

  沈飛笑道:"媽媽你想啊,就我所知你和姐姐在外面每人都有好幾個男人,這還不算咱家堛滿A你說你和姐姐的屁股能不騷嗎?"  

  高誌欣笑道:"放屁,誰說我和姐姐在外面有好幾個男人?"  

  沈飛神秘地對高誌欣道:"媽,你可別說是我說的,我告訴你,是爸爸告訴我的。"  

  高誌欣笑罵道:"他媽的那個老騷貨狗嘴埵R不出象牙來。"  

  沈飛甩了甩雞巴上的尿珠,把雞巴往褲襠堣@塞,一屁股坐在浴缸的沿上,問高誌欣道:"媽,你跟我說說你在外面到底有幾個男人?"  

  高誌欣打了沈飛一下道:"說什麽說,去去,媽媽洗完澡還要做飯呢!"  

  沈飛一把摟住高誌欣的脖子,撒嬌地道:"媽,快告訴我嘛,我想聽聽。"  

  高誌欣假裝板著臉道:"想聽卻罵媽媽的屁股騷,媽媽才不理你呢!"  

  沈飛笑道:"兒子我說錯了還不行嗎,媽媽的屁股一點也不騷,是媽媽的逼騷。哈哈!"  

  高誌欣聽了使勁擰了沈飛一下道:"壞兒子,就知道取笑媽媽,媽媽不理你了。"  

  沈飛見高誌欣有點生氣了,就摟住高誌欣的脖子道:"媽,看你,我和你開玩笑呢!來,媽媽,你後背還沒搓吧?我給你搓搓。"  

  高誌欣道:"不用你搓,我自己能搓。"  

  沈飛笑道:"看,媽媽生氣了。"說著,雙手從高誌欣的腋下伸過去,把高誌欣從浴缸堿[了起來。高誌欣見狀也就順勢轉過身去,伏在暀W。沈飛拿起一塊毛巾,把上面抹上浴液,一手扳著高誌欣的肩膀,一手在高誌欣的後背上搓了起來。  

  當搓到高誌欣的屁股時,沈飛把毛巾扔在一邊,把手放在高誌欣的屁股上一邊摸著一邊道:"媽媽,看你都四十來歲的人了,你的屁股怎麽還是這麽豐滿、這麽圓滑呢?"  

  高誌欣笑道:"別耍貧嘴,要搓就快點搓。"  

  沈飛也笑道:"還能快搓嗎?看著媽媽這麽美麗動人的屁股,我的雞巴都硬了。"說著,把搭在高誌欣肩膀上的手就伸到了高誌欣的乳房上,把摸著高誌欣屁股的手從高誌欣的屁股溝伸到了高誌欣的陰戶上。  

  高誌欣扭著身子笑道:"好兒子,你幹什麽?正經點!"  

  沈飛笑道:"兒子給媽摳摳逼,行不行?媽媽!"  

  高誌欣道:"摳什麽摳,快點洗完好做飯。"  

  沈飛道:"不嘛,我就要摳摳嘛!"  

  高誌欣被兒子的手在陰戶上摸的憔了口氣道:"好兒子,別摳媽媽的逼了,媽媽中午剛和你大舅、你大姐夫和你大哥操完逼,現在逼媮棡躉蘆滿C"  

  沈飛一瞪眼道:"什麽,他們敢輪奸我媽?那還了得!"  

  高誌欣紅著臉道:"那是媽媽願意讓他們操的。"  

  沈飛聽了笑道:"哈哈,媽媽你還說你不騷,現在大家都可以輪奸你了。不行,我的雞巴硬了,我也要操媽媽的逼。"  

  高誌欣忙道:"不行,不行,媽媽得趕快做飯了,要不你爸爸和你姐就回來了。"  

  沈飛道:"不嘛,我現在就要操媽媽的逼。"  

  高誌欣轉過身蹲在浴缸媢翵H飛道:"聽話,好兒子,媽媽先做飯,等吃完飯了,媽媽再和我的乖兒子操逼,好不好?"  

  沈飛撅著嘴道:"我現在就硬了,要不我就操幾下行不行,媽媽?"  

  高誌欣笑道:"真是拿你沒轍,好吧,你在學校瘋了一天,身上也臭了,正好進來也洗洗,不過只可以操五十下,你就洗澡,媽媽就去做飯。"  

  沈飛聽了笑道:"遵命,媽媽!"說著忙將自己的衣服脫光,挺著大雞巴就跳進浴缸堙A一把把高誌欣摟在懷堙C  

  高誌欣笑道:"你就不能輕點,看濺得滿地是水。"  

  沈飛吐了吐舌頭,笑道:"媽,咱倆就在水媥瑐G,正好還可以給你洗洗逼呢!"  

  高誌欣笑著打了沈飛的頭一下道:"盡是胡說,給媽洗什麽逼。再說你拿大雞巴哪叫給媽洗逼呀,那叫操媽媽的逼。"  

  母子倆的淫話聊得沈飛的雞巴越發硬了,就一把將高誌欣按倒在浴缸堙A只露個頭在水面上,而沈飛則騎在高誌欣的身上。沈飛跪在高誌欣的兩腿間,手握著大雞巴,藉著水的潤滑,嘴婸△菕G"媽,我把大雞巴操進你的逼堨h了。"話語間,"噗哧"一聲,粗大的陰莖齊根就捅進高誌欣的逼堙C高誌欣雖然分泌出了一些淫液,但還不是太多,多虧有水起了潤滑的作用,但也被沈飛捅得"哼唧"了一聲,母子倆就在浴缸媥獉_逼來。  

  剛開始,沈飛每抽插一下,沈飛和高誌欣嘴媮椇け"1,2,3,4,5……"過了二、三十下,高誌欣的逼堻Q沈飛操的淫液不斷的分泌,越來越多。沈飛也有意加快抽插的速度,讓高誌欣數不過來,結果兩人誰也不數了,只是呼呼氣喘著操逼。  

  由於沈飛抽插的幅度太大,基本上是把雞巴全抽出來,再齊根捅進去,結果把浴缸堛漱籈丳o衛生間的地上快發水了。高誌欣哼唧道:"好兒子,操得媽媽舒服死了,不過不能這麽操逼了,再這麽操,你一會就沒水洗澡了。來,媽媽撅起屁股,你從後面操媽媽的逼吧!

  沈飛聽了道:"行,媽媽想怎麽操逼,兒子就怎麽操逼。"說著把雞巴從高誌欣的陰道堜滮F出來。高誌欣從浴缸堹舅F起來,扭身扶著浴缸的沿,撅起屁股,沈飛從後面插進高誌欣的陰道堜漺※_來。  

  沈飛一邊抽插一邊笑道:"啊喲,媽媽,我操了多少下逼了,是不是快到五十下了?"  

  高誌欣在前面被兒子操得一聳一聳地笑道:"呸,還操五十下呢!我看一百下也有了。"  

  沈飛笑道:"那不是過了嗎?不行,我得把雞巴拔出來了。"說著將陰莖從高誌欣的逼奡N抽了出來。  

  高誌欣揮手拍了沈飛一下,笑罵道:"你逗媽媽呢,你把媽媽操的淫水嘩嘩淌,就不操媽媽了,沒門!"  

  沈飛笑道:"我騙你呢,像媽媽這麽嫩的騷逼,我怎麽舍得不操呢!"說著又把雞巴操進高誌欣的逼堜漺※_來。  

  沈飛雙手摟著高誌欣的腰,把屁股使勁地前後聳動著,嘴媮"嘿!嘿!"地喊著號子。  

  高誌欣騰出一只手來,向後拍了沈飛的屁股兩下,嘴堹瑤|道:"死鬼,操逼就操逼唄,喊什麽號子呀?"  

  沈飛笑道:"我一使勁就得喊號子,我為什麽使勁呢?因為媽媽的騷逼實在是太緊了,我不使勁,你乖兒子的雞巴就拔不出來、捅不進去呀!"  

  高誌欣聽了,"哈哈"地笑了起來:"乖兒子真會說話,媽媽聽了心堿滋滋的,好,那就喊著號子使勁操媽媽的騷逼吧!"  

  兩人又操了一會,高誌欣道:"小飛呀,媽媽不行了,這麽站著操逼,媽媽又被你給操累了,咱倆乾脆到地上操逼吧!"  

  沈飛聽了笑道:"媽媽是槍,你指到哪,兒子就打到哪。"說著從高誌欣的逼塈熆巴抽出來。兩人就從浴缸堨X來,高誌欣也不管地上涼不涼,順勢就躺在瓷磚地上,叉開兩腿,伸手往自己的陰戶上摸了一把,笑道:"看你,小飛,又把媽媽操得出了這麽多的騷水。"  

  沈飛跪在高誌欣的兩腿之間,用手掐著自己的陰莖笑道:"我還沒怨媽媽的逼太緊,把兒子的雞巴勒得通紅呢!"  

  高誌欣美滋滋地打了沈飛一下笑道:"就你會說話,那還不是你的雞巴太粗了!"  

  說笑間,沈飛俯下身子,用手扶著雞巴對著高誌欣的陰道口,憋了一口氣,緩緩地將粗大的雞巴再次操進高誌欣的逼堙C高誌欣"哦"了一聲,跟著嘆了口氣道:"好兒子,真粗呀,舒服死媽媽了!"  

  沈飛把高誌欣的兩條大腿扛在肩上,也不說話,猛地快速抽插起來,只聽得"噗哧、噗哧"之聲一聲比一聲快。高誌欣頓時就感到雙目一陣暈眩,嘴"哎呀、哎呀"的叫個不停,話也說不出來了。  

  沈飛畢竟年輕,有長勁,並不是一時沖刺,而是以飛快的速度繼續抽插高誌欣的陰道。一會功夫,高誌欣嘴堛"哎呀"聲就變成哼哼聲了。接著高誌欣就一把摟住沈飛的脖子,屁股像篩糠般的向上亂聳,哼哼聲又變成"嗷嗷"聲,不自覺地大叫起來。  

  沈飛被高誌欣摟得太緊,不得已俯下上身,把胸膛貼在高誌欣的兩個大乳房上,下身卻和高誌欣的陰部離開一定距離,一是方便自己使勁抽插,二是方便高誌欣向上聳動屁股。兩下相合,肉與肉相撞的"啪啪"聲不絕於耳。  

  當沈飛把雞巴又一次狠狠地頂進高誌欣逼堬`處的時候,高誌欣終於被兒子粗大的雞巴操得高潮來臨,在一陣頭暈目眩下,全身的快感匯集到子宮,又從子宮噴湧而出,隨著陰道一陣陣不自覺的收縮,濃濃的陰精不斷狂泄,盡情地沖刷兒子的大雞巴。  

  沈飛被媽媽高誌欣的高潮弄得也是情欲如焚,加上高誌欣陰道不斷地緊縮,緊緊地將沈飛的雞巴夾住,接著又是陰精一陣陣的閭慰,年輕的沈飛怎麽還能忍受得住?只好再次加快抽插的速度,以期也達到快樂的顛峰。  

  高誌欣還沒有從快樂的顛峰上下來,幾乎又被兒子一陣猛烈的抽插送上另一個顛峰,高誌欣只有緊緊抱著兒子,嘴堣斷的呻吟道:"好兒子,好兒子。"  

  沈飛此時覺得腰間一陣陣酸麻,那種控制不住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嘴堨s了聲:"來了!"便將陰莖死命地往高誌欣的陰道寍隊F進去,粗大的龜頭竟將高誌欣的子宮口頂開,兩人同時大叫一聲,沈飛便"突突"地把精液盡數射進高誌欣的子宮堙C  

  時間如停止了一般,許久才聽到兩人同時長長的喘了一口氣。兩人臉對臉,一絲征服的笑、滿足的笑寫滿兒子沈飛的臉上,一絲嫵媚的笑、愛憐的笑掛在媽媽高誌欣的嘴角。  

  高誌欣輕輕地笑道:"好兒子,精液射得媽媽逼堶都是,還把大雞巴插在媽媽的逼媬鉞菑ㄔX去幹什麽?"  

  沈飛笑道:"哪堿O賴著不出去,明明是媽媽的逼夾住兒子的雞巴不讓出去嘛!"高誌欣嗔笑著打了沈飛一下,摟著沈飛把嘴湊了過去,沈飛也把舌頭伸進高誌欣的嘴堙A母子倆親吻了起來。  

  好一會,高誌欣吐出伸進兒子嘴堛漲瓿Y,笑道:"好啦,小飛,咱倆再進浴缸堿~洗,媽媽該做飯了,一會你爸和你姐就該回來了。"沈飛這才不情願的把雞巴從高誌欣的逼堜漭X來,兩人從新在浴缸堬M洗起來。  

  一會功夫,高誌欣已經穿戴整齊在廚房媟Ёき葍漱F。沈飛由於天熱,只穿了條褲衩跟著高誌欣也進了廚房。看著高誌欣忙來忙去,沈飛在一邊跟高誌欣閑聊:"媽,你剛才高潮的時候,騷逼真是特別緊,哪像我媽的逼呀!就是我姐,高潮時也不一定有媽媽的逼緊啊!

  高誌欣邊做飯邊笑道:"去你的,死鬼,盡在媽媽面前說好聽的。媽媽我老了,哪能有你姐的緊啊!"  

  沈飛笑道:"誰說的,媽,你怎麽不自信呢?要不等一會我姐回來,咱們一起再操操逼,看看到底你倆誰的逼緊。"  

  高誌欣回頭打了沈飛一下笑道:"我就知道你這個小鬼這麽說沒安什麽好心眼兒,原來又想操你姐的逼呀!"  

  沈飛正色道:"媽,說實在的,咱家四口人也好長時間沒在一起操逼了,正好今天周末,不如咱們四人來個聯體大歡吧!"  

  高誌欣撇撇嘴道:"你想的倒美。我說小飛呀,你操操媽媽,操操姐姐也就行了,你爸那個死鬼成天在外面胡搞,我和你姐才不答理他呢!"  

  沈飛笑道:"誰說我爸胡搞,我爸不就是跟我表姐和我嫂子她們操逼嗎?再說就是跟別人胡搞,那你和我姐在外面不也是胡搞嗎?"  

  高誌欣紅著臉道:"我才不在外面胡搞呢!我就跟咱家堛漱H操逼。"  

  沈飛笑道:"媽媽你也不害臊,咱家堛瑪丳郃k的就五、六個,今天你就被我大舅、我表哥和我大姐夫給輪奸了一番,這不是胡搞是什麽?再說了,我聽說我姐在我們學校跟她班好幾個同學相互淫亂操逼,好像還有老師加入呢!"  

  高誌欣聽了忙問:"真的嗎?小悅不能這樣吧?"  

  沈飛嘿嘿笑道:"不能這樣?我姐不少這樣呢!我聽大舅說過,在學校堙A我大舅在他辦公室就和我姐操過逼。"  

  高誌欣道:"你大舅的膽子也實在太大了,這萬一讓別人發現了,不就全完了嗎?"  

  沈飛嘻嘻笑道:"色字頭上一把刀嘛!再說我大舅想操逼,那也得我姐把腿叉開才行啊!還是我姐願意唄!"  

  高誌欣撇撇嘴道:"小悅的膽子也太大了!"  

  沈飛笑道:"怎麽樣?媽媽落伍了吧?"高誌欣半天沒吱聲,沈飛道:"怎麽樣嘛!媽媽,今天晚上讓我爸和我就操操你和姐姐嘛?"  

  高誌欣笑道:"唉,我這逼一天得叫好幾個雞巴操呀,想想都難為情。不知你姐幹不幹?
  沈飛笑道:"等一會我姐回來,咱倆和我姐說一聲,我姐肯定高興。至於我爸,根本不用說他都想要幹呢!"  

  等高誌欣的飯菜做好了,先是沈悅背著書包放學了。沈悅剛進屋,沈鎮南也回來了。高誌欣笑道:"你倆趕得到巧,我剛做好飯,就回來吃現成的。"  

  沈鎮南笑道:"這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夫人辛苦了。"說著湊到高誌欣的面前,冷不防親了高誌欣的臉一下。  

  高誌欣笑罵道:"要死了,孩子面前這麽不穩重。"  

  沈鎮南嘿嘿笑道:"你穩重,你穩重。穩重得今天中午幹什麽了?"  

  高誌欣紅著臉笑罵道:"你今天中午幹什麽了?"  

  沈悅在一邊放下書包問道:"你倆今天中午幹什麽了,互相取笑?"  

  這時,沈飛從廚房媬滮F出來笑道:"姐,咱爸咱媽今天中午幹什麽了我知道!"沈悅好奇地問道:"幹什麽了?"沈飛把左手麽指和食指做成一圈狀,用右手食指捅進去,然後大聲道:"咱爸咱媽操逼了!"  

  沈悅一聽,臉就紅了,笑道:"咱爸咱媽就是幹這事兒了,也不用相互取笑呀。"沈飛笑道:"你知道什麽,咱爸咱媽不是他倆操逼,而是他倆分別和別人操逼了。"  

  高誌欣笑罵道:"小鬼,什麽操逼操逼的,多難聽!"  

  沈鎮南也笑道:"咦,這小鬼怎麽知道得這麽清楚?"  

  沈悅聽了問道:"咱爸咱媽和誰操逼了?"  

  沈飛笑著對沈鎮南和高誌欣道:"看看,你們的寶貝女兒也是一口一個'操逼'的。"沈悅才發現說走了嘴,連忙紅著臉捂住了嘴。  

  沈飛卻不依不饒,對沈悅笑道:"姐,你是不是常說'操逼'呀?"  

  沈悅忙搖頭道:"誰常說'操逼'呀,你才常說'操逼'呢!"  

  沈飛笑道:"看看,還說你不常說,轉眼間就說了兩次。"  

  沈悅急紅了臉道:"我不和你說話了!"  

  沈飛笑道:"你不和我說話也行,不過我聽說姐姐在學校最近好風光啊,又是和男同學操逼,又是和老師操逼的。"  
 
 沈悅聽了大驚失色,忙問:"什麽?你聽誰說的?"  

  沈飛笑道:"姐姐不是不和我說話了嗎?"  

  沈悅一把拉住沈飛的手道:"好弟弟,你到底聽誰說的,快告訴姐姐。"沈鎮南和高誌欣也在一邊問道:"真有這回事?"  

  沈飛笑道:"當然真有這回事了。你說是不是?姐姐?"  

  沈悅低頭小聲道:"我只和男同學操逼了,沒和老師操逼。是男同學和女老師操逼嘛!"  

  沈鎮南道:"啊喲!我們小悅也開始在外面偷情了,嗯,跟她媽學得倒挺快呀!"  

  高誌欣打了沈鎮南一下笑道:"怎麽跟我學的呢,我看是跟你學的。"  

  沈悅拉著沈飛的手道:"快告訴姐姐,誰告訴你的?"  

  沈飛笑道:"看把姐姐急的,好吧,我告訴你,是小易哥告訴我的。"  

  沈悅道:"什麽,是他?他告訴你這個幹什麽?"  

  沈飛笑道:"有一天小易哥和婷婷姐正在咱們學校後院操逼,被我看見了,他倆為了讓我別聲張,就把你的事告訴我了。"  

  沈悅氣哼哼地道:"哼,還好朋友呢,隨便亂說人家的事,看我不去找他倆算帳!"  

  沈飛忙道:"別,別,我答應小易哥不說的。"  

  沈鎮南笑著拍了拍沈悅的肩膀,笑道:"別去找小易了,為了這事跟小易算帳,以後你們還怎麽相處啊。算了吧!"  

  高誌欣也道:"這不把你弟弟給裝進去了嗎?反正就咱家的人知道,我和你爸也不說你,你還怕什麽?"  

  沈飛也忙道:"就是就是,就咱家人知道,外人一個也不知道。咱家人知道怕什麽?咱爸咱媽和我和你不都幹過操逼的事嘛,也就沒什麽不好意思的啦!"沈悅低著頭不說話。  

  高誌欣笑道:"對了,剛才你倆沒回來的時候,我和小飛商量了,今天正好是周末,咱們四口人有一段時間沒在一起聯體狂歡了,我和小飛商量今晚咱家四個人好好地狂歡狂歡怎麽樣?"  

  沈鎮南拍著手笑道:"太好了,我同意!"  

  高誌欣瞪了沈鎮南一眼笑道:"你就像貓兒聞著了腥味兒似的,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你肯定得手舞足蹈。"  

  沈飛推了推沈悅道:"姐,你呢?"  

  沈悅笑道:"大家都同意,我還能有什麽意見。再說了,我在外面都能和別人操逼,自己家人還能不讓操嗎?"  

  沈鎮南見狀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快點吃飯吧,吃完飯好操逼呀!"  

  高誌欣笑道:"色鬼,看把你急的。"沈悅和沈飛都笑了。  

  四人就邊吃邊聊,一會兒就吃完了飯,沈悅和沈飛把碗筷收拾停當。  

  客廳堥H鎮南見沈悅和沈飛進來,就對高誌欣笑道:"老婆,咱們現在就開始吧!"高誌欣笑道:"看你急的,剛吃完飯,也得先休息休息啊。當爸的一點正樣都沒有!"沈悅和沈飛嗤嗤地笑了。  

  沈鎮南一把摟過高誌欣笑道:"老婆,你到衛生間去洗洗屁股,老公我今天想操操老婆的屁眼兒。"  

  高誌欣笑罵道:"臭美,誰讓你操屁眼兒!"沈鎮南笑道:"我求求你了,我都好長時間沒操過你的屁眼兒了。"沈飛也笑道:"媽,你就洗洗嘛,兒子也想操操媽媽的屁眼兒呢!"  

  高誌欣笑道:"你們爺倆怎麽不操小悅的屁眼兒呢?"  

  沈悅忙笑道:"啊喲!媽媽,我的屁眼兒太小,我爸和弟弟的大雞巴操不進去呀!"  

  高誌欣笑道:"怎麽?那媽媽的屁眼兒就松啊?"  

  沈悅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媽媽的屁眼兒不是讓我爸和弟弟操過嘛!"  

  沈飛上前把高誌欣拽了起來,推著往衛生間走。高誌欣邊走邊道:"好好,我去洗洗,真是拗不過你們
爺倆。"  
  這邊沈鎮南摟住沈悅笑道:"悅悅,想不想和爸爸操逼呀?"沈悅紅著臉點了點頭。沈飛在另一邊也摟住沈悅道:"姐姐,你跟我解釋解釋到底什麽叫操逼呢?"  

  沈悅笑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沈飛笑道:"我就想聽姐姐嘴婸‾I淫話。"  

  沈悅笑道:"那好吧,操逼就是男人拿雞巴捅女人的逼。"  

  沈飛笑道:"那我要操姐姐的逼呢?"  

  沈悅笑道:"那當然就是弟弟拿大雞巴捅進姐姐的逼堣F。"  

  沈鎮南笑道:"那我呢?"  

  沈悅笑道:"那是爸爸拿大雞巴捅女兒的逼,這叫亂倫啊!"  

  沈鎮南哈哈笑道:"悅悅,你怕不怕亂倫?"  

  沈悅笑道:"我怕什麽?咱家這麽多年不都這麽幹嗎,誰也沒什麽事。再說了,爸爸和弟弟的大雞巴那麽粗,我真是喜歡呢!"  

  沈鎮南笑道:"爸爸的雞巴粗大,女兒的逼媞繶間C只不過不知道最近女兒的逼讓別人操松了沒有?來,讓爸爸摸摸。"  

  沈悅笑道:"沒操松。"說著擡起屁股,把連衣裙脫了,只剩下小褲衩和乳罩。沈鎮南把手從沈悅的小褲衩上面伸了進去,先摸著女兒不密不稀的陰毛,接著把手向下一探,就蓋在女兒的陰戶上。沈飛見狀,道:"來吧,姐,乾脆把褲衩脫了吧!"說著,兩手拽住沈悅的褲衩,往下一褪,沈悅順勢一擡屁股,褲衩就被沈飛給脫了,露出光光的下身。  

  沈鎮南掰開女兒的兩條大腿,讓沈悅的陰戶完全暴露出來。只見沈悅的陰部白白嫩嫩的,中間鼓起個小饅頭似的陰埠,上面有一堆陰毛,兩片大陰唇由於經常操逼,微微有些張開。沈鎮南一邊看著,一邊把中指插進沈悅的陰道嵎鉭N起來,沒有幾下,沈悅的陰道奡N分泌出一些淫水來,嘴堣]輕輕地哼唧起來。沈飛這時也把中指緊貼著沈鎮南的中指,一起把兩根中指插進了沈悅的陰道堙C  

  沈鎮南一邊拿中指在女兒的逼堜漺﹛A一邊笑罵著沈飛:"他媽的,你跟老爸湊什麽熱鬧?"  

  沈飛笑道:"我是怕我姐就老爸的一根手指頭不過癮。"  

  沈鎮南笑道:"那老爸就不能再插進去一根?"  

  沈飛笑道:"看你,老爸,你不知道我姐是想讓咱倆一起玩兒她。是不是,姐?"  

  沈悅哼唧道:"是呀,我的小嫩逼不能同時讓爸爸和弟弟的兩根大雞巴操進來,就只好讓爸爸和弟弟的兩根手指捅進來了。"  

  沈鎮南笑道:"嘿,小悅還真騷呀!"  

  這時高誌欣已洗完了屁股,光著下身進來了,見父子倆一起拿手指捅女兒的逼,"噗哧"笑道:"看你爺倆就是會玩兒,虧你倆想得出來。走,都進臥室堨h玩兒。"沈鎮南和沈飛聽了,把手指頭從沈悅的逼堜漭X來。  
  沈飛笑道:"大家都把衣服脫光了吧!"沈鎮南、高誌欣和沈悅一聽,就跟著沈飛一起脫起衣服來了。片刻間,一家四口人就脫了個一絲不掛,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約而同都笑了起來。原來沈鎮南和沈飛的雞巴早就硬挺起來,沈鎮南的雞巴就不用說了,就是沈飛的雞巴,別看沈飛歲數不大,雞巴可不小,和沈鎮南的雞巴長短粗細基本不差了。  

  而沈悅的乳房也發育的很好,已經高高的聳起來了,兩粒乳頭紅紅的挺在乳房上,下面有一撮疏密有致的陰毛,屁股滾圓而有彈性,一看就是青春少女。高誌欣的身材應該是保養的最好的了,摘去乳罩的乳房一點也不下垂,腹部也沒有多余贅肉,屁股依然很有彈性。  

  四人相擁著進了臥室,都上了沈鎮南和高誌欣平時睡覺的大床。沈鎮南笑著摟住高誌欣,道:"來,老夫老妻先親熱親熱。"高誌欣笑道:"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嗎,你心堳瘙o跟什麽似的,你先和小悅親熱親熱吧!"沈鎮南笑道:"還是老婆了解我。"說著把沈悅摟在懷堙C  

  沈悅也一手攬住沈鎮南的脖子,一手向下握住沈鎮南的大雞巴,把嘴湊到沈鎮南的嘴邊道:"爸爸,親親女兒。"沈鎮南順勢就把舌頭伸進女兒的嘴堙A親吻起來。  

  沈飛卻把高誌欣按倒在床上,自己騎在高誌欣的頭上,一哈腰,分開高誌欣的兩條大腿,低頭在高誌欣的陰戶上吸吮起來,而雞巴也正對著高誌欣的嘴,高誌欣也就一張口,把兒子的雞巴含在嘴堙C  

  沈鎮南和沈悅親吻了一會兒,沈鎮南笑道:"來,乖女兒,讓爸爸也吃吃你的小嫩逼。"說著把沈悅也按倒在高誌欣身邊,掰開女兒的大腿,低頭含住女兒的逼,舔了起來。沈悅和高誌欣肩並肩地躺著,見媽媽把弟弟的大雞巴吮得滋滋有味,就把手伸過去握住沈飛的兩個卵蛋兒揉摸起來。  

  沈鎮南舔了一會兒女兒的逼,就爬起身來,笑道:"來吧,乖女兒,讓爸爸操操小嫩逼吧!"說著挽起沈悅的兩條大腿,把大雞巴就湊到沈悅的陰道口上,沈悅瞇著雙眼,哼唧道:"爸爸,操吧,女兒讓爸爸操女兒的逼。"沈鎮南就把雞巴要往女兒的逼堻說C  

  高誌欣見了,急忙吐出兒子的大雞巴,拍了沈鎮南的屁股一下,笑罵著道:"死鬼,你這麽就想操女兒的逼啊?"  

  沈鎮南一楞,笑道:"我不把雞巴捅進女兒的逼堙A那叫操逼嗎?"  

  高誌欣笑罵道:"我不是不讓你操女兒的逼,但你要操女兒的逼,這麽操可不行,女兒還小,也不像我戴環,能避孕,萬一女兒她懷孕了,你怎麽對女兒交代?"  

  沈鎮南笑道:"你不說,我一激動還差點忘了。對了,我戴避孕套操女兒的逼就行了。咱家避孕套放哪了?"  

  高誌欣拍著沈飛的屁股笑道:"兒子,下來一下,媽媽給你和你爸拿避孕套去。"沈飛擡起身笑道:"我操媽媽的逼,不用避孕套。"高誌欣邊下床邊道:"你操完媽媽的逼,還不得操你姐姐的逼呀?"說著在衣櫃堮野X一盒避孕套扔在床上。  

  沈鎮南笑道:"老婆,拿幾個避孕套就行了,幹什麽拿一盒呀?"高誌欣撇撇嘴笑道:哼,這一盒今晚夠你爺倆用的就不錯了。"  

  沈悅在床上支起上身道:"媽,我最近和同學操逼也沒戴避孕套,能不能懷孕啊?"高誌欣笑罵道:"小悅呀,你也不是沒操過逼,怎麽能這麽不小心。不過你剛來過月經,應該沒事,以後可千萬要註意啊!"  

  這時沈鎮南已經撕開一個避孕套,沈悅笑著搶過避孕套道:"我給爸爸戴上吧!"說著把避孕套套在沈鎮南的龜頭上,用手一擼,就把避孕套套在沈鎮南的雞巴上了。  

  沈鎮南笑道:"啊喲,悅悅給別人戴避孕套還蠻老練的嘛!"沈悅笑著仰躺在床上,用腳勾住沈鎮南的屁股,道:"爸,你就別取笑女兒了,快拿你的大雞巴操女兒的逼吧!"沈鎮南便一挺腰,"噗哧"一聲,粗大的雞巴順著沈悅流出來的淫水就操了進去,接著雞巴就在女兒的逼堜漺※_來。  

  沈飛在一邊也忙把高誌欣按倒,笑道:"媽,我操你的逼就不用戴避孕套了吧?"說話間已經把雞巴捅進高誌欣的逼堜漺※_來。  

  高誌欣笑道:"讓你戴也來不及了,乖兒子已經開始操媽媽的逼了。"  

  沈飛一邊聳動著屁股一邊道:"這我知道,只要別把精液射進逼堙A你們就懷孕不了。"  

  高誌欣笑道:"誰說的?只要你們的雞巴一插進我們的逼堙A就可能流出點兒精液來,就能懷孕。哼年輕還不懂裝懂。"  

  沈飛一聽急了,嘴堣@邊說"誰說我不懂,誰說我不懂。"下面一邊開始飛快地抽插起來,高誌欣馬上就大聲呻吟起來。  

  父子倆開始把母女倆騎在身下操起逼來。那邊沈鎮南把雞巴在女兒的逼堜漭X送進,這邊沈飛也把雞巴在高誌欣的逼堸e進抽出。那邊沈悅呻吟道:"好爸爸,使勁操!"這邊高誌欣哼唧道:"乖兒子,快點捅!"沈鎮南和沈飛父子倆上下起伏,加力抽送;高誌欣和沈悅母女倆左右扭動,曲意奉承,真是一幅淫蕩的春宮圖。  

  四人操了一會兒,沈飛對沈鎮南道:"爸,咱倆換換。"沈鎮南笑道:"怎麽,小飛,覺得你媽的逼不如你姐的逼了?"沈飛笑道:"不是,今晚既然是聯歡,就要亂點兒,咱倆操一會兒就換一下,那多有趣呀!"  

  高誌欣在下面笑道:"就小飛的鬼點子多。小飛,你操你姐時也得戴避孕套啊!"沈飛笑道:"遵命!"  

  沈鎮南便和沈飛同時把雞巴從高誌欣和沈悅的逼堜漭X來,沈飛拿了一個避孕套塞到沈悅的手堙A道:"姐,你也幫我戴上。"沈悅笑著坐起來道:"真麻煩,剛給咱爸戴完又得給你戴上。啊喲!小飛,你的雞巴上怎麽有這麽多的騷水呀?"扭頭對高誌欣笑道:"媽,怎麽讓弟弟操這麽兩下逼就流出這麽多?"  

  高誌欣笑著剛要答話,卻被沈鎮南猛地一頂,"啊喲"了一聲,高誌欣使勁拍了沈鎮南一下,道:"怎麽,沒操過逼呀?頂得這麽狠!"  

  沈鎮南笑道:"啊喲,怪了,你讓你兒子操時就說要使勁點兒,怎麽我一操逼,你還怪我使勁了?"  

  高誌欣柔聲道:"不是怪你使勁操了,是我一點準備也沒有。老公,來,使勁操妹妹的逼吧,剛才妹妹我說錯了。"沈鎮南笑道:"這還差不多。"  

  那邊沈悅已經把避孕套給沈飛戴好了,沈飛伸手摸了一下沈悅的逼,笑道:"姐,你還說咱媽呢,看你流的淫水不比咱媽少。"說著把雞巴順利地插進沈悅的逼堜漺※_來。  

  四人就開始互相交換著玩耍起來。一會兒沈鎮南騎在沈悅的身上,讓沈悅舉起大腿;一會兒沈飛讓高誌欣撅起屁股,從後面操逼;一會兒沈鎮南讓高誌欣倚在梳妝臺上,兩人站著操;一會兒沈飛把沈悅抱在懷媥煄C後來,高誌欣和沈悅母女倆讓沈鎮南和沈飛父子倆躺在床上,母女倆騎在父子倆上身操,高誌欣還笑道:"這是女人翻身得解放。"兩人交換時沈悅笑道:"這是更換坐騎。"  

  最終四人在一頓狂亂的顛簸中,沈鎮南在沈悅的陰道中射精了,沈飛再一次把精液射在高誌欣的逼堙C  

  四人躺在床上喘息了好一會兒,高誌欣才問沈悅:"乖女兒,你高潮了幾次?"  

  沈悅氣喘著道:"也不知道幾次了,反正過癮死了。"  

  高誌欣嘆了口氣道:"媽媽也是過癮死了。"  

  沈鎮南則笑問沈飛道:"小飛,你說你媽的逼好還是你姐的逼好?"  

  沈飛笑道:"爸,你這不是挑撥離間嗎?不過說真的,媽媽的逼和姐姐的逼在高潮時一收縮,真是要把我的雞巴給勒折了。"  

  沈鎮南哈哈大笑道:"爸爸的雞巴已經給她母女倆給勒折了。"  

  沈悅笑道:"是嗎?讓我看看。"說著坐起身子,把沈鎮南那已經軟了的雞巴上的避孕套摘掉,不管雞巴上全是沈鎮南的精液,張口就含在嘴婸Q了起來。高誌欣也仿效女兒,把兒子沾滿精液的雞巴也含在嘴堙A還笑道:"想這麽就打發我們母女倆,沒門!"  

  沈鎮南和沈飛的雞巴在高誌欣和沈悅的瀘弄下,再一次的硬了起來。沈鎮南笑道:"小飛,你看見沒有,你媽還沒滿足呀!咱倆先把你姐放在一邊,收拾收拾你媽。"  

  沈飛也笑道:"我姐也不能閑著,咱仨收拾我媽。"  

  高誌欣笑道:"你們想幹什麽?"  

  沈鎮南笑道:"幹什麽?雞巴硬了能幹什麽?"說著把高誌欣抱在懷堙A笑道:"該老公操操你的屁眼兒了。"高誌欣笑道:"啊喲,殺人啦!"  

  沈飛這時拿了一瓶潤滑油遞給了沈鎮南,道:"爸,給我媽的屁眼兒媊樲I兒。"  

  沈鎮南接過潤滑油,一下就插進高誌欣的屁眼兒媕膜F幾下,高誌欣笑道:"啊喲,別擠了,涼啊!"說話間,沈鎮南已拔出潤滑油躺在床上道:"來,老婆,操操屁眼兒。小悅和小飛看著點兒。"  

  高誌欣紅著臉笑道:"讓孩子們看著多不好!"嘴婸△菕A卻把滴著潤滑油的屁眼兒湊在沈鎮南的雞巴頭上。  

  沈鎮南把雞巴頂在高誌欣的屁眼兒上,道:"妹妹,使點勁!"高誌欣一使勁,就見沈鎮南的龜頭滑進了高誌欣的屁眼兒堙A高誌欣一咧嘴,吸了一口氣,慢慢地往下坐,漸漸地沈鎮南的雞巴竟全部插進高誌欣的屁眼兒堙C接著沈鎮南兩手托著高誌欣的屁股,高誌欣蹲在沈鎮南的身上開始慢慢地上下抽送起來。  

  沈悅在一邊問高誌欣:"媽,操屁眼兒的感覺怎麽樣?"  

  高誌欣一邊聳動一邊呻吟道:"太特別了,跟操逼的感覺不一樣,不過很過癮啊!"沈鎮南在下面也道:"啊喲,妹妹的屁眼兒真緊啊,哥哥舒服死了!"  

  沈飛見了,雞巴越發硬了,把高誌欣一推,讓高誌欣躺在沈鎮南的身上,笑道:"媽,讓我和爸爸來個三明治吧!"  

  高誌欣忙叫道:"啊喲,好兒子,媽媽被你爸操屁眼兒就受不了了,你可不能再操媽媽的逼了。"  

  沈飛哪管高誌欣說什麽,靠上去把雞巴就頂在高誌欣的陰道口上,使勁往堣@頂,覺得爸爸的雞巴隔著薄薄一層肉,像兩個雞巴緊緊地挨在一起似的。高誌欣感覺兒子的雞巴一進陰道,頓時前後兩根粗大的雞巴在自己的沐內有如一起操進自己的逼堙A又如一起操進自己的屁眼兒堙A那種感覺真是無法言表,只能嘴堣j聲地叫著。  

  沈鎮南和沈飛卻擺好了姿勢,沈鎮南兩手托住高誌欣的後背,讓高誌欣半躺半坐;沈飛則摟住高誌欣的胯骨,讓高誌欣的屁股能挪動;高誌欣只能兩手支住床,呈半臥半坐狀,父子倆就開始一起抽插起來。  

  兩人同時抽出又同時捅進,沒有十幾下,高誌欣就陷入了癲狂的境界,嘴"嗷嗷"地叫著。沈鎮南和沈飛畢竟配合不好,過了共同抽插的十幾下,兩人就各自為政了。你操你的屁眼兒,我操我的逼,兩人在高誌欣的逼堜M屁眼兒媔識集_來。  

  高誌欣哪堥過這種刺激,馬上就高潮了一次,不一會又高潮了一次,接著兩手一軟,躺在沈鎮南的身上竟暈了過去。沈鎮南笑道:"你媽真沒出息,這麽兩下就沒戲了。"  
  沈飛馬上抱住高誌欣,吻著高誌欣的嘴,一只手使勁地揉搓高誌欣的乳房,高誌欣才哼唧一聲道:"不行了,這麽操我受不了了,再美我就死了!"沈鎮南和沈飛見高誌欣這樣,只好各自把雞巴從高誌欣的逼和屁眼兒堜牏F出來,高誌欣一下就倒在床上不動了。  

  沈鎮南和沈飛這時都同對著沈悅笑了起來,沈悅忙道:"你倆可不能操我的屁眼兒。"沈鎮南笑道:"不操你屁眼兒,也得操你的小嫩逼。趁你媽睡著了,讓爸爸把精液射進女兒的逼塈a!"沈悅道:"那要是懷孕了怎麽辦?"沈飛笑道:"那就讓姐姐給我生個弟弟吧!"  

  沈悅剛才見爸爸和弟弟一起操媽媽,欲火又起來了,也不管了許多,把腿一分,道:"那爸爸就快點兒操女兒的逼吧!"沈鎮南上前抱住沈悅就把雞巴操進女兒的逼堙C  

  由於剛才沈鎮南的雞巴在高誌欣的屁眼兒媥牏F半天,基本上就要射精了,馬上又在女兒緊窄的陰道堜漺﹛A不覺快感已來臨,抱住女兒的屁股使勁地向上送,同時自己的雞巴又使勁地往下插。沈鎮南只覺得腰間一酸,一股股的精液盡數的射進女兒的陰道堙C  

  沈鎮南一邊射精一邊趴在女兒的身上呼呼喘氣,沈悅呻吟道:"啊喲,爸爸的精液好燙呀,女兒舒服死了!"  

  半晌,沈鎮南軟了的雞巴才從女兒的陰道媟ぁX,沈鎮南就勢躺在高誌欣的身邊。沈飛見爸爸從姐姐的身上反倒了過去,急忙騎在姐姐的身上,對沈悅道:"好姐姐,弟弟我還沒射呢!"沈悅道:"姐姐也讓你把精液射在姐姐的逼堙A但先讓姐姐把逼擦擦,姐姐的逼堻ㄛO爸爸的精液。"  

  沈飛笑道:"沒事,弟弟再把精液射進姐姐的逼堙A萬一將來姐姐懷孕了,那就不知道是爸爸還是弟弟的孩子了。"說著就把雞巴插進沈悅的逼堙A操了起來。  

  沈飛畢竟已經射了兩次,間隔也不長,所以猛力抽插了半天,自己還沒有射精的意思,倒把沈悅操得又興奮起來。沈悅兩條大腿緊緊地夾住沈飛的腰,兩手摟著沈飛的肩膀,把屁股迎著沈飛的抽插。只見沈飛的每一次抽插,就從沈悅的逼媕膝X一股白白的液體,那是沈鎮南的精液和沈悅的淫水的結合物。  

  突然沈悅"啊喲"了一聲,沈飛操著操著就覺得沈悅的逼堣@陣緊似一陣的收縮,接著龜頭就被一股熱流燙得好不舒服,知道姐姐泄精了,忙趁著這股熱流加速操姐姐的逼,就聽"咕嘰咕嘰"之聲不絕於耳。沈悅興奮的呻吟聲還沒落,沈飛又開始"呵呵"叫了起來,終於,沈飛的精液也融入了姐姐的陰道堙C  

  當沈飛從沈悅的逼堜犍X雞巴的時候,竟聽到"啵"的一聲,接著從姐姐的陰道堿y出了一大灘白白的液體,那是父子倆的精液和女兒的淫水混合在一起的產物。  

  床上,靜靜地躺臥著一家四口人的裸體,相擁的睡著。每人的臉上都掛著幸福的笑容,每人的身上都覆著晶瑩的汗珠。

MAMAMI 2008-3-6 01:00 AM

写得还可以.乱是我所爱

554823 2009-11-8 06:28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aa333 2010-3-14 12:27 AM

乱秘史之-血乱秘史之-血緣關系乱秘史之-血乱秘史之-血緣關系緣關系緣關乱秘史之-血緣關系乱秘史之-血乱秘史之-血緣關系緣關系系乱秘史之-血乱秘史之-血緣關系緣關系

zhucebude 2010-3-22 01:56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h111 2010-3-25 01:57 A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h111 2010-3-25 01:59 A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huahua2100 2010-4-8 12:12 PM

一家之乱,经典之作,谢谢大大的分享。

33ah33 2010-5-4 04:46 PM

好文章!继续啊
应该后面还有的啊

dhlrs 2010-5-18 04:14 AM

淫乱秘史应该有6部+外传,楼主能不能发全,找了N久没找到全的

sqtb666 2010-5-20 01:36 PM

哇!好`~~~也不知怎么说了,只能说一个字“好”

wen2890254 2010-5-20 02:36 PM

还有没有后传,写的可以。我想找全集看。

wangyuajie 2010-5-21 02:03 PM

谢谢大大的分享。:D :D :D :D

ayao000 2010-5-21 04:00 PM

貌似这我没看过,好像还不错~谢啦!下次多发点!!!

wukaida112 2010-5-23 05:14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garfield1751 2010-5-31 11:43 AM

老文章顺了顺,还是支持一下楼主吧,怪不容易的。

kefly2000 2010-6-3 09:31 AM

不错,情节构思的还可以,就是篇幅有点短。
题材较新颖。

songwx0301 2010-6-8 12:49 PM

情色内容写的真棒,我都射了好一次了,谢谢

asdf55555 2010-6-20 06:43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wukaida112 2010-7-1 05:16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頁: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淫乱秘史之-血緣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