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寻秦密辛 第一部 嫣然梦醒红尘劫 1-5

leiying 2009-8-31 08:13 PM

寻秦密辛 第一部 嫣然梦醒红尘劫 1-5

:victory: :victory: 作者:leiying       
日期:2005年5月6日
注:转贴请保留作者姓名并征询同意。

1.


前言:秦国狩猎後,项少龙奉赢政旨意探查究竟何人里应外合赢阳君意图叛乱,却
      未料遭到敌人埋伏 。。。。。。


        这是一场惨烈的袭击,在短短的时间内十八铁卫先是由乌达开始,最后在敌人的精心设计下死伤过半。
        〖嫣然快跑!〗混乱间,项少龙刺死一个敌人後领着气绝身亡的赵致拚命的往前冲。
        忽如其来的袭击使得十八铁卫死伤过半,而他更在敌军的重重包围下与爱妻嫣然失散,在无计可施下领着赵致往前冲,希望能冲过敌方的包围网。
        可惜他的想法一早已被这次的神秘追踪者事先预料,身旁的敌人像是杀之不尽的努力往前冲,使得他的突围成了幻想。
        很快的他被逼上了绝境,身旁的铁卫莫不是被敌人杀伤就是在敌人的攻击下落单,最后力战至死。
        且战且退下他和赵致终于来到了河边,只要潜入水中顺流而下那时敌人想要找到自己势必花费一番功夫。
        一步。。。。。。两步。。。。。。就在他快要踏入河边时劲急的箭矢从其准无比的穿透他的胸口。
        就在意识消失前他看见身旁的赵致已经香销玉殉,胸前赫然插着被数支箭矢穿插而出。。。。。。
       
        被敌人冲散的纪嫣然此时正与一位名叫丹泉的铁卫并肩作战。
        混乱中纪嫣然忘记了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只是本能的且战且退想要与少龙会合。精铁炼制的长枪此刻血迹斑斑,有自己的更多是敌人的鲜血。
        一身雪白的紧身武士服像是梅花点缀般的蒙上了丝丝血迹,但在此时此刻身性好洁的纪才女只有苦苦的支撑下去,直到奇迹般的突围成功。
        忽然她感到压力大增,敌方的许多好手将她围得密不透风,任凭她百般冲杀却怎么也逃不出敌人的包围圈子。
        〖住手!〗威严的声音阻止了敌人的进攻,也让筋疲力尽的纪才女得以喘口气。
        这个男人有着似曾相似的感觉!
        第一眼看见这次的围攻者,也就是他们之中的首领-白飞,纪嫣然泛起熟悉的感觉。
        〖你想怎样?〗坚决的语气有着不惜玉石俱焚的决心,纪嫣然宁愿力尽身亡,也不愿活着受辱。
        〖你有一个选择。〗男人将宝剑丢职纪嫣然身前。
        〖血浪!〗熟悉的宝剑,更令她心焦的是宝剑的主人是生是死 。。。。。。
        〖弃枪,投降。〗〗男人的语气不容置疑。
        纪嫣然沉默的看着男人,绝美的脸颊除了心力交瘁外还有一份犹豫。她明白一旦放下武器自己所面对的将不是简单的投降,很可能还有生不如死的屈辱。
        她咬紧牙根,无力的闭上秋水星瞳的双眸,选择丢去手中的长枪,任由敌人的武器加诸在她身上。
       
                Xxxxx        xxxxx

        〖我要见我的夫君。〗
        面对众多大汉猥亵的目光纪嫣然没有丝毫退缩,只是坚决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项将军目前被押往主公领地的路上,到了主公领地后将交由杜大将军亲自审问。〗男人淡淡的说道,凌厉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纪嫣然的绝色娇艳。
        沾满血迹的紧身武士服将纪才女玲珑有致,美不胜收的体表露无疑,使得全场的男士对这位美丽的女俘虏不禁色心大动。
        〖那我要怎样才能见到他?〗深深吸气的纪才女终于问出白飞最想要的结果。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对于纪嫣然的问题,白飞不答反问道。
        〖你想怎样?〗对于白飞的谈笑用兵纪嫣然反而感觉到一股阴谋的气息,但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对于这次的伏击大将军异常慎重,为此特地派出四置各别为五百人的队伍分别由我和其他三位亲信大人率领,格杀项将军生擒纪才女者赏黄金千两,封千户侯。而项将军被我生擒时重伤目前虽然被我的人严密守护,但是迟些时候后果可虑啊。。。。。。〗
        〖你要我怎么配合?〗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明白自己必须有所牺牲,只是牺牲的程度有多大。。。。。。
        〖只要才女能在这段时间内完全服从在下的指示一切好商量。〗白飞谦虚的说着,心底打得可是如意算盘。
        〖所谓的配合是。。。。。〗人在屋檐下,纵然万般不愿纪嫣然惟有选择低头。
        〖简单来说就是精神和肉体上的服从!〗
        〖如果我宁死不从。。。。。。〗
        〖那项将军只怕生不如死。〗
        美丽的娇艳刹那间变得惨白,她明白自己能够以死保存清白之躯,却放不下夫君。
        〖桌上有個瓷瓶,请你在更衣後将它均匀的涂在身上,表达合作的诚意。〗
        〖这是什麽?〗预知瓶内的绝对不是好东西但是她希望恶梦不要如此快速的来临。
        〖只是一些能对才女加以制衡的药物。要知道,纪才女除了博学外,武学修为更是昔日大梁的三大剑客之一,我总要防备些。〗
        纪嫣然默默的接过瓷瓶,转身走回关押自己的营帐处。
        〖等一等!〗
        〖还有什麽事?〗
        〖我要如何确定才女是将瓷瓶内的东西涂在身体上?〗
        〖你的意思是。。。。。。〗不祥的预感即将成为事实,自己应该如何反抗,又怎么反抗?
        〖才女聪明过人,想必知道如何证实我的疑问!当然或许才女在乎自己的清白更甚于项将军也未可知?〗
        接着纪嫣然思潮起伏的犹豫,白飞得意的走到她身前伸出有力的双手,紧筐着绝色娇艳的丰盈腰肢,手指在他周遭的数个大穴点了几下,胯下耸起的分身紧贴着丰臀,淫靡侵犯的意思极其明显。
        〖不要。。。。。。〗纪嫣然颤声的低呼,却没有反抗。
        白飞提起嫣然的右手,将紧紧搂着的绝色丽人反转过来与她脸脸相对,使得她无法逃避自己此刻的侵犯。
        〖让我来为才女更衣。〗
        白飞无视纪嫣然挣扎的吻上才女诱人的香唇,充满侵略性的双手恣无忌惮的在她丰满迷人的肉体上下活动着。
        他的手掌深入武士服的结合处,以自创的春风逍遥手法刺激她体内敏感的窍穴引发纪才女此刻不该有的欲念。
        〖放开我。〗纪嫣然象征式的挣扎却无济于事。在对方御女无数的抚摸激起她强烈的春潮,使得她又是担心又是害怕。
        〖不知道伤重垂危的项将军是否经得起大刑伺候?〗入侵白色武十服的双手肆意的玩弄着原属于项少龙的美妙肉体,为美绝人寰的绝色才女宽衣,解带。
        想要反抗,其中卻夹杂着委屈与不甘,多少的血泪辛酸,只能任由对方侵犯属于夫君专有的权利。
        白飞咬着纪嫣然细润的耳珠在她敏感的耳垂轻轻的吐气道:〖我们打个商量只要你在这三个月做个听话的女人,我就放了项少龙。〗
        〖真的?〗纪嫣然简直无法相信。〖可是我怎么信任你?〗
        〖只要纪才女能在这三个月内做个听话的女人,在何时何刻,不管任何场合绝对服从我的任何指示,一切绝对有商量。〗
        〖我该怎么做?〗为了挚爱的项少龙她可以忍受任何委屈,只要能让他脱险,自己再苦也值得。
        白飞满意的笑道:〖先亲个嘴再说。〗
        对上她的樱唇,白飞轻易的解开那包裹着纪嫣然玲珑曼妙体态的武士服,无限优美的身段此时剩下的仅是单薄贴身的兜衣掩饰其中美好。
        任凭倾城倾国的纪才女如何智慧过人,武艺超群在百般无奈下完全落入白飞控制,任由他掌握。
        在白飞忽软忽硬的手段下,聪慧过人的脑袋完全失效,只能配合着白飞演出属于自己的悲情角色。曲线玲珑的绝美娇躯在白飞的计算下成为了私有物,哪怕是自己的主子杜壁、成娇也别想企图染指。
        〖现在让我帮你涂上为你特制的好东西。〗
        白飞欢喜的将瓷瓶内的药液倒在手中,双手穿过内衣的来回抚摸着那对令许多男人幻想一亲芳泽的圣峰,接着再由下而上、由上而下的抹过每一寸肌肤。
        〖好凉!〗纪嫣然在心底低喃着,为了自己往后的日子而感到悲哀。
        但很快的冰凉的液体在身体各处引起了骚动,身体奇妙的产生火焰般的快感,而火热的娇躯感到异常痕痒,需要男人的慰藉。
        〖你给我涂上什麽?〗感觉到身体的敏感变化,就连情欲也被迅速挑起,纪嫣然感到前所未知的恐惧。
        穴道被封的她就像是柔弱女子,在白飞的双手在玉户仔细抚摸时双足发软的她俏脸火红的靠在白飞怀内。
        〖舒服吗?〗
        〖一点也不!〗
        〖现在又如何?〗白飞的手指捏着敏感的阴蒂,纪嫣然顿时感到了一阵冲击,同时也产生了难以自拔的快感。
        蜜裂处的骚动,使得大腿内侧分泌出温热的液体,酥麻又刺激的异样感觉遍布全身,很快的控制了才女的情欲颤口更是发出低吟的呼声,像是极力挣扎更像是曲意奉迎。
        〖放开我。。。。。。放手。。。。。。放手。。。。。。〗
        急剧的肉体变化影响了才女的判断力,被白飞封住了周遭大穴的她就想即将凋零的百合般任由别人攀折。在她无力反抗下与冰凉液体接触的冰肌玉肤产生莫名的燥热,药力凶猛的向全身各处扩散。
        最明显的证据是美妙柔滑的肌肤竟然泛起了恐怖的鸡皮疙瘩,被药液涂抹过的各处地方香汗淋漓,在颤抖的同时火热的娇艳竟然散发出粉红色的喜悦。
        在屈辱与侮辱的的感觉以及白飞的嘲弄下华丽的脸孔不仅红晕满面,一点焉红的樱桃小嘴除了喘息外偶尔发出喜悦的呼声。
        典雅的美貌、高贵的气质在醉人的晕红感染下瞳孔一片湿润,就连眼神和焦点也闪烁不定。
        被白飞所掌握的右方玉峰有着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丰满与柔嫩的圣洁玉峰乳峰像是巨大的性感带,白飞熟练的动作像是引导着她的快乐与沉沦迈向欲望的深渊。
        绝色才女所坚持的理性与精神快要溶化,肉体在官能的侵蚀下渐渐的顺应白飞的侵犯,令她忘记了三从四德的枷锁。
        纪嫣然的反应令白飞得到满足。足以令烈女失魂的魔掌慢慢的涵盖了左方的圣女峰,被白飞高明手法弄得情难自己的纪嫣然在极度的惊楞下睁开了美丽的眼睛。
        令她感到恐惧的不是乳峰所传来的阵阵快感,实际上是色泽丰满的浅红色花蕾在白飞另一只魔手的硬拈下突破了她所能忍受的官能极限。由官能与快感所组成的激烈电流千百倍的在体内爆发,自喜悦至极点的敏感肉体流入,使得才女忍不住的发出动人的呻吟。
        因官能沸腾所产生的炽热火焰像是点爆了引信,不仅是乳房甚至连玉户也在瞬间因高热而溶化,温热的蜜汁泉水般的喷洒而出。
        〖你说,这里是你的敏感带吗?〗
        〖不是。。。。。。不。。。。。。是。。。。。。啊。。。。。。放过。。。。。。我。。。。。。〗
        纪嫣然语言哆嗦的向白飞讨饶,视野通红的绝色娇艳香汗淋漓的赤裸肉体往后仰,因高潮所产生的强烈快感在刹那间抽空了她剩余的力气更夺去了她的思考能力。
        〖放心吧,这只是第一次,很快的你就能享受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无数次的高潮,什麽石女?今后只是属于我白飞的玩物。〗
       



作者:雷影


寻秦密辛 第一部    嫣然梦醒红尘劫 (2)


        ( 所謂地獄就是像自己現在這樣吧! ) 看著天上的藍天白雲一個人騎在馬上,身邊伴著自己的是新近擁有自己肉體,甚至妄想連心靈一併俘虜的男人。

        丈夫生死未卜,聯同致致的下落也不知道,傾城傾國的才女卻成了男人的奴隸,這樣的遭遇對向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絕代紅粉來說可是異常諷刺。

        自己的美貌成了男人俘虜自己的最佳理由,這樣的感覺令紀嫣然分外諷刺。

        雖然諷刺,可是丈夫的安危卻成了自己心中的一根刺,讓紀嫣然就算要一死保清白也不禁萬分猶豫。

        因為她要活著見自己的夫君。更要活著看著這些行刺自己的敵人,尤其是杜壁死去,才能雪清自己的恥辱。

        但她真的撐到那一天來臨嗎?

        就在十天前她服從了,白飛!

        所謂的服從是指自己必須放下女性的哀羞,人妻的堅持來服侍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敵人,可恥的是在血浪的證明下傾國傾城的才女只能任由男人的擺佈,做著違背夫綱的可恥事。

        在獻身白飛的那晚,她內心泣血卻不得不服從男人的指示將自己的清白斷送予他。

        在白飛的連續姦淫下紀嫣然不僅一次達到高潮。通過親密的接觸白飛迅速察覺以什麼姿式、何種體位能令紀嫣然在她的胯下婉轉呻吟,成為自己的俘虜。

        這樣的感覺令紀嫣然害怕、不安。仿佛這個男人在擁有自己身體的同時進一步的打算腐蝕自己的身心,讓自己成為他忠心不膩的女人。

        可是事到如今她有拒絕的權利嗎?

        在白飛的監視下紀嫣然每三天將瓷瓶內藥液均勻的塗在自己身上,據說除了養顏美白的效果外,還有改變女人體質的神奇效果。

從最初的入體冰涼到現在的溫暖舒服,藥液只要接觸在嫩滑的玉肌,瞬息湧起異樣的快感和衝動,嬌軀發顫的她無助的渴望男人來抒解迅速膨漲的慾望,就算是對象是她所厭惡的白飛也不例外。

【記得,只要我想我要,在任何時刻、場合,妳都不能拒絕。】

白飛的話言猶在耳,卻令紀嫣然毛骨悚然。

除了控制自己的肉體,白飛更限定了紀嫣然的衣著,甚至如廁 … … … …

襯托曲線無限美好的武士服被白飛強行設置了貞操帶,緊密相扣的貞操帶鎖住了女性的隱私,在某方面更標示了名聞天下的紀才女至今已是他白飛的所有物。沒有鎖匙,紀嫣然休想打開白飛的禁錮。

而這可怕的刑具更堵住了她的后庭,使得紀嫣然每次排泄都必須經由白飛解開枷鎖“才能順心如意”!

【 記得,在要方便時通知我。】

白飛的馬兒越過紀嫣然的乘騎,肆無忌憚的在豐臀大力一拍,惟有在享受過眼前的絕色美人後方知隱藏在武士服的豐滿肉體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紀嫣然倔強的別過頭不去理睬白飛的羞辱,堅強自信的她此刻只能以這種方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雖然她明白到最後屈服的還是自己。


深夜,白飛的帳蓬內。

【怎麼,終於肯開口求我了?】

脫下緊身的雪白武士服,任由美不勝收的赤裸嬌軀呈現在這個男人眼前,紀嫣然感覺恥辱。

【求主人解開束縛。】紀嫣然紅著嬌豔,忍著屈辱的向白飛說道。

拘束著自己身子的貞操帶是白飛用來限制自己的淫具,沒有白飛的鎖匙來解開下半身的束縛,就算她想要逃跑也會因為無法方便而崩潰。何況自己並沒有逃跑的心思,為了項少龍,再大的犧牲和屈辱也要忍受。

【你說錯了,再說一次。】藉著大好良機他要粉碎這絕色嬌嬈的理智,讓她成為心悅誠服的絕美奴隸。

紀嫣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望著白飛,其中隱含了複雜的情緒,但她只能選擇屈服在他的淫威下。【請主人解開嫣奴的束縛。】

【說得好,說得好 … … 】

白飛大力的拍著嫣奴的粉臀笑道,他滿意紀嫣然的屈服,更高興這位絕色才女漸漸的以奴隸的身份臣服在自己的調教下。

白飛靈巧的取出鎖匙,卻故意在紀嫣然已經躺平的嬌軀上對著鎖孔仔細的磨磳著,直到看著紀嫣然臉紅過耳的模樣,最後滿意的解開那位於蜜穴的禁制。

趁著紀嫣然尚未反應的瞬間,白飛以姆指和食指輕易的捉住敏感的陰核肆意的挑逗著笑道,【現在的感覺好不好?】

微熱的嬌豔早已變得通紅,在那熟悉的觸感下紀嫣然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她明白自己的堅持只會帶來更大的屈辱,但是隨著敏感帶被白飛不停的挑逗,理智逐漸崩潰的她很快就發出甜美的呻吟。

【原來絕代風華的紀才女也有發情的時候啊!】得了便宜的白飛仍然不放過羞辱這絕代佳人的機會,尤其是在她身心尚未臣服前他絕對會好好的讓他感受身為女人的悲哀。

紀嫣然的不敢反抗給了白飛更大的發揮空間,肉體和心靈所承受的恥辱在剎那間湧現,經過滋潤的肉體火熱的蜜汁大量滲出,粉嫩鮮豔的私處氾濫成災,羞辱中夾帶著莫名的興奮,讓逐漸喪失的理智出現一股莫名的恐慌。

【難道自己已經屈服在白飛的淫威下了?】

【嫣奴,還不隨著我的手指好好的自瀆一番。】

白飛握著紀才女的纖纖玉指沿著曲線動人的赤裸嬌軀不住滑落,最後停留在芳草萋萋、散發無限誘惑的陰戶上。身不由己的絕色佳人在白飛的操控下先是溫柔的梳理著自己的陰毛,再將火熱誘人的玉門打開,使得早已興奮多時的陰蒂淫糜的暴露在兩人面前。

在白飛的指引下,紀嫣然的纖纖玉指不停的壓迫這顆如紅豆大小的敏感帶,以熟悉流暢的姿式為自己進行愛撫,隨著手法的輕重、節奏的變動,明媚的嬌豔此刻變得滿面通紅,散亂而迷離的眼神顯示紀才女已經進入狀態,在嬌喘的低吟下美妙的身子不住的顫抖,如癡如醉的浪叫著:【 … … 好熱 … … 好癢 … … 】

看到那淫媚且興奮的模樣,白飛明顯失去了克制能力。面露淫笑的男人伸出魔掌緊緊報著紀才女纖細的腰枝。

【讓我來幫你吧!】

一語未畢的他迅速解開自己的褲襠,釋放出早已變得火熱通紅的陽具順利的撐開濕潤的蜜穴,一下變衝刺到底部的花心,凌辱著受萬人敬仰的絕色才女。

【啊 … … 好充實 … … 】在剎那間,紀嫣然發出舒服的低吟。接著動情的才女瘋狂的扭動身體,雙手也隨之搖擺。

【 … … 舒服 … … 真 … … 真的 … … 好 … … 好 … … 舒服 … … 】

暈紅過耳的淫態讓人聯想到絕代風華的紀才女的竟然也會流露如此淫態,而且還是在一個殺害自己夫君的仇人面前。

【嘿!果然是天生的性奴,現在應該明白性交的滋味有多麼美好吧!】

面露邪笑的白飛繼續用力的抽插。

這幾天來白飛挖空心思的想出各種令這位絕代紅粉身心皆降的方法,得到的結論是讓紀嫣然逐漸得走向墮落是最理想得方法,何況他發現只要以項少龍為藉口往往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雖然在真實情況中項少龍早已死在自己箭下,但是一把血浪就能讓紀才女束手就擒,想起來不禁讓他得意萬分。

白飛將紀嫣然輕輕提起,舌根順著美妙的裸體往下舐,經過腋下、浮出的肋骨、彎曲的柳腰、大腿以及大腿上方的私處,一一留下了印記。

【 … … 好癢 … … 】面對無法反抗的屈辱,她惟有徒勞的掙扎著,苦苦壓抑情慾火燄的絕代才女漸漸成了男人的禁臠。

白飛快意搔著她的恥毛,並將手指擠入那濕潤多汁的蜜穴之中,舒緩著強烈的沖擊不讓這位當代才女得到高潮。

手指開始抽送;另一隻手指則挾著陰蒂,把上層的包皮剝開,更刺激、充血的讓淫蕩的陰蒂不斷地流出蜜液來。滿意自己表現的白飛看著紀嫣然天仙般的絕色,欣賞那緊閉的睫毛不停地顫抖著以及性感嘴唇更是不停地噴出熱氣來,像是不堪挑逗的淫蕩女人。

他把臉埋在豐滿的胸部開始吸吮著情動至極的敏感椒乳,並用另外一雙手去揉著另一隻乳房。

【 … … 不要 ... …】

紀嫣然發出動人的呻吟,扭動的嬌軀依稀可以聽得到股間所發出的浪蕩之音。

【 我們的才女是不是無法忍受了?】

紀才女整個人被白飛折磨得快要瘋狂了,滑膩的肌膚使白飛感到入手舒適,他毫不留情地在她雙峰上搓揉,雙倍的快感使紀嫣然更是無法自拔的在白飛的掌控下發出動情的邀請。.

電波似的快感圍繞著才女全身,白飛的手指在她那狹小的細縫中猶如穿花蝴蝶的挑逗她的官能極限,紀嫣然也感覺到體內的情慾正點滴的被白飛誘發轉動著,那是一種很痛快的感覺,愧疚的負面情緒越來越模糊,漸漸地沉溺在這種原始的男女關係。

身體的敏感讓紀嫣然不僅一次的享受高潮,甚至在筋疲力盡後倒在男人的懷中,在身嘶力竭下頹然睡去。

【 真爽!】同樣達到高潮的白飛看著蜜穴內流出的精子,滿意的點了紀嫣然的睡穴,使得這位當代才女睡得更香、更沉。

藉著月色他從包袱中取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精品”仔細塗抹在紀嫣然的下體及椒乳說道:【真傻,只要每達到一次高潮,心中的慾望就益發熾烈,抵抗力也越來越弱,從這堥鼒※磟搣p的理智還能堅持多久?】


再次的,紀嫣然從那漫無邊際的慾海中清醒,陪伴著她的是強烈的失落和辛酸。香肩微露的絕代佳人,身無寸縷的躺在帳中,一時間風光明媚動人。

為了生死未卜的丈夫她忍受著任人姦淫的屈辱,卻不知道是否能有相見的一天,這樣的犧牲值得嗎?

但隨著貞節的身子被敵人肆意的姦淫,她惟有堅持到底。

望著毫無顧忌踏入帳篷的兩人,紀嫣然只覺得心灰如死。

左右臉各掛著一道傷疤的孫風和林火是白飛手下親衛,身為白飛心腹的他們更有著“姦淫雙醜”的稱號。以往在多次的打家劫舍中他們往往將擄獲的美女姦淫調教,往往將他們弄成淫娃蕩婦,無性不歡的任男人採摘。

望著一臉嫌惡的紀才女,雙醜毫不掩飾的在她豐滿的肉體瀏覽一番,露出醜陋的笑容說道:【老大,要妳去見他。】

【我知道了,換了衣服就過去。】紀嫣然目無表情的回應著,同時將被褥拉近自己懷中,勉強掩飾外洩的春光,想要杜絕這兩人的猥褻目光。

而這樣的舉動顯然引起了反彈。

雙醜之一的孫風踏步向前說道:【還是讓我們來幫妳吧!】

行動敏捷的很快的他很快就捉住紀才女的纖纖玉手,至於一旁的林火自然也不會閒著。知情識趣的他拉開那張遮住無限風光綺麗的美麗肉體說道:【才女還是別太客氣了,就讓我們兄弟兩來為妳服務。】

面對兩人的侵犯紀嫣然想要反抗卻力不從心。昨天和白飛的大戰連場已經耗去了她太多的精力,以至於今早起身玉腿還有些酥軟虛浮,一身的武功更是剩下不到三成,導致輕易的被這兩個醜男捉住。

【 放開我。】紀嫣然玉腿一踢,想要擺脫男人的魔手,卻沒想到林火順勢的箝制了她的玉腿。

眼見應該任人漁肉的角色佳人卻膽敢反抗自己,孫風拉起紀嫣然的玉手,魔掌直接涵蓋了紀嫣然那豐滿的乳峰笑道:【紀才女還以為自己是名聞天下的才女,惟有項少龍才能一親芳澤嗎?】

敏感的玉峰經過男人的撫摸竟然湧起麻痺似的快感,使得紀嫣然動作不禁心神一蕩,她很快的問道:【項郎究竟怎樣了?】

【他的情況不是很好,再加上沿途遭到我們一些兄弟的嚴刑逼供,傷勢越來越重了 … ….】林火識趣的順著紀嫣然的問題回答,在這位當世才女看不見的地方與孫風交換了一個眼神,顯然對方也心領神會。

【 … … 那 … … 能不能請你們交待那些手足善待他一些,畢竟他是杜將軍的要犯 … … 】

【那可難說,畢竟他和我們非親非故,何況若不是老大力保說不定現在運送過去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人頭。】

【求求你們幫幫他 … … 】難得厚下臉皮懇求別人的幫忙,而對方竟然是把自己推入萬劫不復深淵的男人,紀嫣然感覺心正被千刀萬剮似的難受。

【那就看妳的表現了 … …】林火不在意的應道,事實上他的心理和孫風般興奮極了。

【我知道了 。】紀嫣然放鬆自己的身體,對于兩人的侵犯採取放任的姿態,顯然失去了反抗的勇氣。

( 難得能獲得項郎的消息,她的犧牲也有了價值,哪怕再苦。再難捱、她也會咬緊牙根的撐下去。)

所謂的聰慧和武藝在此刻顯得無助而乏力,不堪的是因為美麗而苟活下來的自己必須承受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蹂躪,在慾海中苦苦浮沉。

看見這位當世才女放鬆了緊繃的身體,顯然默許了兩人的侵犯。孫風和林火顯然也是知曉精調眼眉的角色這位絕代美女的放任態度顯然是對自己的侵犯的默許,讓他們放心的瀏覽美不勝收裸體的同時不時的上下起手的挑起紀嫣然的慾念,將這位絕色佳人就地正法。

雙手一揮的孫風赫然抓住了紀才女那無法覆蓋的豐滿玉乳大力的揉搓著,大嘴則印向紀嫣然豐潤的的朱唇,想要一親芳澤。但是羞恥中保有三分理智的紀嫣然默然的別開嬌豔使得孫風只能吻上她的側面。

初嚐甜頭的孫風怎會輕易放棄,他溼吻著佳人的粉頸、香肩、咬噬著紀才女的耳垂,讓這位當代才女很快的進入狀況。

一旁的林火不甘示弱的抬起佳人的玉腿,伸出手指挑起粉紅的肉縫在柔滑的陰唇邊緣陣陣撫摸,再用手指夾住蜜裂處的陰核,不可思議的是隙縫隨著男人的玩弄很快就審出透明黏稠的淫液。

【看來妳嘴婸﹞ㄜn,身體倒是挺享受的。】

微閉秀目的當代才女,嬌艷流露出若有所失的迷惘,間中發出段段續續的低吟像是回應兩人的侵犯。

嬌嫩的玉乳在林火的反覆撫摸下很快變硬,由于身上經過秘藥的改造身體變得相當敏感,加上白飛這些日子不斷的開發她的慾念使得身體很快就隨著男人的挑逗做出最忠誠的反應。而為了打擊這位當代紅粉,林火不失時機的讚歎道:【果然是相當敏感的肉體。】

男人的調笑是對紀嫣然除了肉體外最直接的打擊,這些日子他們打擊的不僅是她的自信,還有身為女人的自尊,同時也提醒著她此刻身為男人奴隸的事實。

而身為兩人玩物的紀嫣然很快的無法壓抑潮水般洶湧的快感,男人的侵犯像是水中漣漪的身體各處燃起熊熊火燄與每況愈下的理智進行著拉鋸戰。孫風和林火表現出的野蠻直接像是昭告對自己的擁有權,同時也為紀嫣然的人生再添污點。

( 這是輪姦!) 紀嫣然告訴自己絕不能有快感,也不能讓他們以醜陋的笑容表達對自己肉體的征服。

可是,她 … … 快支撐不住了。

晶瑩剔透的香汗自身體不停湧出,秀目含春的媚眼分不清是喜悅還是痛苦,紅唇烈焰發出自緩而急,由低而高的的嬌吟。

雖然理智告訴自己絕不能被男人征服,可是蕩魂蝕骨的呻吟所交織成的樂章毫不留情的將她推入萬丈深淵。而對孫風及林火來說只要讓石女失去羞恥的在自己的胯下一而再的達到高潮,才可一勞永逸的擄獲紀嫣然的身心,讓她死心塌地的成為己方的奴隸,全面接收項少龍留下來的妻妾。

秀眉緊蹙的絕色佳人苦苦的忍受著孫風和林火挑逗的苦悶表情讓兩個男人加緊力道的趁勝追擊,而可憐的紀嫣然小巧粉嫩的奶頭已經硬挺到極致,修長光潔的美腿開始無意識的擺動著,顯然情難自持,逐漸的陷落了。

孫風咬著紀嫣然耳垂,煽情的在她耳邊蠱惑道:【放鬆妳的身體,追尋妳的感覺,既然項將軍無法滿足妳,就讓我們一齊追尋快樂吧!】

【 … … 不 … … 不行 … …】意識模糊的紀嫣然想要堅持著她以項郎之間的山盟海誓,卻漸漸失去了堅持的意志。

孫風將粘稠膩滑的淫液抹在紀嫣然嘴邊,邪笑道:【嚐嚐妳自己的味道。】

淫精穢物入口的紀才女感覺到強烈的羞恥,然而面對如此鮮明的羞辱嬌軀卻不能自控的湧起莫名的快感.。

男人撫摸著自己細膩光滑的肌膚,在高聳挺拔的玉峰上盡情玩弄,甚至隱秘的草業以及女性最後堡壘的桃園深處更留下了男人的痕跡。

【啊 … … 嗯 … … 嗯 … … 不 … … 不要 … … 再 … … 再 … … 折 … … 折磨 … … 我 … … 我 … … 了 … … 了 … …】

失去理智和堅持的當世才女終於難以自拔的嬌喘,發出誘人的呼喚,妙目緊閉的絕色佳人朱唇微啟的惹人垂涎。

隨著紀嫣然的求饒,兩個男人更是自得意滿的先後將自己的凶器插入令許多男人朝思暮想的蜜壺內,成為白飛及項少龍以外佔有這個絕色麗人的男人。

他們以自己的經驗和豐富的性技不停的變化體姿,同時探索著絕色才女的敏感帶,找尋一舉突破她心神的機會。

在男人樂而忘返的姦淫下紀嫣然已經一洩入注了好幾次,達到了令人欲仙欲死的高潮。

就在她數度攀至情慾巔峰時,嬌軀亂顫的流露出不知是喜悅還是悲哀的嬌吟。孫風和林火的凶器輪流貫穿了她的蜜穴,堅持不懈的在她陰道深處挺進,磨插著令自己敏感非常的花心。

紀嫣然在男人的盡情姦淫下已經是嬌慵乏力,更何況無法興起反抗之心的絕代佳人只有任由男人肆虐,在男人的胯下婉轉嬌吟在筋疲力盡下由得男人火熱滾燙的精液注滿自己的小穴。

絕望中她放任自己達到了高潮,男人的精液注滿了自己的子宮,自尊遭到男人的摧殘這點遠比肉體遭到男人侵犯更為難受得多。

她恨不得咬舌自盡免得自己今後必須承受這些男人的蹂躪,但是為了被杜壁的擒獲的項郎她忍了下來,紀嫣然明白自己就是能夠讓項郎繼續活下去的希望。

而雖然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了挽救夫君的性命,但是在接連達到高潮的洗禮下她開始領略其中滋味,慢慢的從貞節走向墮落,這剛好迎合了白飛預期的計劃。

孫風將沉醉在高潮餘韻的紀嫣然抱入懷中,與一旁玩弄紀嫣然豐臀的林火說道:【好好整理整理,大哥要妳待會服侍他。】



作者:雷影

3.
       
        接下來的日子紀嫣然馴服了許多,在面對男人的調教和姦淫時反抗變得若有若無,甚至可以與軟弱無力來形容,她的嬌吟顯得強烈和高昂,身體在男人的滋潤變得益發嬌艷欲滴,而這一切的變化皆看在白飛眼堙C

        面對紀嫣然的變化白飛自然心中雪亮,在以春藥來改變紀嫣然敏感體質的同時,自尊與信心不斷遭到男人摧殘的絕色才女終於逐漸陷入了淫慾中,學會了滿足自己肉體的需要來取悅男人。

        面對自己的轉變紀嫣然心知肚明,但是既然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她惟有選擇接受。

她需要藉著某些管道來麻醉逐漸墮落的自己,讓自己活在全新的身份中。因此在她面對現實時又不得不逃避現實的殘酷,只是在她學著適應自己身份的同時間中也不忘打探項郎的消息。

        經過男人姦淫的肉體得到充分的開發,就連紀嫣然也感覺到身子越來越敏感了,現在男人只要在自己淫蕩的身體加緊挑逗,很快的這位絕色才女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快樂泉源,迫不及待的渴望仙樂飄飄的美好滋味。

        在調教下她學會如何讓自己追尋快樂,從侍奉男人中滿足自己的慾望。更在男人的面前學會了如何乳交和自慰,提高自己的床技以及訓練自己身為性奴的本份。

        紀才女的轉變白飛絕對樂見其成,在他的心目中是要將這位聰慧自信美麗的絕色佳人調教成自己的私寵,完全馴服於自己的絕色性奴。為了擊潰她那可笑的自尊,他故意安排紀嫣然在心腹面前排泄,剛開始紀嫣然怎麼也不答應,但經過項少龍這個可貴的人質做為交涉到最後,紀才女還是紅著臉的在眾人注視下撒尿。

面對這些遠比自己更為了解自己身體的男人,紀嫣然惟有以自己的肉體全心的侍奉著,在他們的鞭策下盡情的釋放淫蕩的自己。


孫風將手上的液體均勻塗在紀嫣然美不勝收的嬌軀,一臉邪惡的問道:【怎樣,我們的才女有何美妙的感覺?】

男人的羞辱使得紀嫣然的嬌艷通紅,在帳內燭光對映下更添三分嫵媚,隨著男人撫摸到她的敏感處不自禁的發出舒服的嬌吟,擺在身后的纖纖玉手緊緊握拳,像是苦忍更似煎熬。

面對佳人的反應孫風已經見怪不怪,他熟練的拍著紀才女的豐臀說道:【雙腿打開,讓我在妳的蜜穴塗上這些春藥。】

如此猥瑣的言語照理應該激起紀才女的反抗,但是數日來的姦淫已經讓她明白只有服從才能讓被俘虜的項郎活得更安穩,因此她只能忍住恥辱順從的分開白玉無暇的大腿,任由男人的魔掌在股間肆虐。

微涼的液體在紀嫣然火熱得肉體散發出一波又一波興奮的漣漪,迅速將情慾燃燒至最高點。

【不錯,不錯!】

蜜穴內所流出的黏稠汁液多得讓孫風滿意,男人的手指開始插入密穴內攪動。

【啊 … … 不行!不行!】雖然理智想要抗拒,可是肉體卻主動迎合男人得手指在密穴內抽動著。隨著男人得手指不停的在蜜壺內刺激自己的敏感帶,想要掙扎的雙手變成摟緊男人的肩膀歡迎男人的侵犯。

【… … 好熱 … …. 】玉戶中所傳來的不僅是難解的騷癢還有對男人的火熱慾望,還有對男人入侵玉體難以理解的期待。

現在就算白飛不以項少龍為藉口。紀嫣然也沒有自信在男人的姦淫下劇烈反抗來挽救自己失去的貞節。經過男人的調教以及完全開發的肉體,使得紀嫣然漸漸渴望男人的姦淫來滿足無法壓抑的空虛。

一旁的林火從紀才女的喘息聲中,輕易找尋到熟悉的敏感點,在他的輕觸撫慰下紀嫣然更是渾然忘我,難以自拔。

孫風的手指在探索桃園秘境的同時,不斷的加深對這位絕色才女的侵犯,他的舌頭在紀嫣然潔白的玉頸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跡,怪手則在雪白的玉乳流連,輕輕的撥弄著嫣紅的葡萄。

紀嫣然雖然與他們合歡數次卻無法抵御孫風及林火對自己身體的了解和熟悉,何況早已陷入情慾漩渦的絕色佳人醉紅的雙頰猶如熟透的蘋果般引人遐思,優美的曲線中小不盈握的纖腰更是何其動人,白玉無暇的裸體標榜著戰國兩大絕色的她身份更是極其顯赫,如凝脂白玉般的肌膚像是吹彈可破,嫵媚卻又哀怨的表情真是我見猶憐。

在孫風和林火的玩弄下名聞遐邇的才女接連洩身,高超武技及學識涵養一等一的美女無法改變她的噩運,只能在男人的控制下一次又一次的達到高潮,成為慾望的俘虜。

孫風堅挺下身衝刺的攻勢一次次的粉碎絕色才女理智,春藥及高潮所帶來的刺激使紀嫣然身體的每一吋 … … 都異常敏感,而注入在子宮的精液清楚告訴她自己在男人的姦淫下不斷達到高潮,這是驕傲美艷的所無法原諒自己的。

雖然她能告訴自己一切是在春藥的情況下所產生的高潮,但堅強驕傲的絕色才女又怎麼過得了自己那關,畢竟淫糜的情景歷歷在目,可恥的肉體與心理上的背叛,令平素的驕傲自信逐漸瓦解中。

既然無法面對,惟有自我唾棄,讓肉體及心理的枷鎖得到解放!

而在他們的努力下,紀嫣然得以忘記一切迎向第六次高潮 … … 而在享受高潮的快美喜悅中紀嫣然暈了過去 … …


從迷茫中醒轉迎接紀才女的是白飛的猙獰的嘴臉,那張醜惡的嘴臉有著淫猥且危險的氣息,這正是紀嫣然現在的肉體擁有人。

之前的記憶湧入腦海,紀嫣然開始後悔自己為何擁有卓越不凡的好記憶,在如此的情況下她不禁為自己的淫相湧起作嘔的感覺,幾乎在同一時間神智清明的絕色才女泛起殺死眼前男人的衝動。

可是這類愚不可及的想法很快的在認清現實後只能無奈放下,畢竟丈夫仍然是自己最大弱點的絕色佳人明白自己可以不顧自己不顧本身的清白,卻無法不在乎丈夫的生命。

因此在面對男人的數番姦淫下好多次她都有過向男人行兇的機會,可是稍有不慎只怕換來的是丈夫的屍體,那可就萬死不能辭其咎。

在面對白飛的注視下紀嫣然默默的閉上雙眼任由淚水往心堹d,也不容許這男人見識自己軟弱的一面。

【在高潮下,因為興奮而洩身的感覺是不是很爽?】白飛輕藐的抬起紀才女的下顎,使得這位當世美女無法逃離自己的目光。

面對著白飛諷刺的紀嫣然無奈的別過俏臉想要漠視白飛的諷刺。

但她的想法顯然不能如願,白飛強硬的逼她表態說倒:【記得妳怎麼答應我嗎?】

紀嫣然強任著不適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紀嫣然將做為白飛的女人滿足主人的意願,遵從主人的任何命令。】

【那告訴我妳剛才舒服嗎?】

【 … … 舒服。】顫抖的語氣夾帶著不甘,還有洩氣。

【喜歡嗎?】

【 … … 】

【要我再說一次嗎?】白飛看著床頭的血浪,提醒這位當紅的才女應該知情識趣。

紀嫣然的俏臉變得慘白無力的看著這個引導她墮落的惡魔,【嫣然喜歡主人的侵犯。】

【大聲一點,我聽不到。】

【嫣然喜歡主人的侵犯。】昧著良心,紀嫣然自動的向白飛走去,高潮不斷的敏感嬌軀居然饑渴的傳出莫名的騷癢。

【說得好。】白飛拍著紀嫣然的豐臀狀似讚許,又像鼓勵。

他明白要讓紀嫣然這類高貴自信的天仙絕色口中聽到淫聲浪語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是讓她心甘情願的臣服做為自己的奴隸。

        因此他又是下藥或姦淫調教,就是為了打破紀才女的道德枷鎖讓她徹底的服從自己,而紀才女現在雖然在面對男人的姦淫及羞辱時雖然不會反抗,但白飛明白這位絕色才女仍未徹底的臣服。

        他決定要摧毀紀嫣然心底的眷戀,讓她心悅誠服的做為自己的女人。

        【要項少龍活命,妳就得服從指示。除了擁有淫蕩的身體外也必須成為忠實的奴隸,要知道杜將軍想要的可不是不解風情的才女。】

        【你還想要怎樣?】不復清白的身子已經是無法洗清的圬跡,現在的自己不過是男人利益下的附屬品,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

        【這幾天我們將通過長白山前往楚境,為了不想在此行發生任何變數,需要妳充分的配合。第一,身上必須無時無刻戴上貞操帶;第二,避孕的山草藥必須每天服用;第三,從今天開始妳必須穿上這套衣服,直到我叫妳脫下為止。】

        【這是什麼?】

衣服是由絲綢製成薄若蟬翼的輕紗,紫色的肚兜,窄小的褻褲以及一條細細的帶子,最後再披上一襲輕紗罩袍,想來就是最低賤的妓女也不會穿上這等衣裳。

        【這是奴隸的服裝,穿上它。】

        做為盡責的主人,白飛不在意為天下聞名的紀才女解除疑惑,而他更感興趣的是穿上輕紗後的紀才女能為他帶來怎樣的刺激。

        這絕對是屈辱!

紀嫣然明眸秀目中閃動著憤怒的光芒卻在與白飛好整以暇的目光對陣下敗陣。床頭的血浪讓她想起了-少龍,已經為他承受男人凌辱的嬌軀也不在乎多一次的侮辱。

        以紀嫣然的慧質蘭心她痛苦的明白這是白飛為了宣示對自己的擁有權而採取的手段,可她又能如何?

        無助以及絕望痛苦的席捲她的心靈,以美貌及智慧聞名的才女只能在苦海中掙扎,渴求苦盡甘來的一天。

        她幽怨的咬著櫻唇,苦忍著羞憤的才女嬌豔火紅在白飛的注視下那如蟬翼般單薄的衣裳與赤裸相同,僅能拖住乳峰隱隱下墜的胸衣將嬌嫩如凝脂白玉的美麗櫻桃襯托的淋漓盡致,若非戴上足以令她洩氣的貞操帶那窄小的褻褲甚至無法掩飾玉腿根部的美好春光。

        在白飛的巡視下紀嫣然敏感的發現自己竟然春潮湧動,開始湧起難以自製的慾望,下體的渴望,令她感到那種惟有男人可以解除的騷癢在全身涌動。

        不要說一天,她開始覺得玉腿酥軟的自己現在連走出的帐篷的力量也欠奉。而白飛則若無其事的在這襲輕紗披上罩袍,使得這位絕代紅顏未致以在一眾手下面前如此尷尬。
       
        【只要妳乖乖聽話,晚上就讓妳樂翻天。】

        走出帳篷的紀嫣然迎接的是白飛一眾手下莫名的目光,那刺目的目光令紀嫣然湧起羞慚,顯然自己在帳篷內所遭遇的為難還遠不及此刻目光來得刺眼。而從那些人的眼光中她看見不屑,顯然自己在帳內任人凌辱的醜事已經傳開。

        面對眾人複雜的目光她感覺下體越來越濕潤,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洶湧而來,男人猥褻的目光點燃她的熊熊慾焰,讓她感到羞愧的同時卻又無比刺激。

        【大名鼎鼎的紀才女該不是興奮了吧!】

        冷眼旁觀的孫風看見紀嫣然微顯紅潤的絕色嬌艷,顯然明白這位經過調教後的美女已經悄悄的興奮起來了。

        【不要… …】紀嫣然輕輕掙扎的擺脫孫風肆無忌憚的魔掌。在帳篷內她可以任他們予取予求,可是在外面她仍希望能保留一貫的高雅,雖然她已經在這些男人的眼光感到莫名的刺激、興奮。

        【如果將妳身上的袍子解開,妳說大家會怎樣看妳?】孫風將紀嫣然毫無抵抗力的掙扎不看在眼內,滿意的進一步威脅名聞天下的才女。

        【求求你,不要在這堙K …】
       
        她的抵抗是那麼的軟弱,聲音是那麼的微弱 … …

在之前她認為自己面對的僅是在帳篷內接受男人的調教和凌辱,但在這堜狾酗H面前 … … 她感覺以往高傲自信的意念正在動搖,經過男人調教的肉體在顫抖,她能感受到無法自抑的慾望正在蔓延,要她屈服,成為男人忠心的奴隸。

        【那妳打算怎麼做?】孫風一臉淫猥的模樣,算準了紀才女最後任他予取予求。

        【嫣然今晚好好的服侍你。】紀嫣然心中泣血的吐出違心之言,在這些征服者的眼中自己不過是供人淫辱的妓女,完全失去了人生自由。

        【這可是妳說的,今晚就用妳粉嫩飽滿的胸部替我乳交。】藉著眾人看不見的死角孫風探手進入罩袍內捏了敏感的乳峰,警告這位無法反抗的絕色美女。

        紀嫣然點頭表示答應了孫風的要求,可是孫風還要折磨她。

        【誰叫妳點頭的,性奴應該怎麼回應主人?】

        羞恥的言語讓她敏感的身體火熱激盪,她能感覺到春水如潮的自玉腿根處往下流出,

        【嫣奴將用自己淫蕩的胸部為主人乳交。】無恥的言語使得她快要崩潰,但是異樣的刺激卻使得她極度興奮。

        【這可是妳說的。】孫風輕輕的揉著敏感的椒乳,發覺紀才女柔若無骨的纖腰欲拒還迎的扭動著。

        懷著不安的心情,紀嫣然明白對方絕對不讓自己好過,可是她不知道對方還有什麼險惡的居心,而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可是這些男人顯然不想輕易的放過這位絕色才女,他們輪流以淫穢的言語攻擊著這位當世才女,非要把她羞辱的體無完膚為止。

        最後紀嫣然還是沒能仰止澎湃的春情,在男人的嘲諷下下當場洩了出來。

        看著早已被移到馬車內的紀嫣然,白飛的眼神有著倨傲和不屑,【這媔Z離楚國還有好長的一段路,我要妳每天至少高潮個十來次。】

        在男人羞辱下達到高潮的紀嫣然早已失去了以往的聰明自信,只是隨著白飛的手指在嬌軀活動,很快的高度敏感的身子開始湧起了微妙的反應。

        【是這媔隉A還是那… …】

        白飛死死的克制紀嫣然,高貴絕色的才女在他面前只是即將沉淪慾海的淫婦。

        高超的調情技巧下,每次都足以讓紀嫣然崩潰的邁向墮落的道路,使得這位絕代才女在絕望之餘,盡情的沉溺在白飛的玩弄下。

        弱勢的絕色才女在白飛的操縱下擺出各種羞辱不堪的姿勢,就是為了追尋無法壓抑的享受。在白飛面前她既然無法反抗,只能不由自主投入其中,上演注定的角色。

        輕輕咬噬著耳垂享受與當世才女親密接觸的白飛,從喘息的嬌軀找出了敏感帶,體貼而細心的撫慰著,得意的欣賞著幾近崩潰的才女。

        事實上紀嫣然最是害怕白飛如此“溫柔”的對待自己。
  
因為這個男人的親密接觸會讓自己覺得對方比起丈夫更了解自己身體的… …每一吋,讓她害怕自己一朝會無法控制的沉溺在男人的調教下,令少龍、以及烏家蒙羞。
                       
        只是自己有選擇的權利嗎? 在這刻絕色才女除了無助外還有著淡淡的心傷。她有預感少龍與自己將難再見!




作者:雷影

嫣然梦醒红尘劫(4)

        睁开眼后,入目的是孙风狰狞的笑脸。那张脸有着威胁及阴险的气息,曾经是纪才女最厌恶的丑陋嘴脸。

        之前种种不堪再次浮现脑海,令她涌起作呕的感觉。左手一挥,反射性动作下直接扇了对方一个耳光。

        反应几乎是直接的,蛮横的孙风显然没有过已为禁脔的绝色才女竟然妄想反抗,他狰狞的脸色显出扭曲之色,使得一张丑脸看起来格外丑恶。

        他以极快的手法连续点了纪嫣然数处穴道,然后看着这位才女一脸惶恐的神色,狞笑道:[贱人,这是你自找的。]

        原本已经沦为玩物的女人,居然敢挑战主人的权威,这使得孙风怒不可喝。

        孙风愤而从衣袖内取出一个瓷瓶,倒出犹如软膏的粘稠液体后涂均双手,将这些液体倒在宛如白脂凝玉的乳峰上细细涂抹,而那芳草萋萋的三角平原以及恼人的玉穴更是孙风重点关照的部位,就连敏感的耳垂也没有放过。

        纪嫣然早在孙风取出瓷瓶后就拼命挣扎,可是穴道被点的绝色佳人根本无从反抗,只有在男人摆布下任由对方在娇躯肆虐,同时悲哀的感受身体逐渐着火的难受感觉。

        看着男人肆无忌惮的将这些足以令女人发疯的液体涂抹在自己的身体上,纪嫣然感觉自己的意志正在土崩瓦解中,下体居然涌出了令女人感到难为情的爱液。

        孙风犹如按摩的抚摸方式点起了纪嫣然体内的“欲火”,以令人无法抗拒的情挑迫使这位绝色才女向自己屈服。

        纪嫣然感觉体内的热度正不断飙升,随着男人的抚摸好几次她舒服得快要发出甜美的呻吟。可是看着孙风一脸戏虐的嘴脸,因此始终保持着最后的清明,不向男人屈服。

        奈何在她残余的理智中却能清楚地感觉到淫荡的液体不断自蜜穴涌出,之前被涂抹过的部位在寒风吹袭下偏偏犹如烈火焚身般瘙痒难耐,极度需要一场痛快的高潮来宣泄已经累积到近乎爆发的情欲。

        可是冷汗直流中纪嫣然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坚持了,被风吹过的乳峰显得特别敏感,宛如粉红色娇嫩乳珠比平常大了数倍,而私处内犹如万蚁咬噬的酥爽,让她在痛苦与快乐中格外难熬。

        雪白的玉颈令人遐想无限,娇弱的耳垂在孙风有意无意的抚摸下,爱火一发不可收拾,奔腾的欲望将彻底淹没心中那点清明。

        眼前的纪才女的呼吸益发紊乱,灵活机智的秀目不复往日清澄动人,娇躯在颤抖与抗拒间逐渐接纳孙风手指在蜜穴内的动作,象征女人最后防线的三角地带蜜液长流的淫糜景象,充分显示出这位以才智美丽名动七国的绝色才女不可救药的陷入爱欲深渊,而孙风要得就是让纪嫣然彻底的沉溺其中,明白自己现实今日的地位。

        既然这个女人还自以为是名震七国的才女,那他将撕裂对方虚伪的自尊,让她明白奴隶所应有的态度。

        之前他涂抹在纪嫣然身上的是一种慢性淫毒,名为“媚色春香”。它能最大化的调节女性的身体机能,加强对女性敏感带的刺激以及对于性交的渴望,使女人能在毫无节制下沉沦欲海。而涂抹过“媚色春香”的女人淫毒将渗透血液,使得全身痕痒不止,小穴内更犹如万蚁咬噬,需要男人精液来减轻体内的瘙痒。

        最重要的是淫毒发作时全身上下无力发颤,像母狗般的乞求男人的怜爱,比之青楼妓女更为不如。

        这是孙风的诡计。她知道纪嫣然武艺高强,才艺双绝,单凭一个项少龙或能侮辱她,但想要牢牢的控制一个女人,必须在精神和肉体上征服一个女人,让她能死心塌地的成为男人的女奴。

        此时的纪嫣然浑不知道自己的全身穴道已在纯情的刺激下,带动血液流动,业已解开,只余双手的穴道仍被孙风以重手法钳制。

        忘情的呻吟,呼吸沉重的喘声让纪嫣然最后一丝理智宣告破灭,在孙风的操纵下,纪嫣然每近高潮却感到蜜穴空荡荡的,好不难受,如此数次之下,这位名动七国的才女崩溃了。

        虽然明知到对方就是期望自己不仅肉体、甚至精神也屈服在男人淫戏下,可是饱受煎熬的她在男人的抚摸下发出喜悦的呼唤,心理上渴望这个男人更深入的侵犯、以及占有自己,让饥渴的玉户感觉到男人的存在,带领她直到仙乐飘飘的极乐之巅。

        纪嫣然火热及空洞的眼神让孙风志得意满,在以言语羞辱对方的同时,更以爱液涂抹在绝色才女的玉颈、及高耸醉人的乳峰,同时强迫对方吸吮自己的手指,等待以久的阳物以直捣黄龙之势强行入侵。

        纪嫣然羞愤中带有解脱快感,除了默默承受孙风的羞辱外,肉体却涌起了变态般的快感。

        花心在男人的疯狂冲刺下,肉欲彻底取代了理智,深入浅出的配合男人攻势,陷入欲望深渊。

        在男人胯下的绝色才女不知泄身了多少次。男人之下,所谓的智谋武艺毫无用处,连续数百次的冲刺下,每一次都让她发出性福的呼声。

        当孙风将充满无限生机的精华注入纪嫣然花心深处后,全身痉挛的才女终于幸福的晕了过去… …

       
        纪嫣然任命的穿上自己的服装。她已经分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遭到男人的侵犯了。虽然如此在麻木中她渐渐学会了“配合”及“享受”,那样至少能让堕落的自己好受一些。

        她想过死,却又害怕少龙遭到这些逆贼的残酷折磨,甚至以自己的尸身诋毁项家,让夫君蒙羞。

        这段日子遭到白飞主仆以不同的方式来玷污自己,她知道贞节身子已经不复纯洁,可是对于夫君却日益继夜的想念,可望再见少龙一面。

        不能不承认白飞的调教极具效果,她在逐渐失去信心的同时也开始失去了以往的骄傲主见,却学会了“服从”和“认命”。

        在长川跋涉的旅途中纪嫣然全身上下被开发的很彻底,她的弱点以及敏感带被这些禽兽了解得一清二楚,简单说来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她对性爱越来越缺乏抵抗力,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默默地扮演着白飞指定的角色。

        以往在怎样恶劣的情况下这位智计出群的绝代佳人也不曾失去信心,只是这一次她开始对未来的日子感到绝望。

        在着衣前她全身上下再次被林火涂上足以令自己欲仙欲死的药液。她知道这是令自己失魂的春药,而她也隐约明白这些男人的用意。

        每隔三天,孙风和林火这两个白飞得力臂助总会一脸阴笑的望着自己在药物下发情的样子,而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大名鼎鼎的才女从最初的抗拒到陌生,最后在情不自禁一而再的享受极乐之巅,渐渐的满足于白飞所谓的奴隶本质。

        而如今身为主人的白飞已经明白了在自己的精心策划下绝色才女已经逐渐沦为了绕指柔,在调教下享受被叛的乐趣。可是他也非常清楚在绝色才女放下心中的那个男人之前始终不是合格的女奴,但一切在他的计划下,“征服”指日可待。

        春药的威力在当世才女熟悉的情况下正默默蚕食对方的心智,洗涤纯洁的心灵,这是纪嫣然无可奈何的事实。

        另一厢,春药所激起的连锁反应大大加速了气血循环,失控的淫液在男人的视奸下无法自控的自蜜穴溢出。浑身火热之余却有酥软乏力,似乎每走一步都需要克尽最大的努力。

        偏偏殷红的双颊又红晕过耳,水汪汪的秀目勾魂摄魄的惹人怜爱,,吐气如兰间丰满的胸脯间似乎发出轻轻的娇吟,引人遐思无限。

        按照以往的经验,纪嫣然很清楚自己正处于危险的崩溃边缘,与生俱来的傲气再次激起她坚强的一面,不轻言向劣势低头。

        奈何不诚实的思想却有着极为诚实的肉体,徒劳的挣扎土崩瓦解的消磨着意志,一再提醒她不过是现实的失败者。

        春思汹涌下蜜汁川流不息,终于她情难自控的发出醉人的邀请,扭动着曲线窈窕的玲珑娇躯,无可救药的沉溺在肉欲中。

                [… … 啊… … 求… … 求… … 你… … 在深入一点… … 对… … 对… … 就是那… …里… …]

        令人无法相信的圣洁女子,当代的红粉佳人居然和项少龙以外的男人抵死缠绵,沉醉在欲望深渊。

        连串的淫声浪语,那婉转娇吟的声音甚至比起一般妓女毫不逊色,令人无法想象正其他男人抵死缠绵的女子是令许多公子哥儿拜倒于石榴裙下的绝色才女。       

        清楚的看着眼前的战国双娇直到现时天翻地覆的改变,林火的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对于白飞这位老大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事实上早在白飞掳获这位绝色才女后就暗地里思量不将对方交给叫价一千黄金的主子。通过这个女人手上的乌家,自己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甚至能进一步的染指死鬼项少龙的妻妾也未可知。

        不过他心里也非常清楚想要这才智、武艺、姿色皆是上上之选的人间绝色臣服于他,并且心甘情愿的作为以他为尊的奴隶简直是天方夜谭。

        因此他通过身边的心腹定下了计划,一步步的蚕食对方的思想、打击以及凌辱这位绝色佳人,让方明白自己的生存价值,以及谁才是她真正的主人。

        用药不过是整个过程中的辅助和催化,主要还是在心灵及肉体上逐渐蚕食对方的心智,摘下她不知所谓的骄傲和自尊,乖乖的作为他白飞的奴隶/

        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当纪嫣然心目中的伦理道德、以及那所谓的贞节观念无存,甚至以自己为尊的完全服从任何指令,将自己的存在当成唯一的依靠,他将会让这位才女明白往后的人生根本无法离开自己,这才是他的最高目标。

        而当代红颜此时一而再的在自己面前,认他予、取、予、求!渴望他的侵犯和征服,这就是白飞的生存之道。

        什么纪嫣然、琴清、三大舞姬… … 都是供他白飞淫亵的对象。她要让这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女人明白,他们和纪嫣然一样都是自己认定的禁脔,而成为自己的性奴将是她们下半生的宿命。

        沉醉在无边性欲的纪嫣然根本不明白飞宏远抱负。她在潜意识知道这几个人男人无数次得让自己达到性福极致,享受从未体验的醉人感觉。而这份满足比起至死不渝的丈夫更为激情,让她全身上下以及灵魂生命彻底的燃烧起来,敏感易动的身体再也无法挣脱这些男人的控制。

        从挣扎到迎合男人的姿势,不知觉中纪嫣然开始留恋着几个男人的调情技术,还有那旺久的精力,让自己放任自由的纠缠在情欲中,飞奔到天地尽头。

        感受到当世才女的积极配合,林火更是努力的满足对方,让欲求未满的绝色佳人成为自己的胯下之臣,再次臣服于自己的能力之下。

        在不断的自我满足中,原本理性和高傲的心房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这对即将坠落黑暗的绝色才女一切只是毕竟过程,骄傲自信如她最后不过是男人手上的一枚棋子。

        一枚相当有用的棋子!

        放任、激荡、令人汗颜的欢悦声敲响整个帐篷,直到过了许久,仍未停歇… …

        当纪嫣然终于忍不住满腔激情主动的吻上林火的大口,并与丁香小舌直接勾引对方与自己唇舌交缠,通过灵活的舌头不停互送的彼此的唾液,享受远比夫妻更亲密的动人时刻。

        (… … 啊… … 再用力… … 用力… … 一些… … 快要… … 要… … 高… … 高潮了… …)

        肉欲薰心的纪才女终究敌不过生理需求,渴望林火尽最大能力的满足自己。

        熟知纪嫣然性感带的林火不住在绝色才女的敏感带点、拈、拍、弄,同时加强对这位绝色娇娇的肉体控制,却不给予致命一击。

        汹涌澎湃的春潮恐怖的刺激着纪嫣然,脸红气喘中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在血液的快速流动下,变得粉红剔透,诱人无比。

        在林火的巧妙引导下堪情挑的才女泄身… … 再泄身… … 却始终无法达到仙乐飘飘的极乐之巅,体内的淫毒在气机牵引下快速的融入血液及奇经八脉内,使得纪嫣然有如发情的母狗般渴求欢好。

        女性最宝贵的阴精在连串和高昂的性欲刺激下潮水般的喷出… …

        白飞的计划已经达到,数日所累积的药效开始在体内散发,奠定了这位天姿绝色日后任人鱼肉的一生。

        当浓浓的精液射入子宫深处后,不断痉挛抽搐的纪嫣然再次在男人的征服下达到至高无上的满足。



作者:雷影

嫣然梦醒红尘劫(5)

        酥痒中又带有几分清凉,昏睡中的纪嫣然异样的感觉从下部传来,却发现手持匕首的白飞正细心的刮去茂密的森林,一脸坏笑得看着刚刚苏醒的佳人。

        惊慌失措夏季嫣然也不敢胡乱挣扎。一方面她很清楚自己的无谓反抗,最后受害的还是自己,另一方面也了解白飞这个主人事后的“严厉”惩罚绝对让自己生死两难。

        虽然内心始终无法接受,可是纪嫣然已经习惯在男人奸淫下苟延残存,甚至芳心中对于这些男人成出不穷的花样还有几分期许及异样的满足。从白飞一众身上她得到了非精神恋爱的肉体满足,这些人总能刺激着她春情澎湃,在男人的胯下求饶时更为她带来肉欲极致上的满足。

        只是向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巧妙周旋于众多权贵的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竟会凄惨的沦落到被凌辱自己的男人“清理门户”。

        [你想怎样?] 从震惊中面前架构起勇气的纪嫣然发现自己正不由自主地屈服于对方的淫威下。

        [当然是为我们美丽的纪才女清理门户,你不觉得这些杂毛有损你纯洁无瑕的美丽吗?] 白飞的笑容依旧邪恶,却不难从对方脸上捉到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无耻。]

        纪嫣然从来没有想过肉体遭到这些禽兽侵犯的自己,现在还通过另一种方式来羞辱自己,让她激起一股怒气。

        [我无耻… … 你说是谁每每求我侵犯她,纤细的玉手死命的捉住我的后背,拼命的扭动身子,乞求我安慰她饥渴湿润的小穴!]

        白飞一针见血的言论让纪嫣然气得浑身发抖。怒气中的才女明媚的俏脸飘起两朵红晕,使得她更是光彩照人,美艳不可方物,饶是白飞阅女无数,也不由得醉倒于石榴裙下,无法言语。

        [要不是卑鄙的用药,我会… …]

        纪嫣然心头一时火起,再也不管眼前的恶徒有着武术的方式惩治她,只想为自己的委曲求全申辩。

        [是吗?]

        白飞眉头微蹙,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看来这个女人还受不够教训,也许自己该让这个卑贱的女人知晓性奴本能!

        冰冷的刀锋漫无目似的的划过神圣的芳草地,然后轻轻的望着要不以上的部位缓慢而稳定的移动,轻易的亵渎眼前的绝代佳人。

        锋利的匕首在身上四处游移,却不曾划破吹指可弹的凝脂白玉。无从反抗的纪嫣然全身崩紧,不敢妄动分毫,生怕一不小心自己身上将留下可怕的伤痕。

        停留在乳尖的匕首极富耐心的挑弄着敏感的蓓蕾,并且沿着傲人的乳峰周围画着一波又一波的圆圈,引发出纪嫣然的情欲。

        匕首所带来的官能刺激让这位当代才女沉溺,她害怕的闭上眼睛,无法想象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及白飞的可恶嘴脸。

        之前经历过连串的高潮,使得纪嫣然身体酥软无力之余全身上下变得异常敏感,再加上“美色春香”正快速的引导肉体变得更加敏感、动情,使得高傲如纪才女也不得不向白飞俯首称臣。

        强烈的情欲在白飞的引导下在体内引爆,火热的胴体再度的渴望宣泄,蜜壶难以自控的琼浆玉液说明了自己的难解饥渴。

        当白飞将沾满爱液的手指轻轻抚摸对方秀丽的脸庞时,纪嫣然终于无言以对。

        看着发情的才女白飞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细长的匕首柄毫无预兆的插入小穴,纪嫣然顿时感觉感觉到难耐的空虚在遭到填补后变得无比满足,彭白的春潮让她无法考虑自己无耻的举动,在男人的控制下被带往淫乱的世界。

        深入禁地的匕首柄藉着磨擦一再的点燃纪嫣然的情欲之火,细长的柄端在肉壁的厮磨加速了体温升高,令以美貌和智慧自傲的绝色女子卸下了骄傲的伪装,发出了惹人遐思的淫声浪语。

        春色无边的帐内,赤裸的胴体与朱光相映成辉,夕阳无限好的为原本乏味的楚国增添了几许乐趣。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名鼎鼎的纪才女,竟然在这危险且刺激的情况下发情,虽然清明的理智一再提醒纪嫣然必须把持下去,但生理上的背叛已经帮助她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白飞的调笑言犹在耳,在这刻纪嫣然开始回响起生命中那些名人显要遽见自己的反应。他们有:战国四公子中的信陵君、齐相田单、权倾秦国的吕不韦、阴险狡猾的赵穆、假阉官嫪毐,以及今生的挚爱-少龙!

        他们的表情、神态、以及自己最常见识到的色欲目光清楚地浮现在脑海中。

        这些人以及普罗大众将自己当成仙女般的敬仰,神色恭敬间不敢有丝毫侵犯,但这些人私底下所散发的目光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剖,极尽兽欲。可是此刻自己却被这些人以外的男性轻易的挑起情欲,成了对方收入私房的奴隶。

        纪嫣然堕落了,芳心却也感到深深的迷惑。凌辱自己的禽兽教晓了她人生的阴暗面。原来自己并非许多男眼中高不可攀的圣女,说到底只是沉迷欲海,苦苦挣扎的弱女子。

        这样的认知摧毁了过往骄傲、自信的心房,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在白飞的手上只能无力挣扎,为了成为对方最好的玩物、甚至为了拯救少龙的生命而活。

        说到底所谓的才女也是需要男人安慰的女人。当激情的漩涡再次淹没了他所有的思绪,纪嫣然选择随波逐流的任由自己奔放于情欲之中。

       
        [如何,这次应该没有人逼你吧!想不到名闻天下的才女居然可怜的在一把匕首上体验高潮,你说自己是不是天生性奴材料?]

        眼见心迹得逞,白飞不遗余力的揭开纪嫣然的疮疤,在打击对方尊严之余也不忘为这位绝色佳人洗脑,教育所谓的奴仆思想。

        纪嫣然默默无言的别过俏面,美好的娇艳显示出无奈、心伤、还有对现实人生的妥协,到此刻白飞那不知自己的计策业已奏效。惊喜之余,白飞将心力交瘁的绝色涌入怀中,第一次感觉对方与自己如此接近。

        纪嫣然认命的任由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再一次轻薄。在白飞看不见的另一面,泪!缓缓流出,最后化作无痕。

        日子飞快的流逝,在白飞这群恶魔的教导下冰雪聪明的纪才女练就了不少取悦男人的淫技。

        外柔内刚的天仙绝色在一众男人面前放低身段,尽心尽力的服侍着侵犯自己的淫徒,甚至情愿作践身体的在男人面前放荡媾合,享受禁忌的喜悦。

        从最初的羞耻到麻木的吸吮着男人的阳物,期中交杂羞愤之余也包含着难以想象的喜悦。在自我唾弃下,绝色才女任由白飞等发掘者体内的淫欲,淫荡的娇躯在男人的调教下显得格外敏感,白飞甚至将主营设为禁地,禁止闲杂人等出入。

        在这段日子里纪嫣然学会如何取悦男人之余,也在白飞的调教下明白了手淫自慰的方法,从中学习了许多“两性趣事”。在学习这些技巧及知识中,纪嫣然由陌生至熟悉的勤于演练,生怕触怒了白飞这位主人。

        最初纪嫣然半推半就的学习着这些龌龊的技巧知识,但在白飞及风林二卫的监督下,抵抗无从的美女只能通过这些淫技来满足生活需要。

        本来对手淫极其抗拒的才女被白飞握着自己的玉手在敏感阴蒂周围轻轻的爱抚着,另一厢则在硕大的胸部游移不定,不时爱抚着粉红的樱桃,享受血液奔腾的快感。

        白飞的手比起羽毛还轻柔,仿佛彩蝶飞舞的他肆意的翱翔于花业间,细心而温柔的挑起每一束神经爱抚、逗弄,直到花枝乱颤的纪才女无可歇止的发出高潮的呻吟。

        当白飞的舌头也加入战围,悉心的舔着背脊所带来的颤抖,啃噬着绝色才女的火热欲望。而过后的清凉,那股冰火交织的快感足以逼疯任何的贞节列妇,在纪嫣然完全抛弃了矜持和羞耻心后彻底的解放自己,纤腰狂摆的追求着令女人疯狂的“手足之乐”。

        在从不间断的高潮时,纪嫣然恍然听见自己的荡声,为了选些不满而寻求解放,最后再一次的享受高潮晕厥的成果… …

        自此以后纪嫣然学会了享受手淫所带来的快感。为了验证成果,白飞日复一日的指导她的不足,使得这位绝色才女对于自己的身体有了更深切地了解及体悟。

        初尝滋味,浑然不知白飞险恶用心的纪嫣然以惊人的时间沉沦,陷落… … 进一步踏入白飞所设下的淫欲陷阱。

        白飞没有废去纪才女的武功,却通过软禁及调教的方式羞辱这位绝色娇艳。聪慧如纪嫣然自然明白白飞的用意,但却再错恨难返下沉溺在肉欲的满足,放任自己接受残酷的现实。

        这刻在白飞的注视下,纪嫣然在营帐内表演着自我满足的戏码。

        丰满袁庭的胸部贪婪的享受着指尖的欢愉,来回的提升体内温度。而绝色才女分开的大腿却以纤纤玉手爱抚着敏感火热的花蕾。

        纪嫣然全身燥热。火红的俏脸宛如欲火中烧,在烛光下美艳不可芳物。颤口发出动人心弦的低吟时玉指拼命的加快速度,随着渐入佳境,她发出更多的淫声浪语,火热奔腾的喜悦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扭动娇躯,宣泄不满。

        霎时!欢腾中带着满足的低吟,激情犹如狂风暴雨办让她迅速攀升巅峰… …

        激情后浑身酥软乏力的绝色才女软弱的倒在席上,享受销魂蚀骨的余韵。片刻后,在白飞的呼喝下,努力扭动着法例的身体,乖乖的来到白飞面前,为主人出精。

        这些动作显得极为自然,似乎已成了名满天下的“才女”日常工作。

        白飞志得意满的享受天之骄女的服侍,脚趾却不安分的逗弄着美人花心,从纪才女迷醉的双眸来看对方可是非常享受此刻的“待遇”。

        由此可见自己在佳人身上所付出的心血正获取着丰硕的成果。在确定完全掌控这位名为天下的才女后,他开始放眼下一个目标。

        [寡妇清,你等着成为我的女人吧!]


*虽然有些短,依约在8月尾发文。
热切呼唤关于黄蓉、白素及大明星同人系列的情色小说,
同好的支持将是对笔者的最大鼓励,
喜欢的朋友尽情呼唤吧!
小弟将再次潜水中。

t123 2009-9-1 12:46 AM

這一篇經典文章,等了差不多約一年,終於...再有續篇了。謝謝!辛苦了!努力的人,一定有人支持的!

gcf8810 2009-9-1 04:54 PM

如此便完结了吗?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但是总算是有一个完整的结尾了,不妄读者漫长的等待呐……

lonewolf 2009-9-2 04:03 PM

这样第一部纪才女的部分算是结束了吧 女强人的堕落总是让人很兴奋

threelin 2009-9-2 06:57 PM

之前只有二章,這次出完五章,真是感謝!
紀才女的結束,還要再開始另二大美女嗎?期待啊

samzx23 2009-9-2 07:22 PM

以前只发现过1-4,现在看到5了.很多高兴,希望不会又停下来了.

fesodes 2009-9-3 09:48 AM

Thanks so much.  I have been waiting so long for this chapter

aok 2009-9-5 04:19 PM

侠女,少妇一向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而楼主居然合二为一,谢谢了。

whh2388 2009-9-12 11:19 PM

这么多年终于看到第一部完结了!感谢作者!!
再次潜水!?不会吧.......

whoami2171 2009-9-19 05:17 PM

写完了吗?真想看到后面的,加油啊

Opaque 2009-9-20 03:24 AM

漫长的等待终见续章。顶

ACFW 2009-11-10 09:45 PM

對紀嫣然的印象一下子就被完全顛覆,有點難以接受,又有點期待後續的發展!

polarhunter 2009-11-12 06:30 AM

great one

finally the last part is out... thanks lot man~~

hoong9331 2010-2-8 10:06 PM

感恩啊 终于找到了 希望可以看到完结

ypqs 2010-2-15 01:39 AM

很经典的同人。谢谢楼主的创作

xiajihui223 2010-2-20 03:54 PM

精彩的同人,期待寡妇清的出现:victory:

n6393116 2010-3-8 12:16 AM

不錯的改編
希望大大在初新作品囉

ss2002 2010-3-27 09:48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hantanglx 2010-4-5 08:44 PM

又见寻秦...
好文啊,顶一下

dyf22222 2010-4-9 09:46 AM

很经典的文章,可惜看不到................
頁: [1] 2 3 4 5 6 7 8
查看完整版本: 寻秦密辛 第一部 嫣然梦醒红尘劫 1-5